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的舆论场:为何造势不如造局

+

A

-
2017-10-11 21:31:56

距离中共十九大召开还有一周,中国官方正紧锣密鼓地进行舆论造势。尽管属于例行动作,不过细心的观察者们发现,与往届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面临的情形相比,当前中国的舆论场已经发生了巨变。

2012年,在习近平刚刚登上权力顶峰的时候,中国传媒界还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局面。党媒和市场媒体相互博弈,官方与民间的声音鲜有交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也在暗中较劲。社会热点事件往往爆料于社交媒体新浪微博(Sina Weibo),然后都市媒体跟进,设置议题框架,最后倒逼官媒回应。

但如今,这种情形已有变化。

中共十九大新闻中心正式开始对外接待服务(图源:新华社)

五年间,不仅通讯技术已迭代更新,中国的媒体版图也经历了结构性重组。

当年炙手可热的新浪微博,影响力已经下降。伴随着移动端的飞速发展,腾讯推出的微信(WeChat)迎来爆发式增长,迅速成为公共讨论的新场域,也成为新老媒体的必争之地。而在近年火热的内容生产领域,自媒体和视频直播则成长为主流。

这一系列新的产业的兴起,不但重新塑造了业态,刷新了人们对传媒及传播的固有认识,其带来的诸多衍生管控死角同样引发官方的警觉。

于是可以看到,为了应对这种变化,中国政府对社会和舆论的管控在逐渐加强。从2013年网络流出高校“七不讲”,到2015年抓捕数百名维权律师,再到2017年初工信部严打VPN,以及前段时间中国网信办发布通知要求网络群主对内容负责,中国的言论空间正不断被压缩。

但也有分析者认为,中共当局的目的并不是把互联网“管死”,而是将其“用活”。由谁来用?当然是官媒。

面对四分五裂、碎片化的舆论场,官媒首先需要做的是“收复失地”。

以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被删改事件为标志,中国官媒开始系统接手市场化媒体。开展批评性报道和评论的媒体人纷纷出走,中国媒体业经历重新洗牌。

这一轮变革也波及到一些关注时政的学术思想性媒体。如带有政治自由派色彩的刊物《炎黄春秋》被强制整顿,汇聚各派观点的共识网被勒令停办。

到了2017年,“党媒姓党”口号的提出,标志这一轮话语权争夺已告完结。

为了跟上技术转型的步伐,官媒也在大胆拥抱新媒体,通过业务重组和话语变革,试图在传播效能上重获生机。

这一做法被证明是有效的。在当今中国的舆论场上,《人民日报》、新华社、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已经同当年的公共知识分子平分秋色,成为无可争议的“大V”。而围绕在它们身边的,则是无数被称为“小粉红”的“爱国青年”。

虽然仍有人对公共事务发声,但他们要么影响力大不如前,要么频遭“打脸”,只能退居自媒体,与曾经借助微博、几无反对声音的广场式发言不可同日而语。设置公共议题的主导权越来越多地落在官媒手中。

在此背景下,十九大的舆论造势自然呈现和以往不同的面貌。

从今年7月份开始,中央及地方电视台相继推出《将改革进行到底》《我们这五年》《一带一路》等系列政论片,系统梳理习近平上任五年来取得的成果,在社会引起热烈反响。这一做法延用了20世纪80年代政论片的形式,但通过资源整合与模式升级,让它适应了新时代的宣传需求。

常规的预热也照样进行,全国媒体纷纷推出“迎接党的十九大特别报道”,梳理政绩,反映各地发展成就。但和以往的不同之处是不仅占据更多的媒体版面和渠道,也在受众当中获得了更多的正向传播。

在新媒体平台上,由于少了不同声音的“干扰”,官媒也收获了更多人的“点赞”。加之其有意迎合年轻受众的喜好,影响力越来越大。

比如日前《人民日报》在微博上发起“我爱你中国——唱出我们的爱”活动,号召网友在微博上传自己演唱《我爱你中国》的演唱视频,以赢取奖品,或与TFBOYS、张靓颖等明星同框出演的机会。该活动获得超高人气,不少网民都上传了自己的演唱视频,甚至有演唱团体在地铁上演唱录制。

这样一呼百应的效果在五年前是不可想象的。经过对媒体的全面整顿和重组,中国官媒的影响力被强势突显,在十九大的舆论造势中几乎做到了全方位覆盖。自从改革开放以来,这种全社会媒体同声连气的局面似乎还从未出现过。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