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谁还记得“不合时宜”的余光中?

+

A

-
2017-12-14 11:49:20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逝世,两岸媒体纷纷发文纪念,只是两岸的纪念角度仍稍有不同。大陆纪念余光中,是缅怀其“乡愁”,“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余光中代表的是那段颠沛流离后,台湾外省人对大陆的怀念,在“天然独”兴起的时代余光中仍将大陆与台湾紧紧联系,对大陆而言这是情怀,更代表一种“统”的政治符号。

而台湾则偏向纯粹缅怀一位著名诗人,站在文学的角度,只有少数外省(或偏蓝)背景的家庭会感叹过去“中华一家”的情怀。确实这几年台湾“本土作者”、“台湾乡土情怀作者”占主流,余光中的“中国情结”固然是其意识形态,却也有值得台湾社会反思之处。

余光中已逝,“家国情怀”在台湾亦将不算主流(图源:VCG)

余光中曾感叹当今台湾人“因政治立场,忘记中国人自身的文化”,他在“从母亲到外遇”一文中写道,“今日的台湾,在不少场合,谁要做中国人,简直就负有原罪。明明全都是马,却要说白马非马。这矛盾说来话长,我只有一个天真的希望:莫为五十年的政治,抛弃五千年的文化。”

这段话看在当今台湾年轻一代眼中,多半会认为“不合时宜”,什么年代了?台湾已不是国民政府时期、台湾人当家作主了!于是“去中国化”成为部分自认代表“民意”的政客的选举手段,于是,文言文要去掉几篇才合理?唐宋元明清又是中国史亦或是外国史?各地孔庙何去何从?要如何在“中华民国”之名下行“去中之实”?许多“去中国化”的讨论,终会陷入自相矛盾。

为了五十年的政治,将文化传承、历史联结强硬打断,于是“台湾人血统不来自于中国,而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被迫汉化”之荒谬争论也浮上台面,每当台湾媒体对于这样议题吵闹不休之时,都会使人想起余光中的那段话──“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

大陆与台湾身分之争,俨然就是母亲与妻子不断拉扯。“我的慈母生我育我,牵引我三十年才撒手,之后便由我的贤妻来接手了。没有这两位坚强的女性,怎会有今日的我?母亲与妻子不断争辩,夹在中间的亦子亦夫最感到伤心。”

余光中已逝,大中华情怀在台湾亦将逐渐消退,那些“不合时宜”的家国情终将被主流舆论淘汰,但许多人无法自我欺骗的是,台湾在面对中国大陆时的别扭情绪,以及自身对于“中华民国”这块“平安符”的自相矛盾。

撰写:林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