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影帝黄渤:从落魄歌手到中国的卓别林

+

A

-
2017-11-24 19:17:08
今日话题

再度受金马影展邀请,黄渤将与金马最佳编剧张家鲁、香港资深监制张家振,一起出任本届“金马创投会议”的决审评委。同时,黄渤以演员身份第三次入围金马奖,凭《冰之下》获“最佳男主角”提名。

一部《冰之下》帮黄渤赢取了2017上海国际电影节影帝,也是中国电影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唯一的斩获。不仅如此,第54届金马奖也再向黄渤招手,他出任本届“金马创投会议”的决审评委并以演员身份第三次入围金马奖,凭《冰之下》获“最佳男主角”提名。《冰之下》导演蔡尚君这样评价他:“能保持警醒的人凤毛麟角,黄渤是一个。”

从落魄歌手到“中国的卓别林”:真正的小人物

黄渤说:“在进入这个圈子之前,我已经被社会捶打得成熟了。”7年歌厅,8年舞蹈老师,做过配音,管过工厂,开过玩具店……黄渤的年少青春没有花香蜜味,只有艰难辛酸。黄渤从初中时就开始在歌厅驻唱,筚路蓝缕;他寄出去的录制音乐小样,总是石沉大海;唱完歌收不了钱,但酒端上来,“该喝还得喝,该叫大哥还得叫。”

后来做了老板,干起了买卖。但对于他来说,金钱仍然抵不上自己喜欢的东西。2000年,黄渤到北京又开始跑场唱歌,曾一起唱歌的周迅、朴树、杨坤、沙宝亮都已成名时,他却还被压在生活的底端。但上天总是会眷顾那些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坚持哪怕一点点的人。黄渤在发小高虎的推荐下,出演《上车,走吧》中一个从山东农村来到北京开小巴的小伙儿,这还用演吗?这是他自己。没有演技,更无颜值的他又遇到了宁浩的《疯狂的石头》,接踵而来的是《斗牛》,好的电影遇到好的人,既成就了电影,更成就了演员。“唱了十几年歌,没唱出什么名堂,演了十几天的电影,竟然还获奖了。”黄渤自己笑说。金马奖的获得,让他从一个落魄歌手,成为“中国的卓别林”。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人自己的历史也没有白写的字,累积终成耐读的书。在前半生所受的苦,在前半生所看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在前半生为梦想而不断经历的阵痛,都干净利落地化进黄渤的角色之中。当荧幕总是充斥着高富帅和白富美的童话时,黄渤以喜剧的方式演绎了人生的困境;从前感动震撼我们的是过去的苦难史,但黄渤演绎的世事苍白却是当下的,更个人、更细致,与每一个人的经历总有那么多类似,让每一个人卸下坚强的盔甲看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难堪和卑琐,看到自己有泪有笑的生活。

导演宁浩夸赞他“有种难得的真实”。黄渤却这样解释在塑造角色时加入自己想法的初衷:“无论这个剧本的基础多好,无论它是多高的一座山,既然选择登,就要在山顶有一个自己的高度。这是做演员的本分。”所以,在《亲爱的》电影里,我们看到这样刺心的场面:中国南方小镇,入夜的派出所,台阶拐角,黄渤踉跄着走了几步,终于把持不住了,扶住铁制栏杆,开始抑制不住地哭泣起来,那是无声的爆发,他哭到浑身颤抖不由自主蹲下身,头深深窝下去……一个男人在经受了多年心理和身体的折磨后,迸发出了这般复杂扭结的悲切。他之所以能演绎出小人物的无言痛楚,小人物灰色黯然、连挣扎都无力的麻木人生,因为他本人就是真正的“小人物”。

也许正是因为懂得“小人物”的不易,所以会慈悲,因而也会更宽容。当黄渤被记者问到小鲜肉时,不似其他大腕的批判讽刺,他认为,小鲜肉经过时间锻炼总会脱颖而出。

黄渤曾两次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并在第46届金马奖上与香港演员张家辉共同获得最佳男主角,今年再以电影《冰之下》中饰演的王海波一角获“最佳男主角”提名(图源:VCG)

因惶恐而选择静默

前面受难太苦太长,成功也会来得太快:《黄金大劫案》1.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1美元)、《痞子英雄》1亿元、《泰囧》12.5亿元。《西游—降魔篇》12.5亿、《101次求婚》2亿、《厨子戏子痞子》2.7亿,荣膺30亿“卅帝”称号,后又成“50亿影帝”。一时间,黄渤风头无二。

面对挫败考验一个人的毅力,而成功,也不完全是用来享受,更多时候是需要来“承受”。成名后的黄渤经常听到满天飞的赞美:你真棒,你真好,我太崇拜你了!但同时,在赞美的背后是疲于奔命的工作,这让他一度沮丧。他说,“从工作里面感受不到快乐,这个事儿就要命了。”虽然依旧跟着生活的齿轮持续转动,虽然依旧名利双收,但在成功的宝座上,困惑和孤独只有黄渤自己清楚,在停下来的那一刻,他发现曾经追着戏“跑”的他,现在被“戏”追着跑,跑着跑着都不知道是对是错,他深感“惶恐”了:“天天听这样的话,是麻醉剂,经常在幸福中小荡漾时,不安全感也会越来越多,我就会跳出来看一下,会么?是真的么?”在另一个专访中他又透露了更大的“惶恐”:“我很害怕……和原来的生活已经断裂开了,但还在演些小人物,其实我身边已经碰触不到生活本身鲜活的东西了。”没有了深刻的体验,哪来的艺术?

正是这份“惶恐”,黄渤选择静默,他有意躲开“票房担当”、“XX亿影帝”的名号,不想被沸腾的影市将自己裹挟到了一个无聊的框框里。在明星和演员之间,他选择做演员。但演员不能因为演戏而没有生活,正如靳东对胡歌说的那句话:“你要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生活你演戏哪来的灵感。”黄渤开始选择不那么“热闹”的电影,最后也作出息影的决定。本次领奖时黄渤也真心地剖白:“美从来都不缺乏,只是缺少发现,沉甸甸的奖杯让我知道,老是去演喜剧片是没有出息的,这两年离沸腾的电影市场稍微远了点,没有出现在媒体里面,静下来去做了些尝试……”

黄渤拍了不卖座的《记忆大师》和《青岛往事》,他还用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他更随性喝酒,随性画画;有音乐作伴,呼朋唤友;他用摄影捕捉自己的审美,更在《极限挑战》里让观众看到他生活中的真实。

在属于这段释放自己的空间中,黄渤一贯逗趣,一贯真诚,一贯温情,但自己比以往更多了一份潇洒和淡然;他有了更多的时间整理自己,思考生活的意义。这段静默期是他演艺生涯中的休止符,但休止符过后是一个新的乐章,休止符看似空空荡荡,黄渤却从中获得了绵长的力量:“一开始,我演‘色彩型’人物多一些,很多事也得益于此。后来,慢慢用同样的方法时间长了以后,觉得没那么过瘾了。有的时候,生活会告诉我,不一定所有的方式都要用加法,减法也是不错的方法。这个道理对表演如是,对生活也一样。一开始我比较喜欢武大刀,武得很漂亮,也比较容易吸引注意力。但后来发现有的时候,以静制动,回味悠长的东西,力量也挺大。”

这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才会有的态度:在静默中自我警醒,在警醒后归来。

他带着《冰之下》华丽归来了,也许这部电影是他演艺生涯真正的转折点。评委看说黄渤能用“极简主义”的表演方式,呈现“人物内心的复杂情感与思想”,可见,黄渤这次仍旧不用喜剧来表达,而是要用“内敛”进一步探索,而这内敛是经过了沉淀。

不论如何,不管是前生的挣扎,还是两年的静默,抑或是如今的归来,黄渤在人生的面前总是能如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所言: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撰写:小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