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加枕头 80年代中国影视怪相

+

A

-
2017-05-17 22:02:33

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电影曾一度追求商业片的类型化,既有“拳头加枕头”的粗陋,却又有“文化精英”的思绪。


当年,《大众电影》杂志的封面总能掀起舆论热潮(图源:新浪微博“@严锋”

综合媒体报道,80年代中国的国产电影中的“裸露尺度”在越轨和被纠正中往前走。1980年,张瑜在《庐山恋》中的泳装造型是当时国内不可思议的大尺度。该片上映时,泳装场景却并未被剪掉。但是在1986年,朱琳在《大众电影》的封面上因为穿了一件露肩低胸礼服,被指有伤风化。于是,下一期《大众电影》,巩俐扣紧了旗袍领子上封面。

那时候也没有裸替,中戏三年级学生伍宇娟亲自上阵出演《疯狂的代价》中的浴室洗澡场景。因为出现在片头,关键部位被字幕全部遮挡。但影片上映后,还是有热心观众写信骂伍宇娟道德败坏。后来,伍宇娟回忆当初如此大胆,主要是还没有男朋友,小她两岁的贾宏声是之后才交往的,而且家长又不在身边,片酬对于中戏三年级学生来说也算丰厚。

影片《原野》表现刘晓庆与杨在葆的幽会戏,观众只看到刘晓庆解开了一颗纽扣,绝对没有《芙蓉镇》里刘晓庆与姜文的对手戏激烈。《芙蓉镇》那可是第一次在国产电影中出现生动的“袭胸戏”,让观众充分体会到了“摸”跟“碰”在视觉上的差别。联系戏外姜刘两人的绯闻,再次证明了演员只有真情投入才能演出好戏。

打情色擦边球的电影在随后的90年代再未出现。接着DVD、网络时代迅速到来,观众所费不多便可欣赏别国发达的情色文化。见多识广之后再回看,80年代中国国产电影中的那些裸露便显得既邪典又有几分清纯。

大陆拍摄的第一部动作片是《神秘的大佛》,这部“打得很难看”的动作片,实在是一部“恐怖片”。影片中老和尚为了保护佛财,挖了自己的双眼,并将扎在刺刀上的眼球展示给观众看,作为一部中小学生包场观看的电影,这一场景给许多70后留下了惊恐的记忆。

80年代的一些电影中流行过一阵自刺双目,1985版《夜半歌声》中,小姐为了跟毁容的恋人团聚,用两根银针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影片以多组镜头展示扎眼前戏:乌黑如戴了美瞳的双眸,玉指捏起老中医针灸用的银针,左右两个侧面镜头,接着竖直银针,准备冲刺,分别给左右前三个镜头交代,短暂停留……此时,观众紧张、兴奋、难过、恐惧,又急切想看到扎眼的残忍后果。

盗墓片更是可以堂而皇之地让尸体搬出来吓人。《夜盗珍妃墓》中那个脸色如白无常,手指如鸡爪的珍妃一度引发了观众的议论:野史上不是说珍妃是被扔井里淹死的吗?水浸的话,应该是又白又胖才是。这是考据癖的疑虑,完全不妨碍古墓里的珍妃把观众吓得魂飞魄散。《黑楼孤魂》中还有人死、咽气的脸部特写,并用两束简陋的激光表示灵魂出窍。如今看起来喜感十足。

80年代的导演也乐于展示“文化精英”的一面。《银蛇谋杀案》中,贾宏声杀人时听的是披头士的“Let it be”,杀人犯因此像个反文化英雄。《庭院深深》翻拍自琼瑶的“三厅”电影,却有琼瑶源头勃朗特姐妹的哥特小说氛围,饰演反派配角简非凡的焦晃是当年话剧舞台上的“莎剧王子”。

同样有哥特小说氛围的《夜半歌声》中,毁容戏子的台词简直是在念诗:“我孤独啊……我早上起来看不到昨夜的人生;晚上睡觉只能听到自己毛发的生长……”放在今天或许会被观众恶搞,因为诗人的时代已经过去。

80年代也是许多文艺范导演最好的时光。李少红拍了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电影《血色清晨》,改编自马尔克斯的小说《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现在她只拍些鬼魅风格的电视剧。

张建亚作为最早探索商业类型片的导演,拍摄了奠定其喜剧路数的《少爷的磨难》以及后来的《王先生之欲火焚身》,如今却一直在烂片奇葩和主旋律电影间徘徊。1989年,米家山导演了他最好的一部电影《顽主》,从此成了一记绝响。

综编: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