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能改变不公平 但这四种情况能

+

A

-
2017-06-19 05:19:47

一直以来,经济政策制定者都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尽管在不同时期解决这一问题的紧迫程度有所不同。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不平等现象再次加剧,甚至在最近达到历史高峰,人们也开始越来越严肃认真地寻求缓解不平等的方法。


教育能否改变不平等?(图源:VCG)

综合媒体报道,这个问题貌似已经被解救了。斯坦福大学教授沃尔特·沙伊尔德(Walter Scheidel)定义了四种无可争议的缓解不平等的方法:战争、革命、国家崩溃和致命的传染病。相比于提高教育水平这样的和平手段,或是金融危机这样的非暴力震荡,这四种方法被认为对于扭转不平等现象更加有效。

沙伊尔德指出,今日人类所面临的不平等程度并不是史无前例的。最富裕的美国人所拥有的收入占总体收入的比例直到最近才达到1929年的程度。在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占人口比例10%的富人拥有90%的私有财产,而现在也不过比一半稍微多一点。

这表明,如今的不平等现象还有可能变得更加极端。全球化、人口老龄化以及移民让公共服务偏离了再分配政策,从而加剧不平等现象。而且,新技术以及大范围的自动化将会进一步扩大高技能和低技能劳动力之间的鸿沟。

沙伊尔德认为,要想在美国、英国以及其它地方缓解如此严重的不平等现象,需要根本的政策变革。过去的经验表明,这些旨在推动平等的政策唯一发挥效力的时机就是在灾难发生之后。

如果说这四种情况在历史上是仅有的能够缓解不平等的有效方法,而它们现在又都没过去那么理想、有效,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今天,在美国像特朗普那样的人以及在欧洲的那些民粹主义者,都会不同程度地表示:“看看40年前的一切,让我们确信我们要回到那个时代。”他们隐含的意思是要回到战后时期,那时经济得以增长,中产阶级在壮大,不平等现象并不严重,一切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是的,那确实是非常理想的状态。不过看看当时的政策、税收、关税和工会,这一切都是在非常特殊的背景之下提出的。今天的政策制定者、倡导者和学者们必须更加努力地思考,寻找在今天也可能有效缓解不平等现象的高尚的方法。

现在是否已经有人提出既有效又符合现实的政策了呢?

在美国和英国,不平等现象如此严重,以至于被执行的政策只会带来微小的改善。已故学者托尼·阿特金森(Tony Atkinson)写了一本很著名的书《不平等:我们能做什么?》,他试图为这些政策的成本定价。这表明,进步是可能的,但也只会进步一点点。采取的方法越激进,代价就会越高昂,而考虑到现在的政治局势,也就越不可能采取这些方法。

如果没有政治意愿或是财政资源来解决当今的不平等问题,那么不平等现象会变得有多糟?

不平等不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肯定会有某种限制,只是我们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经济环境中,那里有多种从其他国家获得资源的方法,或者你将自己的资产放在其他国家,那么就有可能造成极度不平等,尤其是在分配链的最顶端,我们之前从未有过这种经历。

这还尚未发生。但如果你跟遗传学家聊聊,会知道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去。众所周知,一些最大胆的或者可能会遭受伦理质疑的试验正在东亚的某些国家展开,并且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几十年全力以赴,父母们有可能创造出人工培育的良种婴儿。如果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结局就是会产生一个在基因上就与其他所有人不同的上层阶级。它不只具有遗传学意义; 很多人都在致力于可以提高自我能力的移植。

当然还是有希望的,但是,想以20世纪初期那种方式实现真正的实质性的平等化是不可能发生的。

综编: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