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竟被亚裔排挤?香港妈妈道出真相

+

A

-
2017-11-30 02:31:20
今日话题

出生于香港,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何女士(Christina Ho)近日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讲述了自己作为精英学校的毕业生,为什么如今不愿意把孩子也送进精英学校的忧虑。在她看来,精英学校目前亚裔孩子太多,不利于多元自由思想的碰撞。她的看法,引发不少关心种族人士的争议。

何女士,悉尼科技大学任社会政治学高级讲师,是两个孩子的妈妈。1991年,何女士从澳大利亚一所精英中学毕业,那时亚裔学生只占少数。并且,她对自己的中学时光表示很棒,鼓励思想自由;对昔日同窗的评价也很高,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而到了孩子们身上,她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亚裔太多的理由也不免让人质疑,并被认为她是在打着反种族主义的旗号,公开歧视亚裔。

根据她的观点,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孩子们在校内有系统地学习日常生活中的多元文化。但在一个不能反映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学校里,鼓励自由思想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她也不愿意让孩子进入种族失衡的环境。这样的担心如果按照她的依据,或许有些道理。在接受采访时她提到“亚裔五门”(the Asian five)与白人科目”(white subjects)这样的词,分别指的是亚裔学生擅长的数学等科目和白人擅长的辩论、体育等人文学科。就是这种区分让她不安,“作为在澳洲长大的具有移民背景的第一代,我比其他人更想要融入。我不想被人用种族来定义不同。”

然而,这里会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反问:如果不去亚裔多的学校,你到别的学校不就成了亚裔少别的种族多,这难道不也是种族失衡吗?这种逆向的思考提出的是已经切实存在的问题,就像何女士读中学的年代那时候亚裔少,不也是种族失衡吗?何女士的这种行为难道不是一边反对歧视,同时又在制造着歧视吗?

种族区隔不止发生在精英中学(图源:VCG)

其实,种族小团体在精英中学是比较普遍的存在。也许,教室里并不会发生种族直接冲突的现象,但种族的概念潜意识中是否影响学生看待自己和他人,却不能被忽略。对于精英学校的种族现象,何女士在她几年前的研究中曾指出,“在种族和背景方面,学校越来越分隔。很多学生在上学时发现,学校里并不是相邻居住的人,而是特意选择出来的”。这种分隔的趋势在悉尼下北岸的学校中尤其明显,这里是很多学费高昂的私立中学所在地。

悉尼最顶尖的一些私立中学已经成为了盎格鲁裔澳大利亚人的聚集地,而精英中学中则盘踞了大量亚洲人。这样的局面导致了种族之间被分隔现象的加剧。她指出,在像澳大利亚一样的多元化社会里,学校如此种族分隔,这是不正常和不健康的。

事实上,校园中的种族区隔不止在中学,也不止在澳大利亚。在美国的大学,你很难说没有小团体:黑人是一拨,白人精英家庭是一拨,白人补助家庭是一拨,韩国人一拨,拉丁裔一拨,犹太人一拨,二代华裔一拨,中国大陆一拨,台湾一拨等,多元文化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融洽。

而在中国的校园中也有存在,甚至同样不会因为中学或者大学有所区别。在一些大学校园中,设有穆斯林餐厅。这些餐厅,设立的初衷,是为穆斯林学生营造生活上的便利,也为体现学校的多元文化和对民族平等的践行。汉族学生同样可以进入用餐,但实际情况是,当就餐的绝大部分变成穆斯林学生时,汉族或其他民族的学生就有意无意地选择了避开;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免一言一行一不小心会激化,造成升级。这也是种族区隔的表现吧?

以种族有色眼镜看世界是不健康的(图源:VCG)

有一位在中国就读的巴基斯坦留学生朋友,他曾聊起过说在留学生群体中的小团体,欧洲国家的、美国的、信奉伊斯兰教国家的,这是普遍存在的或者说全球化的一种现象。他就表示,在他们留学生群体中,日韩是被歧视的,巴基斯坦的留学生也被边缘化,中国的女孩子更愿意与欧美留学生交往,巴基斯坦的guys就不那么受欢迎:一是因为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二、可能是有意规避因为宗教信仰可能引发的潜在的误解。

在上述事件中,何女士的选择基于她自己的调查与忧虑,在一些移民家庭中也时有表现。但是,她的忧虑能够引起比较大的争议与讨论,显然这个问题某种程度来讲,具有普遍性的意义。客观地讲,以种族这个有色眼镜来看世界,是不健康的,世界范围内对种族、民族以及教育问题或许都需要更广泛的讨论。而多元文化的交流,比起强调融合,理解和包容显然更加重要。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