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直播滴水不漏地偷窥着中国人的私生活?

+

A

-
2017-12-20 01:45:28

早前,一篇名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网文引起大陆舆论关注。文章指,中国互联网公司“360”旗下的“水滴直播”涉嫌侵犯公众隐私,因为该直播将商家的监控摄像头变成了直播摄像头,店内顾客的一举一动将会被直播到网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水滴直播”观看、评论。

由直播引发的“隐私焦虑”正在互联网发酵(图源:VCG)

作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在北京西城区的一家饭店内,一对男女坐在“水滴摄像头”下进餐。可能由于这对男女年龄差距较大,网上看直播的观众们炸开了锅,“那女的不会是小三吧“、“父女”等不堪入目的评论不时弹出。

这令人想起红黄蓝事件时,那句阿姨的“名言”:“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可以伸到你家里,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知道。”而类似的直播不止发生在饭店,网吧、酒店和健身房等隐私性较强的场所也均有水滴直播的身影。

12月13日,360创始人兼CEO周鸿祎写文回应,自己被“黑公关”,认为该文章的指控有明显的商业企图。同日,水滴直播召开媒体发布会,就此事向公众做出回应:该文作者通过捏造事实、含糊其词等手法对水滴直播进行构陷。水滴直播一直充分保护用户隐私。两则回应可视为:“‘水滴’只是一个直播工具,其技术本身不承担善与恶的道德伦理责任。”

但问题是,技术上的便利并能不构成伦理上的正当。而且就“水滴”本身而言,是有其“商业原罪”的:主打“监控”的智能摄像头为何与“视频直播生活秀平台”无缝对接呢?监控和直播,哪个才是水滴直播的初心?

不管初心几何,水滴直播侵犯公众隐私已是不争的事实。据《新京报》揭露,北京丰台区某写字楼一家公司日常业务被直播,被3,000人观看。同在丰台区,还有一家宾馆前台的场景和声音也遭直播。

每个摄像头都有可能成为偷拍利器。显然,所谓“监控”被偷换概念,变成“直播”,滴水不漏地向网民直播“被监控者”的私生活。先被监控后被直播的生活,实在难以让人开心。

技术无罪论真的能为水滴直播开脱吗?不能。水滴直播不能以“已经告知摄像头安装方直播须告知”来推卸应付的责任。事实上,摄像头安装方也没有权力代替顾客决定是否开放直播。而直播平台有义务,也有能力对直播内容进行至少巡视性地实时监控,然后基于正常的公序良俗来判断上传的内容是否适合供人观赏。

美国作家丹尼尔·沙勒夫(Daniel Solove)曾在《隐私不保的年代》一书中写道,“我们身处网络的世纪,人人都喜欢网络,离不开网络。但网络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么美好,它如同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呈现出青春期所特有的狂野特质:莽撞、任性、无畏、不受约束、不计后果……”
 
水滴直播所做的事情,无疑在加重小孩的这种狂野。

有评论认为,相对于民间的私下被滥用,公权力滥用监控系统更值得警惕。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老大哥”在看着你和无数陌生人在看着你,哪个更可怕?当无处不在的网络摄像头已经遍布中国的各个角落时,那么,相应的立法规范以及严格的执法以确立如何在“天眼”时代在维护公共安全、带来便捷,与保护隐私之间保持平衡。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