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入围片被内地封杀 理由匪夷所思

+

A

-
2017-11-25 20:58:15

第54届台湾金马奖结果已经公布,最佳纪录片被马莉的《囚》摘得。但与此同时,另外几部入围影片反响也不错,特别是《塑料王国》。这是一部关注环境问题的话题之作,今年初已有许多媒体关注。但在中国大陆,该片在影评网站豆瓣的页面已被删除,不少人认为已遭官方封杀。

在内地,判断一部影片是否敏感尺度很难把握,内容审查有时也视社会反响而作出。2015年,前央视记者柴静的调查纪录片《苍穹之下》引发公众对雾霾问题的讨论,48小时内影片在网上点击超过2亿。但几天之后,当局下令禁止所有媒体报道相关话题,已有报道也从网上删除。

相比牵涉甚广、争议巨大的雾霾问题,内地已推行“限塑令”多年,塑料废品处理不当也是官方承认的事实。旨在反映这一问题并推动其解决的《塑料王国》被审查,有更难理解之处。

《塑料王国》聚焦低端的塑料废品回收业,反映其中严重的环境和健康隐患(图源:VCG)

面向社会的创作

塑料被称为人类最糟糕的发明,因为它使用面广,不易回收,却难以降解。塑料废品造成的环境问题为全球关注,但在中国尤为突出。不仅因其生产和消费的量大,还因为中国的回收体系极不完备。

导演王久良用了5年时间追踪塑料废品的走向,力图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中呈现完整的产业链,以及边缘从业者的生活境况。

《塑料王国》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在阿姆斯特丹得奖的82分钟电影版,一个是不公开放映的26分钟媒体版,后者更像是对这个产业的一个深度调查报导。版本虽有不同,但影片呈现出的现实同样触目惊心——

男女老少不加任何防护地坐在废品堆里分拣塑料;小孩把拾来的医用针筒装满水送往嘴里;哺乳的母亲坐在高过屋顶的垃圾堆旁喂孩子;外来工人穿梭在烟尘笼罩的小作坊里,生了病也不敢就医,只想为家人多挣点钱……

王久良希望这部影片能够引起社会和政府的注意,减少塑料的使用和不规范的处理方式。但今年1月初,网友发现该片在内地网络上“依法不予显示搜索结果”,此前王久良在“一席”(类似TED)为影片做的演讲也在存活4天后消失。

这一结果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包括导演本人。2010年王久良也曾拍过一部环保议题的影片《垃圾围城》,反映北京周边垃圾处理不善的问题。该片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并得到时任总理温家宝批示,北京市也很快出台了相应的整顿措施。但为什么《塑料王国》会有完全不同的命运?

自相矛盾的审查

2008年中国就已出台“限塑令”,禁止商品零售场所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在此之前,中国平均每天使用的塑料袋超30亿个,其中光买菜一项就要用掉10亿个。但政策推行10年来,效果并不明显。

原因是多方面的:政府监管不力,许多非正规零售场所不在约束范围之内;政策设计存在漏洞,商家靠有偿提供塑料袋大获其利,“限塑令”变成“卖塑令”;以及民众环保意识薄弱,为图方便不在乎有偿获取塑料袋等。

这些问题随着电商的兴起,外卖和快递领域成为塑料品使用“大户”而更加突出。《2016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快递服务企业当年业务量达312亿件,包装垃圾高达400万吨,连续6年年均增长超50%。今年一、二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规模达358亿元和459.5亿元(1人民币折合0.151554 美元),同比增幅分别为96%和81.8%。

面对这一状况,有关部门于11月初表示将出台新的禁令,加强对快递电商行业使用塑料品的限制,同时禁止部分“洋垃圾”进口。从这一系列措施不难看出中国官方对塑料废品问题的重视。

而回到《塑料王国》,其重点揭示塑料废品处理不当衍生的环境和健康问题,旨在引起社会各界的反思,让每个身处产业链上的人都认识到滥用塑料的危害性。这种目的与官方的政策不仅不冲突,反而是有力的补充和深化。

但为什么这样的影片不能与公众见面?这其中存在明显的逻辑矛盾,难道真如部分网友所说,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北京推行限塑令的决心勿庸怀疑,但这种推行的权力似乎只能握在官方手里,轻易不让民间插手。这就跟一些学者所述当局对待公益组织的态度一样,始终对社会和民间力量抱有一种警惕,不敢轻易放权,生怕失去控制。

但问题是,这样做常常使当局陷入自我矛盾,而且对社会问题的解决无所裨益。如果一部纪录片的公映能够引起社会反响,得到民众的响应,帮助解决政府无力解决的问题,岂不人人乐见、皆大欢喜?为什么要一禁了之?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