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红看颜值 外国网红看气质?

+

A

-
2017-06-13 02:44:40

《时代》周刊(TIME)评出了2017年上半年最佳的25款手机App,涵盖了工具类、社交类、游戏类等多个领域。中国大陆的“美图秀秀”App榜上有名,而《时代》给出的上榜理由是:美图秀秀在亚洲已经风行多年,直到近期开始被美国用户喜欢。也许你没听说过,但你一定在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上看到过用它修饰过的特效图。


范冰冰式美颜成为了众多年轻女子模仿的标准(图源:VCG)

这款App于2016年12月在香港上市,当时,《福布斯》(Forbes)还冷嘲热讽道:“中国女性的自拍审美好奇特!”然而,1个月后,“中国女性奇特的审美”席卷了美国的社交平台。引来这次热议的,是美图秀秀的“手绘自拍”功能,一个能一秒把照片变成漫画手绘风的特效。这款特效几乎被美国人玩疯了,“每个高中都有年轻人在用这款App!”《福布斯》这次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秀秀”到底有多美

据汇丰银行(HSBC)的一份行业报告称,在中国,整容业的主要客户在35岁以下,而在美国,80%的整容者超过35岁。该报告认为,智能手机应用的流行是一个促因,它让人们看到更多关于美容产品的宣传,鼓励人们审视自己的照片。

口口声声说“主要看气质”,但实际上,这仍然是个看脸的时代。如果只需要扫一扫手指就能变美,何乐而不为呢?

在美国,Instagram和Snapchat等App也允许人们使用美化滤镜来掩盖脸部瑕疵,不过美图秀秀的功能更多。它可以拉长、收窄脸颊,削尖下巴,改变眼睛的轮廓。值得一提的是,郭美美就是利用这款App让自己变“美美”的。

嫩白的皮肤,小巧的五官,纤细的四肢……这是一种标准化的美,被网民调侃为“网红脸”。网红们之所以乐于迎合标准,其目的是为了牟利。美不止让人心生愉悦,同时也是一种竞争力。《购买美丽》的作者文华认为,“在很多地方,美貌被视为在工作和社会中获得成功的一个步骤。”

可见,美图秀秀对外貌的理解方式反映出现代中国的一种常见思维模式:和金钱、教育和好工作一样,美丽是可以争取的,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争取。

颜值即正义 很现实但也很肤浅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不是坏事。但如果这种“美”被物化,用来变现或交换资源的话,那么其意义就变得功利而又世俗。

在刚刚结束的高考里,人们热烈讨论着考大学之不易,而相比起入学,大学毕业后找好工作的竞争则有可能更为激烈。在过去,中国制造业的工作稳定性很强,甚至被称为“铁饭碗”。但是,服务业的增长促生了更多注重外貌的工作,导致有些女性把目标设定为“吃青春饭”。

一个人千方百计把自己变美,潜意识是希望攀附到审美价值链的高层,进而分沾高颜值所带来的高价值属性,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重颜值,在生活上保持功利,恰好是达成所谓成功的途径。

很多年轻人笃信“颜值即正义”,尽管颜值如此神通广大,但不可否认,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肤浅的代名词。

前阵子《人民的名义》热播,引发了中国社会对于实力派老戏骨与高颜值小鲜肉在演技上的热议,认为小鲜肉多为花瓶,徒有一张好皮囊,毫无演技可言,就是对“颜值浅薄论”的佐证。

表面看来,颜值的确是一种便捷的审美评判尺度。不过,对一个人进行评价时,如果只看颜值而自动屏蔽了其头脑、心理和人格层次,则会对人的洞察产生极大误差。对颜值趋之若鹜,导致人们对文学、艺术、思想、哲学的追求弱化——这也是中国社会为颜值流行所付出的代价。

美图秀秀入选最佳手机App排行榜,看上去是“中国式美丽”的一次胜利,它的制作者们称:“我们的使命就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但问题是,世界需要这种美吗?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