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华人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真正原因

+

A

-
2017-07-30 23:27:44

这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大陆居民移居海外,华人为何难以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讨论开始变得热烈起来。当然,我们听到的最多的答案在于“文化差异”。然而,这只是一个非常表层的原因。我们以华人在美国的遭遇为例,来分析一下这背后的真实原因。

 意大利华人庆祝春节(图源:VCG)

所谓“文化差异”无非说的是华人在文化方面的“价值偏好”跟当地人不一样。华人的英语不好、爱吃中餐、重视家庭、喜欢热闹、没有宗教信仰等等,这些都跟当地主流社会(即WASP白人-安格鲁撒克逊-清教徒)形成非常明显的差异。

可是,非主流族群并非华裔这一支。在猛增的新移民人口当中,西班牙裔(拉丁裔)的数量远远高于华裔,但他们并没有因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问题而感到焦虑。跟华裔比起来,西裔的英语更不好,平均受教育水平更低,收入、社会地位也都更差,头上也没有华裔戴着的那顶“模范族裔”的帽子。那么,西裔为何更易融入主流社会呢?

有华人朋友会说,这是因为西裔也是西方人,跟美国人有着更少的“文化差异”。可事实上,西裔在宗教信仰、语言、生活习惯、价值观甚至肤色、种族方面都跟美国主流的WASP有着非常大的差异。甚至在“西方人”的资格上,他们也比不过南非、新西兰,甚至日本。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华裔比其他族群更难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呢?我的答案是:政治性。

政治性有三点:主体性意识,组织性意识和竞争性意识。

 许多海外华人在心理和事实上都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图源:AFP)

主体性意识

所谓“主体性意识”,就是成为主体的意识,简单说就是当家做主的意识。缺乏主体性意识似乎是全球华裔的通病,但在1980年代以来的大陆新一代移民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

这批新移民由于没有参与政治的经验和意识,对于母国来说他始终是个“他者”。当他们移民海外之后,由于心理习惯,仍然把所在国家当作“他者”,而他们自己也就逐渐成为了被边缘化的“他者”。他们甚至错误地担心,融入当地社会将会失去文化上的独特性,也即失去跟母国的联系,从而变成彻底的“孤儿”。可是,为什么犹太人在融入美国社会的同时仍很好地保留了他们的宗教和文化传统?因为,只有在政治上获得实质的权力和因此而来经济权益,一个族裔才能更好地保存其特殊的民族文化传统。换句话说,如果有权又有钱,还有必要改变我们的文化吗!?

可是,这批来自大陆的新移民在观念上受到意识形态的“教育”,对“文化”有着非常不同于通行的、也即国际社会的理解。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前,意识形态的教育强调的是人类发展的共同规律,以及对共产主义普世理想和一元论进化史观的信仰。用这种信仰来定义“文化”,就不是把它看作是横向的、并列的、各种民族的价值偏好,而是把它看作是纵向的、演进的、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观念。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人很少谈什么中国文化、西方文化,那时只知资本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封建文化……可见,这是把文化作为某种制度、某种跟经济基础相对的上层建筑来谈的。

这种把文化和制度搅成一团粥的错误认知,让海外华人误把“文化差异”当作他们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真凶”。其实,由于多元文化主义在近20年来的持续升温,各个少数族裔都开始强调自身文化和身份的正当性,这对以WASP为美国主流文化的观念构成极大的挑战。因此,华裔再把“文化差异”当作自己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理由已经说不过去了。现在需要华裔群体真正思考的问题并不是如何融入主流文化(多元文化主义已经让这个问题成了一个伪问题),而是如何参政议政,也即如何当家做主、以主人翁的身份获得更多的承认、话语权和经济利益?

组织性意识

除了“主体性意识”淡薄之外,海外华人的另一个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原因是:组织性意识弱。

我这么说可能引起误会。因为很多华人都生活在中国城、唐人街或者华人社区,说他们缺乏组织,他们肯定会碎我一脸吐沫。但事实上,生活在一起并不等同于组织性意识强以及组织化程度高。

我们知道,华人最早移民海外发生在明代郑和下西洋时期,那时就有小批华人开始了“下南洋”的历程。从19世纪中期以后,移民海外的华人逐渐增多。其中以“卖猪仔”和“修建美国太平洋铁路的华工”构成最为惨烈的华人移民血泪史。华人之所以遭到形形色色的迫害,包括各种排华法案甚至排华屠杀,一方面来自帝国主义的暴虐和当地人的忌恨,另一方面也跟华人和华工缺乏高效组织有关。虽说早先的移民在异国他乡建立了同乡会、宗亲会、兄弟会、地方神庙等华人组织,但这些组织的主要功能仍在互助,却缺乏相应的政治参与意识。不光组织内部时有内讧出现,一遇到“外敌”也常有作鸟兽散的情况。

而这种组织性意识弱、组织化程度低的根本原因,还在于这种组织的“去政治化”,也即政治冷漠。明清两代正是中国皇权专制的高峰,从朱元璋开始,皇权就启动了对地主豪强的持续性打击。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瓦解以家族血缘为基础的民间组织能力,以此杜绝任何形式的反抗势力,逐渐造成中国民间一盘散沙的局面。虽然,在民间尤其是南方,除了宗族外一直都有像白莲教、天地会、哥老会、青帮等组织,而且他们都有很强的“政治诉求”,但他们的性质都不是西方民主社会意义上的政党或非政府组织,而是宗教(邪教)或帮会性质的“黑社会组织”。而且他们参与政治的方式也不可能是竞选和议会政治,而只能是谋反或革命!

在海外华人群体当中,大陆新移民表现出更少的组织性。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在母国时生活在更甚于明清两代的原子的社会之中,除了对国家、单位有所依赖和认同外,没有很强的组织意识。因此,当他们初到异国后,有很强的焦虑感,并不知道该如何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包括华人社会),甚至交朋友也只交从大陆过去的同胞。其实,组织的作用不仅在于生活上的互助,更在于面向外部的政治参与以及面向内部的共同管理和服务。只有重新恢复属于人天然的组织意识,海外华人才能找到真正的归属感并维护好自身的利益。

 华人因章莹颖事件走上街头这类事实属罕见(图源:VCG)

竞争性意识

海外华人第三个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原因在于竞争性意识弱。

竞争性意识弱的同义词就是不好斗。虽然中国人都好内斗,但来到西方国家后,华人并不适应政治舞台上的斗争。这个原因可能稍微有点文化上的起源,因为跟西方文化比起来,中国文化推崇和谐,不推崇竞争、展示实力、示威、争论等等。造成的结果就是,华人容易忍气吞声。排华法案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人放弃斗争、忍气吞声造成的。

正如美国交通运输部部长、华裔赵小兰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美国社会非常有对抗性,人们总是在争论,互相矛盾。所以,移民也需要一些文化上的调整,才能适应和参加这个政治竞技场。”

总之,海外华人如何在文化上融入主流社会,这并不是一个真正问题。因为,第一代移民由于年龄和经验的原因,需要放弃的东西太多。

王鹏:网名狗剩爹,1984年生,哲学博士,目前为自由撰稿人,著有哲理随笔集《人生不必太用力》等。

撰写:小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