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到底革了谁的命?共享经济逆袭的背后

+

A

-
2017-08-21 05:35:06
今日话题

共享经济作为一种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正在不知不觉的影响并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而共享单车作为互联网+形态下诞生的新行业,更是带来了颠覆性的“革命”。从2016年被定义为中国“共享单车”元年,到2017年共享单车发展的如火如荼,初在大陆校园推出时它被赋予了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而后资本的裹挟又催生了其野蛮生长。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以雷霆之势席卷了北上广深等中国大陆一二线大城市,统计显示,当下至少有40家共享单车品牌参演着“互联网+”时代的这场逆袭大片。尽管一线与部分二线城市已经杀成了红海,仍有不少城市正翘首以待共享单车的进驻。来自比达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大陆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将达到约5,000万。

中国曾被称为“自行车王国”,自行车作为主要代步工具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广为流行。随着经济发展,逐渐奔向汽车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驾车代步,谁也未曾想到单车还有可能逆袭而来。2016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国家科技创新大会上提出要解决“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下半年,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等竞相宣布融资成功,随后众多共享单车企业跟风入局。据钛媒体全球创收数据库显示,至2017年中期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共计融资过百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9美元)。经济实惠、绿色环保,兼有健身口号加持的共享单车成为了越来越多都市人短途出行的不二选择。

当下的中国社会,共享经济大行其道(图源:VCG)

单车逆袭

伴随着中国城镇化的提速,解决交通拥堵,打造便利出行迫在眉睫。借鉴海外城市通勤经验,2007年中国大陆引入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由政府主导城市统一管理。政府铺设的公共自行车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虽然投资不少,但是其中不少城市运营糟糕,有的甚至成为摆设。使用限制太多,操作不简限制了公营自行车的发展。2010年起,开始有民营企业介入承接市政单车,政府也倡导引领运用市场力量来解决公共事业矛盾,消费者、投资者及管理者摸索着共赢的方式。

2017年7月1日,“小黄人版”ofo大眼萌车亮相北京街头(图源:VCG)

但直到共享单车出现,才给该领域带来了颠覆性的革命。2014年北大毕业生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同年,另一共享单车巨头摩拜也应城市通勤需要诞生。作为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而面世的共享单车,在校园、地铁公交站点、居民区、写字楼、商业区、公共服务区等提供自行车共享服务,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新形态。共享单车取消了停车桩,随骑随走,同时无需专门办卡,直接用APP扫码即可取车,通过GPS定位、扫码解锁、随骑随停,互联网支付4个步骤完成整个骑行过程。较之公交、地铁、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不仅低碳绿色方便,而且收费低,单价在0.5元至1元人民币之间。

2016年大陆移动网民数达6.8亿人,智能手机保有量突破10亿,为共享单车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这一年大陆共享单车用户数激增700%,2016年被定义为中国“共享单车”元年。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以来,共享单车已在大陆30多个城市投放,总投放数量超200万辆。而根据公开数据统计,2017年共享单车预计投放总量将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从产能来看,这个数字甚至会达到3,000万。相比之下,以往在中国每年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中,内需也仅约2,500万辆。

共享单车的出现也间接盘活了本已没落的自行车产业链。摩拜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自产车模式,并发布摩拜轻骑(Mobike Lite),融合部分传统自行车技术,并启动了GPS、智能锁、太阳能板充电等新技术。ofo则通过与飞鸽、凤凰等自行车名企达成战略合作,逐步向上游自行车制造业渗透。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