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的《芳华》:平凡英雄的残酷青春

+

A

-
2017-12-31 02:21:41

冯小刚说:“芳”是芬芳、气味,“华”是缤纷的色彩,非常有青春和美好的气息,很符合记忆中的美的印象,电影《芳华》的名字也由此而来。正如影片的名字,《芳华》记录的正是那段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青春年华。

冯小刚想要将芳华打造成一部温馨的青春片,而我们看到的却是背后的黑色幽默。

刘锋在《芳华》中被塑造为“活雷锋”形象,同时也代表了特殊年代对人性和欲望的压抑(图源:VCG)

影片讲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群文工团里年轻人的故事。严歌苓浓墨重彩地塑造了男主人公刘峰朴实、善良、无私的雷锋形象,与其说这部电影是一代人青春记忆的缩影,不如说是刘锋的残酷青春。

“被吞噬的善良”

刘锋在文工团众多英俊潇洒的男青年中显得相貌平平、也没有太多的才艺,但由于他超越常人本能的善良和利他心,和懵懂单纯地为人民服务的种种行动,使他逐渐成为文工团每个人心中的依靠。刘锋也因此被称为“活雷锋”。

“活雷锋”的出现可谓“时势造英雄”。文革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正是这个时代造就了这样一个平凡英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雷锋就被树立起来当做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许锡良先生在他的著作《美国学生学“雷锋”》中就暗示了“中国式学习雷锋”与“文化大革命”之间的关系,他指出:“在中国式的道德至上传统中,学习雷锋的潜在危险就是‘文革’前已经出现了一大批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螺丝钉’。”

刘锋就是作为“螺丝钉”成为这个时代雷锋精神的产物。在毛泽东思想下,传递着“平凡既伟大”的价值观,宣扬着每个人都要向雷锋学习的思想观念。这看似是美好的、传扬美德的行为,但为什么“活雷锋”的故事却充满残酷呢?

刘锋为了保持舍己为人的状态,在关键时刻甚至牺牲自我前途,但这样的善良大家并不买账,文工团的男青年充满嘲讽地在背后模仿他的样子,“触摸事件”后人们也对他渐渐疏远。林丁丁的那句“谁让他是活雷锋呢”在观者看来又是何等的残酷与邪恶,甚至产生刺激性的愕然?

或许,每个人已经把他的善良当做理所当然,刘锋看似高大美的形象背后迎来的却是其他人的冷艳与不屑。在这个过程中,令人寒心的现实将会将善良一点一点的吞噬,如果说,刘锋生活在现在的时代,还会依旧善良吗?也许,刘锋并没有出现在今天,本身即说明了这种逻辑。

想必引起一场国内外风波的“江歌案”,大家并不陌生。将自己的闺蜜推向深渊,见死不救,甚至在闺蜜死后还满口谎言、扭曲事实、拒不作证,自私到漠视他人生命的魔鬼依然存在。那么,又是谁渐渐吞噬着国民的善良之心呢?也许可怕的不是恶本身,退一步说,恰恰是对善的一再漠视与伤害,反而让人们在道德的视阈中“自掘坟墓”。 这真是冥冥自有天数!

“被阉割的情感”

萧穗子说:“刘锋成为雷锋是一种阉割”,任何一种标签都是一种阉割。在那个时代,所有人的自我意识、自我情感、欲望的存在、青春期的爱,只要你敢冒出头,就要被阉割。在青春期最强烈的爱与欲望,无处表达,情感渐渐消逝在芳华往事当中。

中国影评网站时光网上有观众评论道:“在那个充满禁忌的年代,刘锋的善良和爱恋显得格外纯粹和长情,也不难理解为何刘峰后来看到害了他一生的林丁丁的照片后,依然能够会心一笑。”

文革的灾难更是人性的灾难,“作风问题”曾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直至八十年代中期常见的词,在现在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男女亲昵行为,在那个年代里会被看成伤风败俗的大事,甚至会被上升为政治层面的作风问题。

刘锋这个平凡英雄的下坡路也正是因为对暗恋已久的林丁丁的一个拥抱开始的。林丁丁在被刘峰告白的时候一直重复:“他怎么敢爱我”。在所有人的心中,刘锋这样的“好人”都应该像“圣人”一样,心中只存在着理性和道德。在丁丁的眼中,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有七情六欲,甚至欲望的源头还是她。

所以她懊恼、失落,也痛诉着:“谁都可以,就是活雷锋不行。”这个时代将禁欲的思想秉持到极致,而刘锋这样高大美的英雄同样也是压抑着人性和欲望。

同时,刘锋的“善”被放大到极致,放大到成为一个符号、楷模、旗帜,放大到使他成为人们心中的圣人,而圣人的七情六欲是不能够存在的。因此,他有作为人的平凡却最终失去了成为人的特质,欲望来源于平凡却又在平凡中被磨灭消逝。

“被窥探的人性”

“我们干吗那么对刘峰?真是为了林丁丁?”萧穗子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最终他明白了,“其实红楼里的人跟我一样,对刘锋的好,从来没有信服过”。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在对彼此人性的窥探、考量中渐渐消逝。而更令人可悲的是红楼里的人似乎从来没有相信过有刘锋这样的英雄的存在,在他们的心中,“雷锋”的存在是遥远的,英雄并不存在他们的时代,更不会在他们身边。他们开始怀疑:“他怎么可能比我们好,怎么可能好那么多。”

每个人都在窥探着刘锋的人性的漏洞,“触摸事件”的发生,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观众也从影片中看到人性的弱点,看到人性中对弱者的迫害欲,人性中的黑暗面。就像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敢去扶路上摔倒的人一样,我们永远无法完全感知人性的善恶。

风吹花落、寒霜冰冻、大地回春、草长莺飞,青春就在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的沧海桑田的变化中悄然消逝。文革时代已经过去,青春也不见了踪影,或许我们也能像刘锋一样面对或快乐或残酷的青春会心一笑。

撰写:布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