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兽”“狼师”横行 是谁堵住了她的嘴

+

A

-
2017-12-27 03:16:35

北京一位高收入家教老师多次强奸、猥亵女学生被提公诉。法院一审判处这名“狼师”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判决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假释之日起5年内,从事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教育工作。

在案发前,被害少女受到“狼师”近1年的性侵扰,曾试探性地向父母寻求过帮助,然而却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积极的回应。最后,她的父母在其房间安装监控摄像头,“狼师”的罪行才被公诸于众。

当“黑手”伸向未成年人,要听懂她们的“呼救”(图源:VCG)

有网民就案件提出质疑,受害少女为何要忍气吞声近一年才告诉父母?她是否与家教老师有私人感情关系?事实上,“狼师”在庭上坚称他和少女是“情侣关系”——虽然法官并不接受这个解释。

众所周知,很多性侵受害人不是不愿意说出自己被侵害的事实,而是“不能说”。回看此案,受害少女曾多次向父母提出“要把这个老师换掉”,但她的父母却并没有接受到这个“求救”的讯息。父亲认为女儿只是怕苦,觉得课业繁重,情绪化地拒绝补课,并未太在意。

受害少女不断“暗示”,直到她鼓起勇气,要求父母安装监控摄像头。在监控里,父母看到那不堪的一幕才知道,女儿在过去的一年里不断向他们呼救。

其实,对于强奸事件的受害人,她们在遭遇侵害后常常面临的痛苦选择就在于,把受到性侵害说出来,可能比遭遇到的性侵害本身所带来的心理伤害更大。这里面交织了太多复杂多维的微妙因素,足以阻碍和束缚受害人坦率地将受到的伤害表达出来。其中至少包含着如下一些主要的因素。

首先,绝大多数性侵发生在熟人之间,举报性侵者意味着人际社交网络的受损。比如早前《南方日报》记者涉嫌强奸女实习生事件。受害人曾在采访中称:“说老实话,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强奸。我以为强奸都是在街上,黑漆漆的,跑出一个陌生人把你抓了,要有暴力,打晕你,拿刀逼你。强奸不是这样的吗?我这样情况的,算强奸吗?可是我要说,我真是不愿意的,我不愿意。是他强来的。”

其次,侵害者与受害人之间通常都涉及不平等的权力结构,职场中大多数的性侵案件都为此类。由于强奸发生在仅有性侵者与受害人二人的私密空间,如果受害人称自己被强奸,性侵者完全可能污蔑受害人“诱惑”自己才犯案。

再者,又因强奸案件同时具有“私密性”,性侵者通常会以“你情我愿”来模糊犯罪事实,让受害人面临污名化的危险。

“熟人犯罪”、“权力倾斜”和“犯罪场所私密”使得强奸案件的受害人处于天然的弱势,无法自辩。这也是为什么,性侵犯罪者通常选择弱势、缺乏经验、缺乏社会资源的年轻女性进行犯罪。性侵者也很容易变成“惯犯”,只要侥幸得手,他就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进行犯罪,直到被揭发举报才知道收手。

从这个意义上,每个选择报警的强奸受害者,都保护了更多人。《时代》周刊在考虑2017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时,曾经考虑过中美两国的最高领导人,但最终却决定把今年的风云人物授予五位在推特上发起反性侵社会运动的五位美国女性。《时代》称她们为“沉默打破者”(The Silence Breakers),代表了数百位勇敢站出来揭发性侵害者丑闻的女性及一些男性受害人。

然而在中国,由于整个社会、媒体对熟人强奸、熟人性骚扰的报道和讨论太少,以致人们对性侵或者强奸案件仍存“偏见”。正如前文所述,性侵者口中“你情我愿”的辩解在很多人心里仍然成立,大众舆论的“荡妇羞辱”阻止了受害人开口。

其实,耻辱属于罪犯,不属于受害人。只有勇敢地说出来,性侵者才会得到惩戒,痛苦才会终止。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