治癌症和白血病 青蒿素是中医药最后大招?

+

A

-
2018-01-05 10:30:37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在沉寂两年后再次发声,她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提出自己的新年愿望是“让国际承认了中医药疗效”。屠呦呦认为,从青蒿到青蒿素的研发过程只是中医药创新的一种途径,中医药的传承和发展还有多种途径和可能性。

“怎样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把中医药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是我国科学工作者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新华社这篇名为《屠呦呦获诺奖2年已有突破性发现 2018还将憋大招》的文章里,作者表示“研究人员已证明青蒿素在治疗肿瘤、白血病、类风湿关节炎、多发性硬化、变态反应性疾病等方面也有一些效果。”但同时,作者在文中也提及屠呦呦的尴尬:“从学术本身来说,中医药不像西医可以通过仪器、设备进行量化,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这也成为中医药进步的一种阻碍。”

屠呦呦再引舆论关注(图源:新华社)

近几年,中医存废之争一直是互联网上热议的话题之一。有人指出,青蒿素虽然“源自中医”,但得益于化学研究和提纯工艺,才让这种“中国神药”得以开枝散叶:屠呦呦提出用乙醚提取青蒿素,提取物抗疟作用率达95%到100%,这一方法对证明青蒿粗提物有效性起到了关键作用——但用乙醚提纯的过程,与中医无关。

而对于青蒿素治疟原理分析,也是通过化学实验确定证明的。青蒿素是中国药学工作者1971年从菊科植物黄花蒿叶中提取分离到的一种具有过氧桥的倍半萜内酯类化合物。有机研究所和北京中药所的具体工作人员这期间做了大量反应,确定了青蒿素过氧的存在,也证明了过氧是青蒿素抗疟的活性基团;青蒿素的钠硼氢还原反应给青蒿素的衍生物的合成提供了可能;青蒿素的碱处理反应为后来青蒿素的定量分析提出了方法。

有人曾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青蒿素与中医的关联:“一大群科学家,走进一间老祖宗留下的房子,翻箱倒柜试图寻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在屋后的垃圾堆里发现了宝贝,后来还有证据表明,这个宝贝不是屋主的,是一个房客偶然留下的,并被屋主丢弃了的。”

在寻找青蒿素的过程中,中医实际上只是一个研究对象而已。

而屠呦呦本人也曾被质疑“将功劳都揽于个人名下”。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就直言不讳:“屠呦呦的成果发表过程中确存在拔高自己、贬低他人、忽略别人贡献的缺点。例如在其发表的专著中,甚至会去篡改引用文献的署名。她因此备受其同事、同行诟病,也是她三次选院士都没能选上的因素之一。成果的署名起码应该做到尊重事实,不夸大自己的成就,不忽略同事的贡献。”

当然,这些“指控”被另一位学者“怼”了回去。著名生物学家饶毅在一篇题为《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的文章中写道:“青蒿素的发现和应用,广为人知。而屠呦呦的贡献,却一直有争议。其原因还待更多史家细究。一个重要的文化问题是,面对重要的发现,出现矛盾时,中国的有关部门不是确切地搞清楚各人的功劳而是回避矛盾、袖手旁观,导致缺乏认可。而国外的科学家和医药界不可能搞清楚中国内部刊物和会议的记录。 ”

他们的研究进一步指出,“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然而在当时“没有获得中国充分的认可,也缺乏国际肯定。”饶毅等人在解释青蒿素的发现争议不断的时候,总结了几点原因。包括论文写作不及时,发表不规范;“文革”的阴影很明显, 科技信息不能经常交流,论文多用集体署名,埋下了往后争议的伏笔;此外,屠呦呦个人性格的特点也是一个因素。

但这些争议都是两年前的事了。在这两年里,用屠呦呦个人的话说,“这几年也受表彰了、也露脸了,现在得干活了。”她坚持认为青蒿素是中医药给世界的一份礼物,并以“此生但为青蒿故”表决心,要让中医药登上“大雅之堂”。

事实上,屠呦呦获得诺奖,不仅对她本人意义非凡,而且能刺激国际医药界感兴趣用传统药物寻找全新化学结构的药物、发现已有化合物的新用途。一方面,人们不应一提到是“中医”就嗤之以鼻,认为是无用的老古董;另一方面,也不应因循守旧,死抱住“秘方”、“复方”不放,对有效成分及其机理不做任何探究。

这样看来,屠呦呦这记“大招”或许真能让中医药在2018年再次逆袭,让方舟子“心服口服”?我们拭目以待。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