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爆的《国家宝藏》中被遮蔽的盛世阴影

+

A

-
2017-12-22 19:03:33
今日话题

中国大陆最近最火的一档文博类综艺节目非《国家宝藏》莫属。该节目是由中国中央电视台、央视纪录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承制的文博探索节目,由中国大陆男演员张国立担任001号讲解员,并邀请一些演员像李晨、梁家辉等来担任国宝守护人。节目一经播出,就收获大量粉丝,并感叹将纪录片和综艺两种创作手法的融合应用,将文化的内核、综艺的外壳、纪录的气质叠织在一起,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表达。

节目在北京时间12月3日开播以来,每期都聚焦一家博物馆,每个博物馆推荐3件镇馆之宝,交予民众甄选。最终,节目组将以《国家宝藏》为主题在故宫举办一场特展,展品即为最终甄选出的九件国宝。这是文博类题材第一次在“综艺界”如此大张旗鼓,从强大的明星阵容到华丽的舞台效果,都让人惊艳。

节目中呈现的每件宝藏都拥有一位与之绑定的“国宝守护人”,他们与各种不同的守护者一起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讲述“大国重器”们的前世今生,解读其中承载的文化基因。主持人张国立屡次强调这档节目无法拒绝,并给出三个理由:第一节目要让文物活起来、第二文物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基因密码、第三节目的宗旨是让年轻人走进博物馆。

文化基因的密码

让文物活起来,从节目的呈现方式看,可以说已经做到。在李晨讲述《千里江山图》时采用的立体式呈现方式,让人有种置身其中的现场感,可以近距离地感受宋朝的秀美江山。《千里江山图》作为第一个出场的国宝,其中的文物价值与历史意义不言而喻。确切地说,不止《千里江山图》,出现在这档节目中的每一个国宝,都是历史的活化石。

每件宝藏都拥有一位与之绑定的“国宝守护人”(图源:@CCTV国家宝藏 )

关于遴选宝藏的标准,节目的总制片人于蕾这样表示:在寻找文物时,并不以文物的级别和精美程度为选择标准,精神价值是最被看重的,要挑选的是背后充满了人文精神和中国人的情怀的国宝,要有着很强的故事性,并且在今天还影响着大众。可以看出,这档节目的良苦用心,以及希望承担的如斯宏大的历史使命。

所以,当观众感叹于文物背后的故事时,同时也会感慨祖先的智慧,然后惊叹其血脉里流淌的民族文化基因。节目目的如上所述,希望能够传达其中的人文精神,因此在介绍文物时,也会看到主持人对文物出现时所在盛世的赞叹。

客观地讲,一个节目即便拥有大量的粉丝,也会出现不同的声音。比如说,在节目播出后,在介绍“瓷母”时就被质疑,在这个以工艺为主要亮点的国宝背景故事中,工匠的角色从中缺失,而有资格代表国家整体工艺水平发言的是“皇帝”等等,诸如此类。

在现场演绎和介绍方式来看,“国之重器”的单一标准也使得财富和技艺比拼成为了文物介绍中的主要关注点,从而忽略了文物其他值得被大众关注的重要文化价值;又或者通过介绍历史文物,进而来梳理历史脉络,帮助公众理解中国艺术的发展方向和变革,可能更有意义。

此外,这其中还有不少对盛世的赞美,比如在节目第一期出现的“慈母”以及介绍背后的故事时,相关演员在“场景”中表示:儿臣要集历代大成,让后世记住大清的盛世!我就是在炫,我炫的是景德镇的匠人,我炫的是大清的盛世!

盛世的隐喻

这盛世的“炫”,有分析认为,这也是借助国家宝藏来比较隐晦地表达对如今社会的赞叹。尤其是今年十月份十九大召开,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时代在经济发展,不断有科技成果领先于世界的前提下,有声音表示,中国目前进入几百年来的最强盛世。因此,节目中对盛世的赞叹,被认为是对当今盛世颂扬的另一种方式的表达。

盛世,在中国历史上比较集中被认定的大概有三个。第一个是西汉“文景之治”到汉武帝、昭帝、宣帝统治的时期,大约在公元前179年到公元前48年之间,约130年;第二个为唐太宗“贞观之治”到唐玄宗开元年间,约为120多年;第三个盛世就是清朝的康雍乾盛世,从康熙元年到乾隆六十年,长达134年。不过,传统观点认为汉、唐是真正的盛世。

何为盛世?在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戴逸看来,“盛世是我国社会发展中的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是国家从大乱走向大治,在较长时间内保持繁荣而稳定的一个时期,盛世应该具备的条件是,国家统一,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国力强大,文化昌盛等”。按照这个标准,中国当今被称为盛世,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不过戴逸同时指出“盛世不是美哉善哉,万事大吉。这不是客观的历史事实,也不是辩证的思想方法。”

“盛世有阴影,衰世也有希望”; 所以在节目中通过对文物背景的介绍,如果能够从中加强对历史的了解,加强对盛世与衰世产生原因的分析,不仅具备艺术的价值,还可以产生现实的意义,将文物通过历史的脉络,通过与现代的生活产生某种勾连,这就超出了节目本身的意义所在,附带积极的衍生效果。

文物作为国家的宝藏,承载着中华文化的基因,节目之后,有观众表示开始对文物产生兴趣,逐渐喜欢文物。随即也产生一些疑问:这档节目受欢迎,或者说喜欢这些文物,那么,有没有认真区分究竟你喜欢的是文物还是守护文物的这些演员?

时代之问

喜欢演员和喜欢文物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如果的确是喜欢文物,那么喜欢文物的时候到底在喜欢什么? 喜欢的文物到底意味着什么?文物的内涵和你所认为的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喜欢文物是喜欢文物展现的掌故逸闻、风流人物,喜欢党争权谋、宫闱秘事,还是喜欢朝代更叠中人类的命运和思想的发展?是喜欢这个解释文物的方式,还是喜欢关于文物的理念和精神价值? 

历史经常被说成是任人粉饰的小姑娘,这些国家宝藏在被介绍时,因为有的可供了解的史料有限,尤其是演员在场景阐述时,都掺杂了一些主观的想象,这写在提高节目的视觉效果时,也不可避免地被掺杂进一些不那么符合历史事实的镜像。

因为历史被掺杂的主观性和记录性,法国文豪巴尔扎克曾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也许从小说中,也就是不从历史学家那里,能读到更真实的社会状况,以及人的命运。我更能接受这种有质感的过往,或者说对过往的叙述。

转换到《国家宝藏》这档节目的语境,民族的秘史,国家的兴衰史,文物作为一个客体的存在,经历的都是真实的社会状况,会更无声地告诉公众历史的印记和带着质感的过往。所以,在这个角度上讲,文物也许并不是用来喜欢的,文物以极大的深度和紧密度,与每个人联系在一起。钱穆曾说对历史抱持“温情与敬意”,其实,放在对国家文物的态度上,同样适用。

应该说,该节目通过演绎文物背后的故事,令观众了解文物所承载的文明和中华文化延续的精神内核有帮助作用,也能唤起大众对文物保护的重视。同时也应当看到,节目中“最强、最好”的噱头对维持公众的注意力可能太短暂,并不能达到长久传播的目的。如何深度展现文物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做到古今关照等等,显然,更具备长远的意义。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