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山图里背后的秘密: 政治意涵毫不隐晦

+

A

-
2017-12-25 22:05:48
今日话题

近日大陆央视热播的节目《国家宝藏》让许多国宝级文物再次走入大家的视线,其中一件就是目前正于北京故宫展出的《千里江山图》,今天,让我们一起走入这幅比《清明上河图》还长两倍多的中国十大传世名画。

江山千里望无垠,元气淋漓运以神。北宋院诚鲜二本,三唐法总弗多皴。可惊当世王和赵,已评一堂君与臣。曷不自思为臣者,尔时调鼎作何人。

这是巨幅山水《千里江山图》上的一首题诗,据传为乾隆所作。该画颇为传奇,画家王希孟并不见诸于正史,其生平只在画上的蔡京题跋及其他个别辑录中寥寥言及,称希孟本为北宋画院学生,后得到宋徽宗亲自点拨,在十八岁时即绘就该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作品留世,其人在画成之后也未知所踪,据传早逝。

元朝李溥光和尚曾收藏该画,赞叹道“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近代书画家叶恭绰也说,“唐哉皇哉,千里江山,一气写成,细入豪芒,笔笔精到,无一懈处,可云独步,且不重复不断续,不粗漫不拖沓,无弱笔无犷气……”

《千里江山图》在整个青绿山水画历史上,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作品(图源:VCG)

中国画家陈丹青先生在某一节目中谈到《千里江山图》,他说,我们分明看见了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可能会有《千里江山图》。他好像知道,过了几年就要死了。

《千里江山图》被评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是青绿山水的一座里程碑。画中峰峦叠嶂,烟波浩渺,又间杂渔船野渡、村舍亭台,以及游玩、行旅、渔猎等诸多人物活动,景物虽繁多却不失韵律,既开阔无垠又曲折入微,“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十二米的长幅中无一处乏味,无一处多余。

这幅本来深藏在故宫博物馆的重宝,经由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介绍后,一时间走入寻常家,引起无数惊叹。

作为北宋徽宗朝留下的两幅旷世巨作,《千里江山图》和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前一副写尽人间烟火、世俗繁华;后一副则汇编江湖林泉,锦绣山河。尽管不久后金人即铁蹄南踏,掳走徽钦二帝,但在这两幅煌煌长卷中,一点也看不到亡国之气,而是满蕴着文人情怀,含蓄又激烈。

但也正是颇为矛盾的冲突感,越过千年,向今人精准地传递了那种独属于北宋末期,虽察国危而不忘悠游浪漫,虽体世艰犹不改俗世缱绻的时代特点,这就是所谓的历史厚重感,是历史文物的最大价值,它并不为时间所消磨,反而与日俱增,其背后所代表的人文精神、民族性格乃至整个民族的历史进程,是构成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部分。

而央视的“国家宝藏”,也许正是呼应了这种民族的内在要求,才在十二月初经播出便成为年末的黑马,在一片综艺红海中显得格外夺目。网络上超高的口碑与传播度也足以证明,品质依旧是任何作品生存流传的基础,中国的观众素质虽参差不齐,但在一些不辨优劣的“垃圾观众”之外,多数人还是有鉴赏力的。

就像该节目导演于蕾所说,“我们并不是要靠拯救的方式去复活一件古老的文物,而是要告诉大家它多有生命力,要告诉大家有多少人在为它努力、为它付出心血、时间甚至生命,这就好像把封存多年的国宝身上的尘土擦掉了,它自己开始闪烁、开始熠熠发光,那绝对是震撼人心的光芒,它就会产生一种吸引。这种吸引,才是真正的复活。

这种尊重创作,尊重事实,挖掘观众内在需求,用品质凸显品质的精神,才是类似节目取得成功的关键。诸如此前的《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莫不如是。

经过近十年的迅猛发展,中国的综艺节目在规模上已经蔚为大观,要论烧钱能力可居世界前列。但始终少有精品,难以引领潮流,从选秀到真人秀,到实景秀再到明星秀,大抵跟在日本韩国台湾后边亦步亦趋,人家创新一点,自己拿来抄一点,导致市面上综艺节目同质性严重,最终只能依靠腰包厚度,看谁能请来更多流量明星。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其中从业者的怠惰和投机,资本的盲目与自私,观众的宽容和放肆,都应为这种尴尬的局面承担责任。

但凋敝之世常有勇夫,也正是这种浮夸、躁动的氛围,才催生了一批有信念有理想的创作者,也才能有《国家宝藏》这样的节目,使观众在一片审美疲劳中如饮甘泉,就像前年之前那副“千里江山图”,它并不是简单的应制之作,而成满载着一个十八岁年轻人的激烈情怀,是以甫经问世,便能攀上巅峰。

撰写:小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