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生育率冲击台湾院校 中国内地能否幸免

+

A

-
2017-12-31 08:08:09

近日,台湾教育部门公布各大专校院新生注册数据,198个科系招生为零,包括台湾大学、台湾清华大学等顶尖高校博士班招生也有空缺,令公众哗然。因相关数据是首次详细公开,此前公众对于学校招生情况并未全盘了解,也未意识到台湾教育界面临的空前危机。

对于招生难的问题,台湾教育界早已知晓,也明白问题所在是少子化。但由于各个校院无法因应人口结构的整体变化,做出相应调整,才使问题不断恶化。到今天终于公诸各界,一方面使人震惊于问题的严重程度,另一方面也对如何解救感到茫然。

造成今日局面,统筹管理各校院事务的教育部门责无旁贷。对于人口变化必然会导致的招生缩减问题,教育部门理应早有预判,准备因应对策。直至上个月,《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草案才获通过,明确私校列入项目辅导的标准、强制转型退场的条件、学生转学和教职员离退等配套措施,是否为时太晚?

中国内地高考报名人数已经持续10年呈下降趋势,未来仍难以扭转(图源:VCG)

事实上,人口结构的变化导致招生困难的问题,并不是台湾独有。在欧美以及邻近的日本,都有不同程度的显露。尤其是日本,生育率长期为全球最低,少子化对教育的冲击也十分严重。日本政府和高校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包括重组高校,扩招留学生等,但始终无法扭转颓势。

而在中国内地,虽然目前冲击还不太明显,但危险的苗头已经出现。据中国教育部数据,高考报名人数在2008年达到顶峰后急剧下降,直至2014年开始止跌趋稳。但查看2016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共有940万人,较上一年仍减少2万人之多。从近年中小学生的存量基础看,未来这一数据还将保持总体下降的态势。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中国的出国留学人数全球第一。近年来,这一数字在持续增加,而且低龄化趋势明显,使国内各级院校面临大量生源流失。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口达到54.45万人,同比增长2.08万人,创下历史新高。而同期接收来华留学生数量虽然增长了11.3%,达到44.3万,仍然有10万之差。

一些人对中国内地的低生育率问题保持乐观,或是因为政策因素。不错,近两年由于开放二胎的政策推动,中国出生人口数出现了明显的回升趋势。2016年达到1,786万人,属过去15年以来最高。但相比于出生率(每千人每年出生的婴儿数),中国政府对与人口变化趋势更具相关性的生育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却讳莫如深。

据中国内地媒体财新网报道,今年10月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17》中删除了“育龄妇女分年龄、孩次的生育状况”表格,这是2004年以来首次删除生育率数据。报道称:“此举令人遗憾。”

纵观世界各国历史,随着现代化程度提升,生育率下降是一个普遍趋势,鼓励生育也很难扭转。以韩国为例,2005年生育率跌至1.08,为历史最低,此后虽然推出各种政策鼓励生育,但仍然徘徊在1.1至1.3之间。日本、俄罗斯也出台过类似政策,同样收效甚微。

有分析指出,中国未来10年育龄高峰期女性萎缩将超过40%,加上生育意愿的普遍降低,生育率大幅下滑仍将持续,在所难免。

对照台湾和日本的经验,中国内地宜提早出台对策,避免教育界遭受过于猛烈的冲击。由于中国的各类院校数量宠大,教师、学生人数众多,区域发展又极不平衡,资源分配难度原本就大。如果骤然面临低生育率的冲击,其政策对应成本将成倍增加,或恐成为社会稳定发展的沉重负担。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