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被封杀再被“招安” 今日头条陷“窃听风云”

+

A

-
2018-01-05 01:18:01

“今日头条”最近总上头条。作为中国安装量最大的手机软件,今日头条早前曾因传播色情低俗内容被中共有关部门整顿后,开始大规模招聘内容审核编辑,并要求中共党员优先,引发舆论沸腾。近日,今日头条又涉嫌窃听用户隐私遭网民“狂轰”。

网民“互联网路人”在新浪微博自曝:“妻子元旦去摘草莓,一没在头条搜索‘草莓’,二没在头条看‘草莓’类资讯,转天就收到了和草莓有关的推送文章。”这位网民事后发现今日头条使用了麦克风的权限。“互联网路人”的微博短时间就获得了上千的转发量,引发了网友的激烈讨论。

无独有偶,网络论坛“水木社区”也有网民爆料:自己下班后和丈夫聊天,随口说了了几样食材,“也被贴心的今日头条暗自记下,做成了美味的菜肴送到了我眼前。”

今日头条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张一鸣曾在2016年互联网大会上透露,今日头条已经累计有6亿的激活用户。假如“窃听”一说属实,这6亿用户无不在今日头条的“监听”范围内。

今日头条涉嫌“窃听用户隐私”(图源:VCG)

有自称程序员的网民从技术和成本角度排除了今日头条收集分析语音数据的可能性:“现在的技术能力还做不到吧?”而今日头条也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从技术上看,目前声音信息的处理,也远达不到通过麦克风去获取个人隐私的水平。”并保证“绝对不会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用户隐私数据”。

这条声明得到了一部分网民的认同,但也有人悲观地表示:“网络带来的便利是以牺牲隐私为代价的。可怕的是,个体已经没办法脱离这股洪流了。”

网民的担心并非过虑。虽然中共官媒多次重申“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能以牺牲隐私权为代价,收集要授权,使用有界限,存储应保护,是人工智能时代兼顾高度智能化与隐私安全的重要原则。”但从法律上来看,中国在隐私保护方面相对欠缺。有律师表示,中国法律虽然明确规定,公民的隐私权是受法律保护,不能被侵犯的,但是隐私权的边界在法律上一直都是有讨论的。“就是说没有一个完全的框能把它圈定出来。”

当然,“隐私权”这个概念诞生也才一百多年。1890年,美国的两位法学家布兰蒂斯(Lousis Brandies)和沃伦(Samuel Warren)在哈佛大学《法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隐私权》的文章,并在该文中使用了“隐私权”一词,被公认为隐私权概念的首次出现。这个概念在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认同并不一致。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就曾在一篇探讨中美人工智能发展的文章中提到,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相比美国的一大优势就是隐私权没有太多的法律约束,“比如装摄像头,中国可能接受、执行起来比美国要快。”虽然在隐私权的定义上,中美两国各有取舍。不过实际上,正因为中国法律在隐私权的认定及保护上都还有很大的不足,也间接造成了许多民众对自身隐私权的不够重视。

既然已身处这样一个对隐私权没那么重视的环境中,中国人也许更需要珍惜自己的隐私。就在今日头条被曝光“窃听风云”的同一天,手机支付软件“支付宝”也被指侵犯用户隐私:用户在翻看“年度账单”过程中,会忽略一个位置隐蔽、字号很小的“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授权,而支付宝“自作聪明”地帮助用户勾选了授权。当然,支付宝就此向公众道歉,称这一行为“愚蠢至极”。

手机软件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若不能好好保护反而“偷偷摸摸”获取更多用户信息,将极大影响用户对软件的使用安全感。就像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理查兹(Neil Richards)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这个社会想保留住政治、社会、经济制度赖以生存的人类价值,我们就必须有能力在数字生活中获得安全感。”而没有了隐私又何来安全感一说呢?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