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性丑闻:男权体制与沉默的众星

+

A

-
2017-10-11 23:03:00

随着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持续发酵,越来越多曾经与其合作过或是受其栽培的明星与朋友都开始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作出表态,既是为了立刻撇清自己与韦恩斯坦这一无耻行为可能存在的关系——美国媒体相继爆出,韦恩斯坦利用自己强势的职权来骚扰侵犯女性演员或是电影相关从业者一事,早就已经是好莱坞公开的“秘密”,而即使许多人对此只是耳闻,也都大约知晓些韦恩斯坦身上的这些“绯闻”。

而韦恩斯坦的一些明星朋友,是否对此知晓,则成了人们更为关注的话题。因为此次事件所牵扯出的明星几乎都大名鼎鼎,从梅丽尔·斯特里普,“大表姐”劳伦斯,“小辣椒”帕特洛,凯特·温丝莱特,到乔治·克鲁尼,马特·达蒙,罗素·克劳和本·阿弗莱克等等,甚至是英国的老戏骨朱迪·丹奇,爱玛·沃特森等同样被牵涉其中。这些明星大都曾与韦恩斯坦合作过,有一些甚至十多年的好友,而韦恩斯坦的这一恶行,却同样持续多年。

随着这一条引线地迅速蔓延,炸药桶里的火药已经十足。而随之所引出的另一些问题则令人不安。对了,还不要忘了,韦恩斯坦是美国民主党一直以来的重要金主,因此上到奥巴马和希拉里,下到民主党的一些议员,都开始成为媒体和民众目光所集中的另一个焦点。

所以,我们在这里获得了几个关键词:好莱坞,大明星和华府政客。这似乎会是一部很劣质的好莱坞电影,甚至可能会是多年来对美国现状充满无比忧虑的《环球日报》的一篇日常批评稿中的故事。所以我们的文章也大约就围绕此次事件,以及波澜所至处所影响到的那些风光十足的众多明星,在他们对此的反应之下,一些令人不安和更大的黑洞则是我们这些抱着很大兴趣的看客或是民众所希望能进一步了解的。娱乐圈的故事,光鲜背后的暗流与龌龊,或许不仅仅在好莱坞,毕竟它同样“全球化”。

好莱坞之“神”坠落:大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身陷性骚扰丑闻(图源:AFP)

这样的事情我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闻,而能够肯定的是,也永远不会是最后一次。存在于权力、金钱和性之间的那些复杂关系,也不是我们第一天在此讨论。韦恩斯坦的故事太老,几乎是对于流传于各个文明之中的原始母题故事的现代翻版:一个有着巨大权势的男人,利用它来为自己获得骚扰和冒犯那些无权无势女性的权利。两性之间的性关系永远都是权力关系,这一点的产生与男权社会制度的建立几乎同步。我们或许会为如今的两性平等所造成的进步欢呼雀跃,但这样美好的场景却时不时好似上世纪末的日本经济一般,包含着巨大的泡沫,所以只要你轻轻一戳,就会炸开,而由此看到的则是一幅老旧却又装了新酒的变形之物。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否定这半个世纪以来,女性权利的逐步增加,我们在此质疑的是,这样的一种进步在何时会受阻,并且在现实与我们所想象的理论之间有多大的距离?有许多权利在理论上已经得到深入的探讨和接受,但在现实生活中,变化却十分缓慢,再加上改变远非一日之功,所以处在这样的交界处,旧日的不死恶行依旧在当下横行。韦恩斯坦之性丑闻不就是名目繁复的其中之一吗?

在研究中国近现代女权运动的著作中(如王政,戴锦华等大作),学者们都发现女权运动最终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完全的。意思是,近代中国的女权运动最终所实现的是在男权体制之中的部分改善,而非如她们理想中所希望的彻底改造男权体制,而从根本上解决女性平权问题。中国的女权运动最终——或说是,从一开始就伴随着民族和国家的解放问题——被民族国家叙事所吸收(之后又成为无产阶级的一部分),而失去其自主与独立性,成为民族国家和阶级的附属。这一段经历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并非近代中国独有,而在许多国家和体制中都以相似的模样出现。而简略地回溯这段历史的目的,是希望指出,即使发达如美国,它的政治以及社会体制,在经历三波女权运动的攻击之后,却依旧大部分地被保留和延续着,很多只是变了模样。而这样的一种暧昧状态,在好莱坞这样一个制造梦与谎言的地方,则显露的完美无疑。

近些年,无论是好莱坞中多位女性发声争取同工同酬还是她们对于女权运动的支持,都从另一个方面展现出好莱坞体制中的诸多问题。好莱坞的建构历史本身就好似一个帝国的诞生,它的父系男权体制随着最初的几大电影制作公司的垄断而被确定。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诞生于上世纪初十几年的好莱坞各大制片公司,本身就遗留着那个时代特定的等级和性别特权。在瑞恩·墨菲的《宿怨:贝蒂和琼》一剧中,他在展现这两位好莱坞明星恩怨的同样,着重地描述了好莱坞的当时状况,即各大电影制片公司的权力是巨大的,他们完全掌握着依赖他们为生的明星的命运沉浮。一些女性为了获得更多的机会去讨好各大电影制片公司的老板,韦恩斯坦的故事在这里我们再次迎面撞见。好莱坞在给那些追梦的明星带来辉煌的同时,也在从他们那里索取作为回报。好莱坞索取?不,是那些处于其中的权力者索取。是华纳,是米高梅老总,是韦恩斯坦。

好莱坞的整个体制为韦恩斯坦的行为提供了温床。就好像我们时常听到的那个残酷笑话一般,天主教廷是恋童癖神父的最好天堂。在这样复杂的体制中——像其他的许多体制一样——权力便是每个人都希望获得的。而对于那些已经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而言,主宰着他人的机会和命运,成为“上帝”。“上帝”需要你给予某些东西作为交换。而这样的“需要”往往是强制性的。所以选择就在于你是否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这个世界看起来不是更像社会达尔文主义所宣扬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非我们或是女权运动所希望塑造或是生活在其中的世界。

这是好莱坞这个“世界桃源”和“造梦工厂”的另一副面孔,就好像它隔绝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还是它正因为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会如此?韦恩斯坦的一幅面孔是金牌制作人,捧红众多明星,理念开明的民主党的支持者和同路人;另一面,他则是男权社会体制中的核心人物之一,好莱坞等级制中的“上帝”和利用权力侵犯他人的道德败坏者。

这一点,或许可以为我们思考在他之后与之中的整个好莱坞体制,美国当下的社会政治体制以及对于性别平权运动到如今,依旧遗留和未能涉及与解决的诸多问题提供另一个角度。在好莱坞——甚至是美国本身的——大梦之中,谁有权力获得美梦,谁则只能落得噩梦?

另外,如果我们稍加注意,因为韦恩斯坦此次丑闻是以权谋私,向那些有求于他的女性谋取她们性的回报,所以两性权力以及被牵涉之中的那些女明星便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被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民众很容易划分的对立是,你(那些曾与或是受益于韦恩斯坦的女明星)是站在你自己性别的受害者一边;还是站在手握权力的男人身旁?在这样的道德和舆论压力下,诸多女明星纷纷表态,一些说出自己曾经同样受到韦恩斯坦如此的无理要求;另一些女明星则是“我不知道,但我谴责”的态度,对于这一点,我们稍后讨论;还有一些相关的女明星保持沉默,如一开始的“小辣椒”帕特洛,但她于之后也发布了谴责声明,并披露自己在拍摄电影《爱玛》时,也曾受到韦恩斯坦的无理要求。

韦恩斯坦成了烫手山芋,无人敢为他辩护,或许因为媒体和那些站出来揭露的女性所说的就是事实。人们或许会因此感慨“树倒猢狲散”,落井下石云云,但在我们看来,除了一些对手或是其他人的借此打击之外,韦恩斯坦得到的就是他应该得到的,并不多,当然随着事态地持续发展,也必然不会少。

综编: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