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教师日记还原屠城后的南京:人如牲口

+

A

-
2017-12-12 18:55:26

2017年12月13日,是中国第四个国家公祭日,也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一名美国女教师公布的日记,还原了当年被屠城后的南京。

中国各地举行纪念南京大屠杀活动(图源:VCG)

这名女教师名为明妮·魏特琳(Minnie Vantrin),美国传教士。她于1912年抵达中国,1919年到南京。

关于大屠杀期间的日军残暴罪行,今天已经不需要再赘述。不过大屠杀之后日军是否就收手了呢?从《魏特琳日记》来看,恶魔的罪恶并未停止。

1938年1月4日星期二

上帝一定是将风调和得适合于剪了毛的羊羔,因为,这几天天气仍然晴朗温暖。登记继续在校园里进行,似乎男人们大部分都登记完了。应该说,有5,000名至10,000名妇女今天登记了,或者说,至少完成了接受训话、领预备登记条等第一个步骤。8时刚过,登记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16时多,仅在中午休息了一会儿。

虽然,日军宣布17岁至30岁的妇女才需要登记,但有许多人年龄小于或超过了这一规定。总的来说,妇女比男人的待遇要好一些。然而,站岗的日本兵把人像牲口一样驱赶,并在她们脸上涂上令人难堪的标记,以此为乐。

田中先生应该在15时去上海,我原本希望他能将我给鲁丝的第一封信带出去,不幸的是,他13时就出发了,我的信还在南京。我的电报仍在美国大使馆,等待美国军舰发出去。

南京被占领3个星期了,外国人仍然不许进来,也不许离开。安全区内的街道上有许多人,不少小贩出售食品。看不到多少日本兵。今晚,我从南山公寓看到两处大火,一处在南门附近,另一处靠近东门。但大火比以前少多了。

登记工作一旦完成,日军当局就要催促人们回家,并保证他们的安全。遗憾的是,有那么多人无家可归,即使那些有幸家还在的人,其住所也屡遭抢劫。

1938年2月1日星期二

今天天气较为晴朗、温和。又有飞机活动了,4架重型轰炸机往西北方向飞去。今天,“飞艇”又升起在浦口附近上空。为什么那么近?我们不得而知。

今天上午9时,我们希望在难民们回家之前,对他们的家庭情况有一个更为详尽的了解,为此,我们在6幢难民楼里进行我们自己的难民登记,每幢楼里有两名工作人员从事这项工作,这要花费两天时间才能完成。王先生和F·陈去参加难民所负责人会议。最好由王先生代替我去参加会议,因为,他们要讨论有关难民回家的重要问题。会议的大部分时间被男女难民回家后所遭遇暴行的有关报告所占据。年轻姑娘怎么能回家?这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力。我难以理解,日军当局为什么要她们回家?因为,这些虐待和暴行的事实将会广为流传。参加会议的人们认为,由于日军一名高级军官将要来这里,所以很有可能会推迟难民返家的日期。

午前,一位6时30分就来的39岁的妇女讲述了她的遭遇。今天上午,她劝一个曾和她一起在一户人家干过活的男子一同回家取些剩下的东西。这个妇女被日本兵抓住,5个日本兵强奸了她,男的则被打了耳光,并被抢去9美元。这位妇女的丈夫于12月27日被抓走,至今未归。这位妇女刚走,另一位57岁的妇女进来,她和丈夫在星期天回家时,她丈夫被赶出家门,两个日本兵调戏了她。妇女们并不愿意对我讲述这些遭遇,因为她们认为这很不光彩,难以启齿。

1938年3月1日星期二

天气非常暖和,就像春天一样,我们担心会发生流行病。

下午,在实验学校看到的一幕令我很恶心,我的狗莱蒂叼来一颗小孩的头颅,可能是被抛弃的或是没有被掩埋好的尸体。

附近的妇女们报告说,由于日本兵的到来和他们不断地寻找“花姑娘”,她们仍然不能呆在家里。昨天,人们身上的钱财已经被搜刮殆尽,就连20个铜板也不能幸免。当我们今天早上去南京城东时,除了正在搬运掠夺物的人之外,看不到其他中国人。抢劫还在继续。我们看见许多士兵、军车——坦克、装甲车及军火等。除了少数几家日本人开的商店在营业外,大多数商店都没有开门。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开店是十分冒险的。到今天,日本人进城已两个半月了。

1939年3月21日星期二

早上和刘小姐一起安排工作,计划家庭手工学校到复活节停课。刘的工作很出色,她对帮助妇女和姑娘们真正进步也很有兴趣,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是不可能开设这一课程的。

城里的形势越来越糟,人们越来越恐慌,因为,他们找不到能主持正义的地方寻求帮助。每一个人都在监视着和他们有仇的人。我们西边一户人家的男主人现在被关在监狱里。原因是他的孩子发现了一支旧枪,并捡回了家,而他们的一个邻居因为向他们买砖遭到拒绝而怀恨在心,知道此事后便报告了日本人,这家的男人就被抓进了监狱,他妻子现在已经无米下锅了。学校西边的另外一些人(都是穷人),发现了几双原来中央军扔下的鞋,警察听说此事后,彻底搜查了这些无辜贫民的家。

魏特琳曾在南京金陵女子学院任教,代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院长,同时还为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服务。

1937年,魏特琳亲眼目睹了南京大屠杀。在那段最恐怖的日子里,她展现了女性最勇敢和坚强的一面,不顾日军的屠杀与威胁,在金陵女子大学中救助危难中的中国难民,收容和保护的妇女儿童的人数超过了一万。但这段经历也给魏特琳女士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1940年5月14日,魏特琳离开了她生活了21年的中国。在离开中国恰巧一周年的1941年5月14日,她悄悄地启动煤气阀门自尽。

不可否认,南京大屠杀给魏特琳留下巨大阴影,更成为中国民众永远的伤痛,不忘历史,这也是中国将其列为国家公祭日的重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时间为每年12月13日,是2014年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设立的国家公祭日。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开始了持续40余天的南京大屠杀,30多万人遭到杀害。

1996年起,每年12月13日,南京市人民防空办公室都会组织全市试鸣防空警报,以提醒人们勿忘国耻,增强南京市民的国防观念以及防空意识。

2014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国全国政协、中共中央军委在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南京全城鸣笛向死难者致哀,仪式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张德江主持。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夏淑琴,少先队员代表阮泽宇(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后代)一起走上公祭台为国家公祭鼎揭幕,随后习近平在仪式上发表讲话。

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由正国级的张德江主持、习近平揭幕。第二个与第三个公祭日均由副国级官员主持。

综编:京京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