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之始?不问苍生问鬼神的狂热盛行背后

+

A

-
2017-10-13 23:47:02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刊近日刊发评论文章《信马列岂能拜鬼神》再次批评一些贪腐官员中的迷信鬼神现象。文章称,迷信思想如同“地雷”“陷阱”“水草”,如果不及时清理,很容易陷于其中,难以自拔。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党员,迟早会被组织所摒弃。

迷信盛行 乱象之始?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无神论是理论的人道主义,共产主义是实践的人道主义,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马克思的这句名言警示:每个共产党员从入党宣誓那天起,就应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者。但在近年来落马的贪官中,因“进行封建迷信活动”而受到党纪处分者,并不鲜见。

这些落马官员为何大搞“迷信活动”?根据中共中纪委网站的披露,有人系担心受贿事发求消灾解难,有人是求神拜佛企求官运享通,有人则是因为仕途受阻后背弃共产党人信仰。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2016年12月3日,在中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的讲话报告中也指出,现在有的党员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大师”,被立案审查当天公文包里还带着香灰,与共产党人的信仰背道而驰。

其实中共一直不断强调这方面的规定。早在200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就指出,“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要教育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宗教的侵蚀。对笃信宗教丧失党员条件、利用职权助长宗教狂热的要严肃处理。”如果允许党员信教,那么就是允许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两种世界观在党内并存,这势必造成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丧失,使得理想动摇、信念滑坡,从而导致党的分裂。

中纪委网站披露有的官员求神拜佛求官运亨通(图源:VCG)

在此前关于批评一些官员迷信活动的文章中对他们的具体行为曾进行过描述。时任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在四川工作时,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公事私事都请风水先生做道场;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极度迷信风水,动用公款修建阴宅,更号召干部带头学风水学;江西安远县委原书记邝光华常年佩戴“求神避邪”符,把风水先生奉为“座上宾”……这些官员身居高位,仍要装神弄鬼、求神拜佛。

而关于一些官员较之于马列,为何更愿意选择相信鬼神这一话题,之前也不断有文章做出分析。2007年5月,大陆《南方都市报》,就刊登过《官员缘何不信马列信鬼神》的文章。

文章中抛出一个比较有趣也比较现实的选择题:如果让现在的官员做一道选择题,以下各项你最敬畏的最难左右的是哪个:1、马列主义道德观及“八荣八耻”等价值观的忠诚;2、人民群众的监督并带来舆论的压力;3、法律的公正无私;4、上级机关和领导的明察秋毫;5、不可知的命运。文章作者表示,许多官员可能都会选第5项。

饱暖思淫欲的腐蚀  

现实中,有的官员经常出入山门,求神拜佛,论及参禅问道“出口成章”,马列可能都记不住几句。有的官员热衷于和“大师”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有的官员,甚至一些高级领导干部,白天讲马列,晚上敬鬼神。最终,这些人成了庙堂上的摆设……

分析人士指出,信马列和信鬼神不能简单地对比,但信不信马列,对许多官员来说,并不对自己的利益产生影响,只有说不说马列才产生影响,所以他们公开言说马列主义,私下里求神拜佛。

贪腐官员信鬼神不信马列(图源:VCG)

执政者失在野草,既想在权力的高峰上再进一步,但又不能全心为民解忧,如此,在信马列还是信“大师”间摇摆不定。在这问题的背后也暴露了扭曲的官场生态,对权力的极度渴望,物欲与信念的冲突。

马列主义并不能保证官运亨通,也不能够立竿见影地在官场上带来现实的利益,也就不会让官员对未知的未来的保佑转向马列;马列主义被用于描述中国官方意识形态的基础,而迷信活动自带的一些蛊惑人心的元素,恰恰给了这部分追求权力的官员心理慰藉以及对未来的期许。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