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陪跨年” 热闹跨年夜中的严肃异类

+

A

-
2018-01-02 02:28:20

每年的最后一天向来是中国各家电视台跨年晚会竞争的战场。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最后一晚,有几家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却显得有些不同。

前央视媒体人罗振宇无疑是知识付费时代的先行人和领导者(图源:VCG)

浙江卫视在跨年夜安排了一场“知识堂会”——以演讲为主要形式的“思想跨年”晚会。在这场长达4个小时的晚会里,著名相声艺术家马季之子马东、“才子”高晓松、经济学家吴晓波以及军事评论人张召忠分别就“人工智能”、“文化自信”、“年轻人的投资与选择”、“中国制造”四个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无独有偶,深圳卫视也以演讲作为“主菜”,直播了《罗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的“跨年演讲”。而广东卫视也在跨年夜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更好的明天”的演讲活动。

以往都是争抢大牌明星办演唱会的电视台为什么在今年开始尝试知识跨年了呢?这或许与中国的“知识付费”整体的发展有关。

2017年,“知识付费”在中国互联网里是个不大不小的热点。论市场规模,这一年在互联网上售卖知识产品与服务的总销售额与阿里巴巴“双11”的一天销售额相比还很小,毕竟后者是实物电商发展15年后的规模。论关注热度,知识付费很热,“知识明星”或“知识网红”被提及的次数、围绕知识与学习的讨论争论都很多。个人付费购买互联网上的知识产品这个现象能成为热点,是它击中了中国人的深层心理需求——技术与社会变化带来的信息爆炸、知识焦虑与恐慌。

网上围绕“知识付费是什么”这个问题有过不少的讨论。业内人士认为,知识付费是在互联网上传媒、出版、教育融合形成的新产业。目前它仍处在产业早期,当下的用户还是“尝鲜者”,预计2018年知识产品服务会逐渐渗透到大众用户。但不管怎样,回顾这一年,我们发现,知识相关的内容产业已经隐隐崛起为中国互联网数字内容的资讯、文娱与游戏之后的第四大板块。

一直以来,互联网上最适合传递和交互的,也正是数字化的内容。相应地,互联网用户花费最多时间的是内容,内容也是互联网产品创新的前沿和试验场。从2016年年中开始,以订阅专栏、在线音频讲座、付费语音问答、音频课程节目开启的知识付费在中国互联网上快速发展,向我们展示,互联网与知识结合的全新可能性。

选择在跨年这样的时刻进行分享,并且是以知识和思想为主题,无疑是符合如今知识付费潮流的选择。但是在娱乐化氛围暂时占据主导的跨年夜,知识分享这类偏严肃的内容会吸引多少人的关注呢?

据广播电视受众研究机构“索福瑞”在跨年夜的收视率统计,浙江卫视的“思想跨年晚会”以0.412%的收视率排名第15位,而深圳卫视和广东卫视的演讲节目没有出现在前25名中。

或许对于内容相对严肃的演讲来说,热热闹闹的演唱会还是大多数中国观众的选择,所以,一众“知识分子”还未能赢过综艺小鲜肉。但是从目前趋势看来,多一家平台尝试总不是坏事。就像诞生之初颇受争议的知识付费本身一样,用户对于知识的接受也需要一个熟悉习惯的过程。没准明年同一时间,“知识分子”就能昂首挺胸地站在跨年晚会的舞台,和花旦小生们平起平坐了。

当然,也有人认为,知识分子都是大忽悠。“一开始,觉得很有启发很有用,看完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受益匪浅。可时间长了,我才发现:我的认知并没有由此而提高,我的思维并没有由此而升级,我的知识和技能依然在原地踏步。”

把知识分子等同于“忽悠”显然不妥,而知识付费也并非“快消费”。如今,无论任何领域的知识,都在有心的包装之下变得越来越“有用”。清醒的人们当然明白,在没有前提限制的情况下知识变得空前有用,也就意味着知识变得空前可疑,里面可能包含某种逻辑戏法。

进入知识付费时代,作为消费者,必须要有个健康的消费观:真正的学习,一定是身体上的艰苦与精神上的愉悦并存,即便自觉不足,也应该是淡定从容的。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