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思政课的秘密:他们是如何被染“红”的?

+

A

-
2017-12-09 08:20:24

日前,中国教育部的一项调研显示,86.6%的学生喜欢上思政课,91.3%的学生表示在思政课上有收获。该结果使不少人感到震惊。有网友调侃:“难道我上了假的思政课?”更有网友质疑:“是不是把比率说反了?”

据官方说法,此数据基于2,500多所高校、3,000堂思政课、3万多份学生问卷分析得出。但官方调查的科学性受到不少人质疑,认为可能存在数据造假或调查不规范的问题。客观地讲,这些情况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我们认为,多数中国学生对思政课给予好评,这一数据有充分的现实基础。相比具体数值为多少,其所反映的中国青年一代政治意识的变化更值得关心。

近些年,中国青年一代的政治意识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图源:Reuters)

至少有三方面的理由,可以辅证上述调查结果并非空穴来风。

第一,近几年中国高校对思想政治工作日益重视,思政课的授课形式和内容也多有创新。据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媒报道,一些中国高校积极探索实践教学、案例教学等形式,增强课程吸引力、感染力;或改变以往教师“满堂灌”的做法,转由学生自主设计课程,通过讲评结合增强师生互动;有的甚至借助网络手段、社交平台等新媒体形式,将社会热点引入思政课堂,激发学生讨论热情。

这些创新举措丰富了授课形式,使讲授内容以更加鲜活、容易被青年学生接受的方式被传达,因而成效显著。早在2012年就有调查显示,89.4%的大学生对思想政治理论课感到满意或比较满意,较2004年提高21.6个百分点。相比之下,五年后学生对思政课的好评率尽管很高,但也并不离谱。

第二,这一代青年学生接触信息的渠道相对单一,强化了他们在课堂上的认知。如今的中国高校学生几乎都是“网络原住民”,他们对社会的认知多数依靠网络资讯甚至少数社交媒体。与现在相比,十年前中国的网络环境还相对开放和自由,大学生可以较方便地获取一些外媒报道,国内的不少学术思想类网站也会提供对社会问题的多元化解读,更重要的是,彼时的传媒业还不像现在这样“众口一词”。

也许正是因为信息环境的整体转变,近年来中国高校的思政课才更积极地把社会热点和网络手段引进课堂。因为校内和校外在资讯内容与结构上并无本质不同。这种单一化的信息环境对于成长期的大学生来说影响重大,极可能固化了他们的认知和思维方式。

第三,中国青年一代的成长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同步,他们对国家强盛、民族复兴等话语更容易产生一种天然认同,而缺乏相应的批判维度。和他们的前两代人不同,如今的中国高校学生未经历过严酷的政治洗礼,他们成长于这个国家的上升期,真实感受着“时代在进步”。加之多数学生阅历尚浅,并未亲身体验过不同社会阶层的生活状况,对国家内部的复杂面向缺乏深刻认识,因而对思政课中建构的那一套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叙事缺乏免疫力。

正如近两年因“帝吧出征”事件而开始广受关注的“小粉红”现象一样,高校学生对思政课有较高的好评度,其实反映着中国青年一代政治意识的变化。如前所述,这种变化背后有其复杂的社会动因和政治建构过程,思政课只是教育体制中的重要一环。但因为它从初中一直开设到研究生阶段,贯穿学生的整个成长过程,对其思维塑造有特殊作用。

虽然中国研究者经常把思政课与西方民主国家开设的公民课并提,但其实两者有明显的区别。首先,西方公民课更具有通识性,讲授公共知识,鼓励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的养成。而中国的思政课尽管授课形式和内容可以多元化,但仅仅是换不同的方式提出问题,而它导向的答案却是严格限定的,甚至不容质疑。这一点与中国的应试教育体制完美匹配,塑造出标准化、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

其次,因为这种封闭的信息结构,同时适用于所有中国学生,所以它最终塑造出的极可能是一群具有同样知识和思维的人。很少有学生可以冲破这种整体框架,发展出个性化的思想。即使有,也未必敢自由表露,否则将会被视为“不达标”的“劣等生”,难以在重重应试选拔中脱颖而出,避免淘汰。

最后,西方公民课并不局限于课堂讲授,如美国是将学校教育、媒介教育、宗教教育、社区教育、实践教育相结合,综合培养具备自治能力和参政能力的公民。而中国的思政课虽然也有一些所谓实践课程,但多是结合游历与“红色教育”的方式,并不真正深入社群和地区实践。总体而言,包括课堂教育与党员、团员的政治生活,均是以知识和理论灌输为主,并不重在培养具备参与政治生活能力的公民。

由是,对中国高校学生的政治意识变化将带来的影响,不少分析人士并不乐观。就算在将来他们走出校园走进社会,随着阅历的丰富和思维的健全,会逐渐改变他们对具体问题的看法,但他们认识世界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很难转变。这或许才是中国思政课在这一代青年身上打下的最深烙印。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