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媒罕见评性教育:林奕含的警示

+

A

-
2017-05-17 02:12:27

在台湾美女作家林奕含因性侵自杀之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在5月16日发表文章《教育不能忽视对身体的认知》,文章称:"性是人成长过程中很自然的事,性教育不是洪水猛兽,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应该坦然面对,悦纳科学性教育的大方和直白,才是让孩子懂得对自己和他人负责的最有效方式。"

性教育中父母的角色

文章以一所瑞典中学的生物课老师为例,指出:瑞典、丹麦、芬兰等北欧国家普遍认为,性教育主要应由学校来完成,因为教师在这方面更加专业。考虑到家长们和青春期的孩子沟通有一定难度,社会对教师提高教学质量的各种努力给予很高期望

事实上,持这种观点的不仅仅是北欧国家,早在中国古代就讲究:"父所以不自教子何?为渫渎也。又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妻变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大意就是性教育应该在学校进行,而非在家中父子之间进行。

尽管出发点并不相同,但殊途同归,无论中国传统文化还是现代北欧各国都认为:性教育的主力军应该是学校而非父母。



中国大陆小学性教育读本引发热议(图源:@_滴滴打笛

谈到家庭中进行的性教育,长久以来,在华人圈中确实一直存在这样的尴尬状况:但凡受过教育的父母,都明白性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作为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最可信赖的人,父母在性教育中也应该担负起责任。

但现实却恰恰相反: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华人父母都无法克服天生的"羞耻感",做到开诚布公地和孩子谈论性。当父母和孩子谈论性,气氛常常会变得诡异,特别是在思想相对保守的中国家庭。

这正如《斯波克育儿经》中所说:"很多人都避讳父母的性问题,尽管他们本身的存在就是父母之间性关系最好的证明"。

而在短时间内让华人父母都变得"开明"也不太现实。因此,学校教育以及社会教育在性教育中就自然而然地承担着比父母更重的责任,成为性教育的主力军。

家庭性教育不必大张旗鼓

尽管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早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开始和孩子谈性。但对于性教育有着某种"心理障碍"的中国父母,一味强求他们去和孩子谈"性",也许会适得其反。

甚至还有人认为:性属于人类的一种本能,与吃喝拉撒没什么两样,但同时确实涉及到隐私。既然如此,正如人类同样避讳在口语中处处提到"拉"和"撒"一样,性教育并非意味着一定要大张旗鼓,完全可以静悄悄地进行。

比如可以通过订阅杂志等方式,利用第三方的媒介,来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普及工作,以避免双方不必要的尴尬。在崇尚知识的中国家庭中,相信有些华人一定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家里会订阅各种杂志。当上初中进入青春期后,母亲会额外多订一本类似百科的杂志,里面有很多成人话题,诸如医生答疑之类的专栏,涉及到了各种少男少女之前从未接触过的成年人性知识问题。由此,孩子的性启蒙开始步入科学的正轨,但至今家中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从未开口提到"性"这个字。

这样的做法在今天看来未免过于腐朽和保守,但也许对于有着严重心理障碍的父母却更加实用。

科学性教育亟需权威官方教材

因此,在父母和孩子之间,亟需各种正确的,科学的,权威官方版性教育教材来充当"第三者",以避免尴尬。

事实上,早在汉朝中国就已经有了官方性教育教材,公元79年( 东汉 建初四年),汉朝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经学研讨会,由皇帝亲自主持,之后班固将会议内容进行了整理编辑,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由官方颁布的性教育 文件《 白虎通德论》,简称《 白虎通 》,对后世有着深远的意义。在当时,贵族子弟在学校除了学习礼仪 、 音乐 、 舞蹈 、诵诗、写作、 射箭 、 骑马 、驾车等课程,还会接受性教育。

20世纪初,中国的性教育先驱张竞生著《 性史 》一书,主张"性是自然的、合理的,人们不应回避它,而应该享受快乐,采取主动"。 1921年,33岁的张竞生被蔡元培邀请到北京大学授课,给北大学生传授性知识,之后讲稿公开出版发行,也引起了巨大的时代反响。

在今天这样一个各种资讯发达的时代,多元化的性观念和产物同期而至, 避孕套 、 性用品 、三级片 、 成人影片等等层出不穷,与其让孩子们在无意间接受不入流的色情信息,不如通过官方渠道各种科学的权威教材,来正确地学习和了解性知识。

尽管中国的性教育自2010年之后有所发展,比如义务教育生物课本已大量补充性教育内容,许多一线城市的学校也设立了"生理卫生课",但目前看来,中国性教育仍面临巨大的社会舆论挑战,其具体表现就是近期出版的性教育教材被迫停止发行。 

因此,为避免台湾美女作家林奕含事件的发生,中国目前依然亟需官方权威性教育教材。

撰写:冷眼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