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社会父亲节为什么敌不过母亲节?

+

A

-
2017-06-19 02:34:36

每年6月的第三个周日是国际上最主流的父亲节日期,在包括英国、美国的70多个国家,人们都会在这一天表达对父亲的谢意。利用礼物传达情意,不管父亲节还是母亲节,都是很普遍的现象。然而,一些调查数据显示,美国子女在母亲节花的钱比父亲节更多;英国人买贺卡送母亲的平均消费也高过了父亲;在中国,父亲们似乎也同样不认为子女有义务在这一天置办礼物。

男权社会中父亲的社会地位

也许有很多人并没有对这一现象进行深入思考,而将其视为司空见惯的现象,不足为奇。然而,我们目前所处的社会,一直被诩为男权的社会,从这个角度来讲,父亲节不管从重视程度还是从商家获益的角度看,敌不过母亲节,应该值得认真思考。

在说到身处男权社会或者说父权制社会时,就会想到男人掌权的政府或者权力组织。值得注意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家庭至少拥有和政府一样强大的力量,而当家做主的都是女人。这也是一种权力组织。正如通常所看到的,几乎每个女人都在女人掌权的家庭结构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只有很小一部分男人在男人掌权的政府和宗教组织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父亲节孩子“反哺”父亲(图源:VCG)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曾这样分析,“父亲就是父亲”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和政治关系的脱钩,让父子关系解脱传统政治的责任和革命政治的象征意义,重归一种单纯的血缘亲属关系。二是说,因这种血缘关系的先后及养育,儿女对父母应有一种尊重和义务。

根据何怀宏教授两层含义的解析,在提及父亲节时,应该是更倾向于让父子关系解脱传统政治的责任和革命政治的象征意义,重归一种单纯的血缘亲属关系。在家庭亲属关系中,母亲的角色认同在某种意义上是高于父亲的。

家庭中性别角色的职务担当

英国卡片之家联合创始人迈尔斯·罗宾逊,在谈及贺卡在母亲节的平均消费额高于父亲节时指出,“父亲和母亲的确没有得到同等的重视和文化认同”。在分析这一现象的成因时,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消费心理学家拉斯·佩纳(Lars Perner)博士说,母亲通常被认为是家庭里最大的贡献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许多人认为应该给母亲购买更好的礼物。反过来,父亲自己也往往并不认为子女有义务为他们购买礼物。

这一分析,与中国家庭父母角色的分工也是基本一致的。从感情上,孩子往往与母亲更亲近,沟通也更多,而对父亲的感情则较为含蓄。如此以来,反映在消费市场上,中国在母亲节的消费力度也大于同样源自西方的父亲节。

除了社会地位与家庭角色分工不同外,父亲节的重视程度逊于母亲节,也与商家的利益直接相关。

商家对利益的追逐

中国大陆《北京青年报》在父亲节当天的报道说,国内商家在父亲节上的活动力度明显不如母亲节和儿童节。即使今年父亲节恰逢各大电商推广的“618年中购物节”,大部分电商网站也并没有选择把父亲节的广告页面放在首页。

英国的情况也差不多相似。BBC 6月15日的一则报道称,即使人们为父亲节的花费逐年增长,但人们在这一天的消费热情仍然远远不及母亲节。

美国零售联合会(NRF)的数据则显示,2017年,美国人在购买母亲节礼物上的消费总额达到236亿美元,人均花费约为186美元。而参考往年父亲节的消费情况,NRF预计今年父亲节的消费总额将约为155亿美元,人均135美元。从这一数据来看,人们在父亲节的消费仅为母亲节的四分之三。

虽然父亲节的消费比重与父权社会并不匹配,但也是存在合理性的,导致这一现象的答案在美国性别研究的知名人物沃伦·法雷尔(Warren Farrell)的著作《男权的神话》可以找到。男性支配并不存在,存在的是男性和女性共同支配,支配领域的分工反映了角色的分工。男性或者女性都主宰着自己的责任领域和自己承担生命风险的领域,男性和女性都既是主宰者也是从属者。

如果说现在我们所处的社会还是“男权社会”的话,父亲节干不过母亲节,也许就是在各自领域发挥主宰作用的表现,也是对社会多样性的揭示。不论从哪种意义上来看,实际上,人类都未曾经历过单一的父权制或者母权制,每个社会都是父权制和母权制的综合体。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