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中国盗墓界“祖师爷” 夜观天象找墓穴

+

A

-
2017-12-06 02:42:50

会看天象,能根据星斗的位置和手中的罗盘在方圆百里内确定一块墓穴的位置。姚玉忠因此在中国盗墓界被称为“祖师爷”、“关外第一高手”。

历经近3年时间,中国建国以来最大盗墓案落下帷幕。

11月28日,辽宁高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认定主犯姚玉忠犯抢劫罪,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倒卖文物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姚玉忠今年55岁,内蒙古宁城县人,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混迹盗墓圈30多年。随着名气大增,盗墓圈的人也将他的本事传得神乎其神。

据《法制晚报》旗下微信号“看法新闻”报道,在姚玉忠的家乡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新房村这个略显凋敝的北方村落里,村里人对于姚玉忠的话题讳莫如深,提起所谓的“江湖传奇”村民们都说,“他哪有那个本事?”

姚玉忠在庭审现场(图源:@公安部刑侦局)

出生 祖传技术为篾匠而非盗墓

1962年11月25日凌晨3时,姚玉忠生于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新房村,姚家兄弟这一代恰逢“玉”字辈,于是父亲为其起名姚玉忠。

彼时,姚家住在简陋的土房里,家境贫困。姚家一共7个儿子、一个女儿,姚玉忠排行老三。

与网络传言的“姚玉忠盗墓技术是祖传的”不同,多名村民称姚父并不懂风水和墓葬,姚家是地道的“庄稼人”,“祖传”的是篾匠,也就是古文中的“织席贩履”。

编竹筐的手艺,在7个男孩子里,姚玉忠学得最好。那时,村里人眼中的小篾匠“姚老三”特别机灵,而且与众不同的是,他喜欢看书。

蜕变 字还认不全却喜欢读易经

姚玉忠的家乡是五千多年前华夏农业文明的代表——红山文化所在的区域。相传红山原名“九女山”,远古时,九个仙女犯了天规,西王母大怒,九仙女惊慌失措,打翻了胭脂盒,胭脂洒落此处,因此出现了九个红色的山峰。

红山文化是距今五六千年前,辽河流域出现的一个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文物专家在这个区域发现了距今约五千五百年前的大型祭坛女神庙积石冢和金字塔式建筑,将中华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多年,被誉为东方文明的新曙光。

红山文化的埋葬特点,氏族墓地一般都选择在高山上,多为积石冢,墓地内部分区,结构为土坑竖穴或洞穴,并有束发、佩戴项环和臂环的习俗。

几千年下来,墓室表层土壤经过风化、开垦或水土流失,导致很多墓葬埋藏得很浅,一般只有一两米深。

和盗墓小说中描写的景象不同,红山文化遗址挖掘本身比较容易,一般挖几十厘米深就能挖到文物,但难度在于,如何在荒野中找到准确的挖掘点。

结婚后的姚玉忠除了种地外,不再编箩筐和扛砖头。

就在这时,村民们发现姚玉忠的形象变了。

他不再像一个农民或者小贩,而是戴上了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衣着也改成有艺术气息的中山装、长褂,那张国字脸虽然不苟言笑,但谈吐比以前文雅了。

弟弟姚玉飞回忆,有段时间,字都认不全的三哥买了一堆书回家,都是“风水、易经”之类的,天天在那看。

姚玉忠曾简单提起,“如果在一处山脉上,左有青龙,右有白虎,上有靠,下有照,就是一个典型的风水宝地,也是适合埋葬的地方。”但别人一般找不出来这样的地点在哪里,姚玉忠到山上一看就能找出来。

除了改变形象之外,姚玉忠经常去有名的博物馆和墓葬群“实地考察”。

考察归来,他养成了一个“爬山”的爱好。警方在后来的调查中发现,姚玉忠特别喜欢爬山,没事儿就到附近山上转悠,有时一转就是一天。

盗墓 工具简陋回填盗洞后撒草籽

蜕变之后,“祖师爷”开始了他的盗墓生涯。

每年6月至10月间,庄稼茂密,易于隐蔽,这是姚玉忠作案的密集时间段。他一般白天踩点,夜间23时至次日凌晨3时作案,有时候几个小时,有时长达数天。

盗墓前姚玉忠都会独自上山一趟。盗墓行话管这叫“踩点儿”或“点穴”。

一般的盗墓贼,到山上能找到墓的位置就不错了,但姚玉忠不光能准确定位,还知道埋的是什么身份的人,是上等阶层还是平民。只要是姚玉忠认准的地儿,他一定要挖到东西才肯罢手。一次没挖到,下一次再来挖,所以他常会对同一个地点多次挖掘,几乎没有失手过。

其他的盗墓团伙,有的使用了很多高科技工具,比如“三维立体成像仪”、“金属探测仪”,但姚玉忠不是,他的工具非常简单:强光手电和“扎子”。

扎子是一种自制的工具,由多段钢筋拼接,携带方便,可以现场组装。它比洛阳铲性能要高,扎进土里拔出后,通过观察扎尖的颜色变化,可以判断地下是否有墓葬。

不过,比很多人高明的是,姚玉忠有时会带上一包草籽。夏秋草木生长,是他盗墓的最佳时机,临走时,姚玉忠都会回填盗洞,以免被发现,有时会洒下一把草籽,用不了多久,挖开的土上就能长草了。

后来,姚玉忠的本事越来愈大,跟随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手下的人都称他为“姚爷”。圈内人将他的本事传得神乎其神:会看天象,能根据星斗的位置、手中的罗盘在方圆百里内确定一块墓穴的位置。

据媒体报道,在提讯过程中,姚玉忠曾宣称:“你能分清男人和女人吗?我鉴别红山文物就像普通人区分男女那么容易。”

姚玉忠认为“关外盗墓第一高手”、“祖师爷”等称号都“低估”了他,“我应该是红山文化第一高手。”

30年的盗墓生涯,姚玉忠不仅发展了同村5名村民作为同伙,还将亲弟弟姚玉飞带上了“道儿”。

姚玉飞也盗掘出几次价格不菲的文物,比如勾云佩、马蹄筒、玉镯等。2015年12月,姚玉飞团伙已被该院一审判刑,姚玉飞被判了无期徒刑。

2015年,公安部宣布,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盗墓案告破,其涉案价值超过5亿元(1人民币约合0.151美元),无论是单案抓捕人数,还是追缴文物数量,都创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数量最多的纪录。

赌局  确实爱赌博 赌资千万是谣言

虽然在盗墓界,被人尊称为“祖师爷”,但是现实中姚玉忠并没有攒下钱来。

据媒体报道,姚玉忠嗜赌如命,输赢在几百万元是常事,甚至还有一次达到了千万元。有时输红了眼,他会直接拿出刚从古墓里盗出来的东西直接在赌场抵押。仅在河北某赌场就欠下7,000多万元的赌债,姚玉忠来不及出售文物换钱,直接拿文物抵押,原本值100万元的他要50万元,甚至直接以10万一件的价格当场抵押,鲜有赎回。

媒体称,姚玉忠还有个绰号,叫“老败家”。有同伙说,“姚玉忠到处赌钱,只要是赌桌,哪怕是村头的小赌桌,他也不挑,坐下来就赌,输到分文不剩时,还曾用盗得的文物作抵押脱身。”

对于上述说法,哥哥姚玉民说,“三弟是爱玩两把,但是一输上千万肯定是谣言”。

被警方抓获之后,姚玉忠的账户里确实一分钱都没有。

现状 哥哥说传的太邪乎 妻子在市里生活

如今,姚玉忠的老家仍是个略显凋敝的北方村落,“种地、养牛、打工”是其主要经济来源。

如同大多数农村的现状一样,新房村的青年们大多外出打工,一些人在城里买了楼,逐渐的离开了故土,村里很冷清,留在村里的大多是妇女和已经上了年纪的老人。

午后的暖阳为冬日的天空增添了丝丝暖意,此时,村里的妇女们聚在村头,闲谈着琐碎的生活。谈起姚家“老三”和“老七”盗墓的“绝活”,女人们笑而不语,而老人们称“他还有那本事?”

“现在三弟(姚玉忠)七弟(姚玉飞)都进去了,母亲3年多没见这两个儿子了”大哥姚玉民说,因为担心老太太出意外也不敢让她去探监。

对于人称其弟弟盗墓“祖师爷”的称号,姚玉民说,“我从电视上看了,说的邪乎了,他要会看天象我眼珠子抠出来”,姚玉民大口大口地抽着烟锅说。

姚玉忠的家在村中间的位置。如今,姚玉忠的妻子跟随儿子去了赤峰生活,只有83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住在这里。

综编:米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