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来为何无解?中国女性的现代之困

+

A

-
2017-12-10 08:40:48

近日,“女德班”再次成为中国社会的热点话题。东北辽宁省一家“女德班”的授课视频在网上曝光,其中如“无论丈夫说啥,我都说‘是、好的、马上’”,“点外卖不刷碗就是不守妇道”,“男为天,女为地,女子就该在最底层”等言论招致网友“炮轰”。这让一些人想起今年5月“女德教母”丁璇饱受争议的讲座,与诸如“挨揍的女人不容易生病”等说法异曲同工。目前,当地教育部门已作出回应,以有悖道德风尚为由令其停办。

但围绕事件的相关争议仍在继续。近几年,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绵延到陕西、广东、海南,类似的女德班在中国大有遍地开花之势。在他们的培训现场,通常挂有孔子画像,张贴“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或“忠孝勇恭廉”等标语,借以营造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而女德究竟算不算传统文化?对于他们宣扬的理念、鼓吹的行为应该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使许多人感到困惑。

女德班宣扬的“小女子”观念,是对中国传统中压迫女性的教条进行“复古”(图源:VCG)

不可否认,女德班所宣扬的类似“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的观念,是中国传统男权社会下的产物。对于这一点,即使站在传统文化卫道士的立场也不能否认。但同时,以女德班的劣行去批判整个传统文化,又显然是张冠李戴。中国传统有所谓“妇道”,是指女性应遵守的贞节、孝敬、卑顺、勤谨等道德规范。女德在很大程度沿袭了这一概念,不过它又根据中国当下的社会情境,增加了要求女性忍受家暴、放弃职业追求等内容。

这就使女德班看起来像是传统落后文化与当代偏见的结合,既不完全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范畴,也不见容于倡导男女平等的现代理念。这种混杂的状态表明,它是传统文明向现代化过渡中产生的特殊现象。从更广的视野下看,对于女性的歧视、奴役和压迫,其实是一个普遍存在于人类早期的“传统”,散见于包括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以及儒家为代表的东西方古文明之中。

在现代化的大潮下,传统文明纷纷被迫转型。西方科学的进步削弱了宗教势力,使女性不再公然受其迫害;而在上世纪漫长的平权运动中,女性的社会权利也逐渐得到保障。相比之下,伊斯兰文明、佛教文明在这一点上相对后进,在其社会影响下生活的女性,基本权益仍然堪忧。不过,近两年印度女性被迫害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以及一些伊斯兰国家开始的现代化尝试也说明,这种情况迟早会改变。

而在东亚的儒家文明圈,女性的地位应该说已经得到了政治认同,只是在社会和文化层面,一些传统陋习和顽固观念依然在发挥作用。相比日本、韩国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在一百多年的现代化历程中,女性的社会定位与自我认同几经转变,进展异常曲折。

在20世纪初,女性解放成为反抗中国专制传统的一项重要议程,也切实推动封建家庭的瓦解和女性权利意识的复归。新中国成立以后,共产主义女性“能顶半边天”,男女平等成为随处可闻的政治口号。但女性在工作中充当“铁娘子”的同时,其家庭任务并没有减轻,男性也并没有参与分担,用一句中国的俗语说,其实是“赔本赚吆喝”。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女性在市场大潮的席卷下,纷纷投身职场。虽然仍存在同工不同酬等歧视现象,但总算靠着勤劳与拼搏,逐渐改变了自身的经济地位,也在家庭和社会中真正赢得了尊重。进入21世纪,中国城市化进一步消解了乡土的束缚,职场女性的权益观念和独立意识随之增强,但家庭与事业之间日益紧张的撕扯也让她们身心俱疲。

究竟应该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事业,还是适时回归家庭,做一个“贤妻良母”,这一问题仍是中国当代女性心头普遍的疑虑。正是看到了这种纠结背后潜在的市场,2000年后中国各地的女德馆、女德班逐渐兴起,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以所谓“大家闺秀”为样板,捕获了无数女性无处安放的心。

不可否认,这些女性需要一个新的自我定位,甚至一种社会制度安排。但就女德班所提供的答案来看,明显不符合现实需求。它总体还是主张女性放弃、容忍、退却,并将进取、拼搏和独立视为“病态”——前些年广东东莞蒙正女德班火热的“摸手聊病”项目,就是将女性的个体化追求视为生理致病的原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德班本质上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散发着陈腐的道德意识,与法制化的现代社会并不相容。

如果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女德就像是遗留在现代化大门外的一只鞋,它破旧而畸形,是传统文化对女性进行压迫和异化的象征。将其直接拿来,抖抖灰尘就往脚上套,是注定不合尺度的。中国传统的妇道也许有其值得开发的一面,如对女性修为、品行的重视,与现代社会并不绝然冲突。只是,这一切都需要根据现实情境适当改装,使其在不违背现代女性权益的前提下,作为一种富有地域和文化特色的补充。

总的说来,女性传统身份的现代化,核心的问题是权益的恢复和保障。不论复兴或传承何种传统,均不能以侵害和压迫女性为条件,而必须使其与现代文明的精神相融。其次,在具体复兴的过程中,还必须考虑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适应性,这是保证传统得以真正融入当下,并扎根生长的必要前提。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