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醉唯其独醒:再谈顾准及其思想精神

+

A

-
2017-12-09 03:14:32

他曾是上海滩名噪一时的财会专家,投身革命后又是功勋卓著的财政高官。而后划为右派,命运急转,半生颠沛流离,甚至在子女“死不相别”中凄惨离世。但他葆有一颗赤字之心,被称为近50年来中国唯一的思想家,他就是顾准。时至今日,顾准的思想与精神在当今中国学术界、思想界所引起的震动与共鸣依然在延续。

当顾准的遗著《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于1992年出版时,中国正面临是否将改革开放坚持进行下去的争论所纠缠和困扰,“姓社姓资”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如何看待10多年的改革开放成绩,如何看待源远流长的左的倾向和路线,如何看待经济改革的发展方向,都成为关乎整个民族命运的重要议题。

中国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在文革时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独立思考的精神似乎也销声匿迹(图源:VCG)

作为一代思想巨擘,顾准即使在巨大的病痛、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以及匮乏的物质条件面前,依旧坚持研究,著书立说。在中外历史、传统文化及西方哲学均颇有心得,以超越同辈甚至那个时代的广阔眼界完成了《希腊城邦制度》、《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及《顾准文集》等体现其独立思考精神的著述;他始终在思考中国的现实,以一己之力从古希腊挖掘民主根基,论证中西政治传统差异,为中国的民主和人民福祉上下求索。且不论其观点是否全面、确凿,结论是否合理、周密,但其研究所指向的终究还是剖析中国本身的问题。

另一方面,是关于他从理想主义走向经验主义的哲学言说。这种言说之所以如此掷地有声,皆因个体在命运沉浮的惊涛骇浪中看清了革命乌托邦虚妄的本质。是残酷无情的历史现实,而不是纯粹的哲学推演,把他引向了彻底经验主义的道路。他发现,左倾激进的理想主义乌托邦运动是彻头彻尾的唯理主义,而这在本质上无异于一种神学。这种神学,正是个人崇拜与极权主义专制统治的思想基础。神学乌托邦不得不设定一个高于一切的终因,从而迫使一切信服于它的事物臣服于它,不惜一切代价,无论这种代价是人伦亲情,还是个体幸福,甚至是生命。顾准看到,他自己的个人悲剧,正是在这种巨大的乌托邦运动中被一种神圣不可抗拒的意志所写就的。

目睹着文化革命史无前例的无政府混乱局面,顾准一定对此心有戚戚焉。只可惜,“人民当家作主”依然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修辞,成为对“巨大优越性”的论证。其结果,恐怕“要不是空洞的理想,就会沦入借民主之名实行独裁的人的拥护者之列”。因此,不要奢望人人当家作主,而是要在制度安排上追求“使人民对于作为经济集中表现的政治的影响力发展到最可能充分的程度”,通过民意的合法性授予来彻底消除政权陷入独裁专政的可能。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在政治上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进步。

事实上,伴随中国社会转型阵痛的,是基本价值的缺失和方向的迷茫,一个古老而伟大的民族,是需要有一些伟大的心灵来充实和代表其伟大传统的。放眼古今中外,从哥白尼(Nikolaj Kopernik)、葛兰西(Antonio Gramsci)、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到程朱理学、孔孟之道,无不旷古烁今,然而在当代中国,幸好我们还有顾准。他的精神和思想表明,即使在全面专政、是非颠倒的年代,中国人的勇气和良知也并未丧失殆尽,即使在煽动狂热和迷行的时代,中国人依然有人在独立思考而舍身取义、为追求真理而矢志不渝。

顾准的是激励我们坚持理想的一个坐标,是道德的勇气与思想的镜鉴,他的高尚与不凡是他留给后世弥足珍贵的精神遗产。如果所谓的不朽就是在后代的心中引起共鸣,那么顾准就是一种不朽。

撰写:文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