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难以启齿”之事 中国迎来反性侵风暴?

+

A

-

2018年第一天,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华裔女博士罗茜茜,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实名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简称“北航”)教授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并爆料12年前自己在北航读博期间曾遭陈性侵未遂。此事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起广泛关注。

当天晚些时候,陈小武接受中国官媒《北京青年报》采访,回应称“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但罗茜茜于次日再次发文,列举证词、录音及第三方佐证陈小武给怀孕女生封口费等证据,并称已提交北航纪委。据爆料消息,受牵连的女学生共有7人。

最新的消息是,北航官方微博发声,称已成立工作组开展调查核实,并暂停陈小武的工作。同时表示,学校对违反师德师风的行为零容忍,“有关情况一经查实,将坚决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罗茜茜为这次实名举报专门注册了微博账号,在头像上她标出了美国当红的新闻标签“#MeToo(我也是)”。她表示,近期美国好莱坞和政坛众多女性勇敢曝光被侵害经历的行动,是促使她多年之后说出真相的原因之一。

这是自2017年以来席卷全球的#MeToo话题风暴首次登陆中国内地。

中国社会对性话题讳莫如深,使许多性侵受害者选择沉默(图源:VCG)

此前,中国内地也曝光了不少学校性侵案,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但经常过了舆论高峰就不了了之。如2017年5月爆出的北京电影学院性侵事件。

2017年5月10日,微博实名认证用户@宋泽尘Leslie_AM发文称,好友“阿廖沙”在北京电影学院就读期间遭到班主任朱炯之父朱正明性侵。事后阿廖沙曾公开提及自己被性侵一事,但遭到周围人的冷嘲热讽,并被老师不公平对待,最后只拿到本科结业证(未达到毕业资格)。

微博发出后,引起网友的高度关注,多名自称为阿廖沙当年的同学表示愿意证实情况,并表示事情牵涉另外多位北电教授,指责这些教授公报私仇,以扣押毕业证或挂科为由敲诈学生,有时做出不检点举动。

涉事老师接受采访时承认,爆料人确实是她的学生,但表示:“我也不是当事人,所以现在不好说什么,我觉得应该通过法律部门解决。”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则迅速辟谣称“经院系两级调查,不存在该生所说情况”,并指“该生自中学起就有抑郁症,大学时也曾因抑郁试图自杀”。但这条回应刚发出即被删除,原因未知。

轰轰烈烈的“北电性侵门”直到现在也没有真相,但早已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性侵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陈述自己的经历,这是第一步。但事件往后怎么发展,有时很难预料。与美国及欧洲的社会和法律语境不同,中国式反性侵风暴能否长驱直入,并不令人乐观。

在美国,性侵案曝光后,社会舆论对嫌疑人施加了巨大压力。如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他的公司和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除名,妻子乔治娜•查普曼(Georgina Chapman)宣布和他离婚,而他支持过的政坛名人也谴责他。

奥斯卡获奖者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的丑闻爆发后,网飞公司(Netflix)宣布无限期暂停《纸牌屋》(House of Cards)新一季的制作,同时宣布将终止发行与其联合制作的传记片《戈尔》(Gore),尽管该片已进入后期制作。

在英国,一名执政的保守党议员和一名工党议员分别因为受到性骚扰指责被各自的政党暂停议员职务。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MichaelFallon)也因为性骚扰丑闻辞职,成为英国议会性丑闻出现以来第一个辞去政府职务的政客。

而在华人社会里,性一直是一个高度禁忌的话题,即使性侵真的发生,人们也不倾向于公之于众。受害者往往被认为是“不要脸”,甚至被骂为“荡妇”,遭受或许比性侵事件更加痛苦的二次伤害。

如香港“跨栏皇后”吕丽瑶通过社交媒体公开自己曾被教授性侵后,虽然媒体和多数公众,甚至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都给予同情和支持,但在一些网络论坛以及私人场合中,仍有一些人将其斥为“公厕”(部分网友以此代指“滥交女性”)。

这是一种不顾事实的污名,也是一种对女性的深刻偏见的下意识展露。虽然这样的观点在公共话语中已经丧失了市场,但仍然盘踞在不少人内心的阴暗角落。

这也就是华人社会的女性在遭受侵害时更多选择沉默的原因之一。她们的隐忍实是出于恐惧,这恐惧来自于社会大众,来自于悠悠之口,侵入到她们的现实生活。有时候,这样的群体性侮辱,甚至比具体个人对她们的直接伤害更加令人不安。

另一方面,在中国内地,女性受害者获得法律援助的机会比起欧美国家来说也更少。这与受害者自身法律意识淡薄、很少主动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有关,也与中国社会提供司法援助的制度和组织力量相对不足有关。

此外,性侵案件立案本身也相当不易。尤其是在时间跨度比较长的情况下,关键证据很难保存和调取,通常只靠受害人陈述很难定案。这一情况反过来加重了受害者向法律寻求保护时的顾虑。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事情正在发生一些积极的变化。至少在公共话语中,媒体和公众对于性侵案件的态度是比较鲜明的。尽管一些污名化的表达难以消除,但人们普遍认为施害者才是应该被谴责的对象,也应该为其行为付出代价。这种代价可能是法律的,也可能是道德的。

比如,2017年12月18日,江西南昌大学女毕业生小柔(化名)委托第三方向校方举报遭该校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持续性侵7个月,并将一些细节和证据发布在微博上,引发舆论关注。12月20日,南昌大学通报称,决定免去周斌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被指不作为的国学研究院院长程水金也被免职,此时距小柔举报仅过了48小时。

未来反性侵风暴能在中国内地走多远?这个问题无人能给出准确答案,因为它的答案就在社会中的每个人心头。就像美国好莱坞掀起的#MeToo风暴一样,它最终能够跨越重洋、席卷全球,正是依靠每一个勇敢而正直的人,而其最终的结果,也取决于每个人为此所做出的具体努力。

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受害者能够站出来,勇敢地说出真相,以及更多人能够给予他们善意和支持。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