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80年后仍难和解 中日双方在纠结什么

+

A

-
2017-12-12 23:04:47

6周的血腥屠城,30余万民众惨遭杀害……80年前,侵华日军攻陷南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北京时间12月13日,中国举行国家公祭仪式悼念死难者,传递出捍卫历史真相、守护世界和平的信念。但相比于政府层面的明确表达,中日民间对于那段惨痛历史的认知还充满纠结。

今年初,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暌违七年再推出长篇小说,万千书迷一如既往争相抢购。这部名为《刺杀骑士团长》的力作,同时也使村上本人再度卷入有关日本二战历史的争议,原因在于书中对南京大屠杀作了一些描述。

 
那年12月发生了什么? 我说:“南京入城。”“没错,也就是南京大屠杀。日本军在激烈战斗的末尾阶段占领了南京城,在那儿杀了很多人。有因战争而杀人,也有战斗结束之后的杀人。日本军由于无暇管理战俘,大规模屠杀了战俘和当地民众。关于准确的被害人数,虽然具体细节在历史学者之间也有争议,但总的来说把多数市民卷入战争并杀害了的事实,是无法否定的。”(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

村上春树一向严厉批判日本右翼的修正主义史观,这次他主动针对右翼长年拒绝承认的历史暴行“下战书”,右翼的躁动可想而知。他们贬损村上这样写旨在讨好中国,以增加自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机会。

令右翼尤其神经紧张的是,村上春树在书中提到了中国受害者的具体数字:“有说法是中国人的死亡人数是四十万,也有说法是十万人……”二战期间日本侵略周边地区,加害者身份无从抵赖,但右翼份子每每施展鸡蛋里挑骨头的伎俩,试图混淆视听,歪曲历史。对于当年在南京犯下的暴行,日本一直在死亡人数上砌词狡辩,试图抹掉屠杀事实。譬如日本外务省的说法是:“日本政府无法否定,日本军队在1937年入城后,对非战斗员作出杀害及掠夺行为。但被害者的人数有多个说法,日本政府认为要找出确实数字有困难。”

中国于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举行国家公祭仪式(图源:VCG)

四十万和十万有什么区别

正如村上所言,“四十万人和十万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屠杀便是屠杀,右翼在数字上“锱铢必较”,使外界无法信任日本当局“对在二战时的行为痛切反省并心感歉意”的说辞,更持续恶化为日本与中韩等邻国发展外交关系的绊脚石,在敏感时节,对立的氛围甚至在有意无意的政治操作之下蔓延至民间。

右翼的口诛笔伐与杯葛杂音,无法阻挡村上旋风,《刺杀骑士团长》甫面世,销售量便突破百万册。该书中译版本月稍后推出,目前在预购榜高踞榜首。村上用文字表达出自己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良知,也许他还希望透过自己的笔,向周边国家的万千书迷展现现代日本人的良知,搭建沟通的桥梁。

在实际生活当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用各自的方式承载历史。《香港01》找来两位日本人,他们在自己国家的知名度也许远远不如村上春树,但在中国却也说得上家喻户晓,并因自身生活与工作背景而成为中日历史争议的见证者。听他们说说怎么看待这些争议,也是在上一次历史教育课。

 
“日本鬼子”三浦研一:战争都是历史过程

“来中国20年的纪念。”今年2月,三浦研一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转发一则有关自己的报道,直到12月,它依然被置顶。12月的第一天,被北京整顿住房安全的政治运动整得焦头烂额的三浦研一,刚刚从生活了十几年的北京市东北部的望京搬家,乘第二天返回日本家乡前的间隙,与本报记者会面。

三浦研一于1963年在日本东京出生,幼年跟随担任教职的父亲在美国短暂生活。回国后,三浦过着和同龄人一样的生活,自明治大学毕业后从事过多种工作。30岁那年对他来说意义深远。因为早年对中国领导人周恩来的仰慕,他选择了考取青山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科,师从日本著名“中国通”天儿慧。当注意力转移至中国后,他拒绝天儿慧去美国继续中国研究的建议,而是“一句汉语也不会讲”的情况到了中国。他本来准备攻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博士,阴错阳差之下却走上了拍戏之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三浦研一的拍戏生涯局限于参演各种各样的抗日影视剧。自称只是混口饭吃的他从来不会讳言“日本鬼子”的称谓,在解释他的民族和国家认同时,他倒认为自己“是一个世界主义者”。他说自己的国家概念萌芽于美国。因父亲工作的原因,他小时候随家人在美国华盛顿待了六年左右。“那时候美国还在排斥黑人。但是议员的儿子,日本教授的孩子,一下课大家都玩在一起,没有什么中国人、日本人的概念,只有白皮肤、黑皮肤和黄皮肤的区别。有次,幼儿园老师让我画自己国家的国旗,我说国旗是什么东西?看到孩子们用金黄色、鲜红色不断涂抹好复杂的画面,而因为日本国旗很简单,白色中间只有一片红红的颜色,我就说你的好漂亮啊。这是我对国家认识的开始。”

近年,中日关系因为政治争端和历史原因而关系紧张。三浦研一坦言这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困扰,“没必要仇恨对方,自己happy就好了”。但是一旦提及对中日之间过去曾发生的侵略战争灾难,他又极力辩驳,“日本没有把中国当成敌人、仇视中国。那些战争都是历史过程。”

“亚洲救世主心态”

“历史上,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战争是很正常的事。全球七个大洲,你说完全没打过仗的,有没有?基本上没有。统计人类历史3,500年中,地球上没有战争的时间只有200年而已。追求和平世界(的理念)很好,但可惜人类历史中,愚弄和矛盾只是一再重复。”他用“亚洲救世主心态”形容日本从清末到二战对外侵略行为,并认为二战后的日本依然有这种影子。他认为,战后的科幻动漫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特别提到日本动漫家、《宇宙战舰大和号》和《银河铁道999》作者松元零士,“他的影响是很大的。日本是以科幻片动画片的形式来表达维护世界的意义,没有要针对任何国家。我认为可以容忍他们的理念。”

综编: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