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出版界开始自我审查 这事怪北京?

+

A

-
2017-11-14 20:22:03

近日,澳大利亚的艾伦•昂温出版社(Allen & Unwin)决定取消出版一本题为《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洲变成傀儡国》(Silent Invasion: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的学术著作,理由是担忧中国政府会对出版社和作者控以“诽谤”的罪名。此事被一些媒体称为西方出版界首次在其国内实行有关中国内容的自我审查,并视作中国学术审查制度威胁西方出版自由的最新例证。

但仔细考查艾伦•昂温出版社这件事,我们认为西方媒体未免夸大其词,并且明显找错了批判对象。

今年8月,剑桥出版社旗下网站曾被中国要求撤除部分文章(图源:剑桥大学出版社网站)

许多媒体都将此事与另外两个案例并提:2017年8月,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应北京要求,撤下《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网站上被中方视为敏感的300多篇论文,在遭到学术界强烈批评后才重新开放。11月,全球最大的学术图书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向媒体证实,已屏蔽旗下期刊网站1,000多篇学术文章,使其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

但报道者却没有区分,这两个案例与当前的事件有本质的不同。一则,在最新的这起事件中,没有切实的证据说明中国官方曾对艾伦•昂温出版社提出过审查要求,甚至连出版社作为理由的“诽谤”控诉也未真实发生。也即是说,这些用以指责中国的“罪状”不过是存在于一些人的脑海之中,你可以称之为“自我审查”,也可以称之为“迫害妄想”。

二则,正是因为中国并未直接审查而出版社已经作出“自我阄割”,才更值得西方社会担忧。它似乎说明,中国的审查标准已经被西方出版界内化,并自愿遵照执行——在一些人看来,这比受到中国直接干预影响更坏。

面对崛起的中国,西方意识形态领域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尤其令一些人觉得困扰的是,这种所谓的威胁很多时候并非来自于理论的挑战,而是来自于行政的压力。客观的说,这与一些西方媒体惯于拿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说事不无关系。我们理解这是特定语境下的“政治正确”,但面对具体事件时,起码不能脱离基本事实。否则,既是对中国不公,也可能掩盖西方社会自身应该重视的问题。

这样说并不是为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辩护,而只是想要指出:在这件具体的事情上,真正应该被追责的不是作为西方“假想敌”的中国政府,而是在并未遭到审查之前已经作出“投降”姿态的出版机构。批判者只有敢于正视这一点,才能厘清附着在此事上过多先入为主的意识形态批判。

不可否认,中国大陆在言论自由上所持的标准与西方社会有所不同,但迄今为止,中国运用这些标准的范围基本上仍局限于国境之内。西方社会将自身存在的问题归罪于中国,一方面透露出其在日益强大的中国面前明显的不自信和过度的恐惧,另一方面也似乎说明西方自己标榜的自由价值观是如何不堪一击。

对于西方社会来说,只有承认“自我审查”的主要责任并不应由中国来担承这一事实,才能更清醒地看到自身存在的薄弱环节。如果西方的出版社都是如此容易“妥协”,那他们将如何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如果对远在天边的中国政府都如此恐惧,对于身处其中的本国政治势力又如何能够坚守原则?这些才是西方社会真正应该关心并且认真检讨的现实问题。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