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剧透视傻子与贪官的生存主义

+

A

-
2017-04-07 04:34:59

面对意外之财,你会有什么感触?烫手的山芋还是像金黄的麦浪令内心感到满足?又会如何处理?是选择退回原主还是守着他们?

在大陆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贪官的态度是:收不住手,小贪变大贪,并且用了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看着眼前的钞票就像小时候看着金黄的麦浪,心里踏实;而在电影《一个勺子》中,男主角拉条子面对“意外之财”则是想方设法还回去,觉得这钱是烫手的山芋,造成心理上的过度焦虑……

贪官与拉条子的思维,是两个没有办法交汇的平行世界,正如剧中拉条子永远没有办法理解他捡到的傻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认领,而他没有办法区分究竟哪拨人才是“勺子”真正的家属而引发的疑惑一样;某些贪官在面对诱惑时无力抵抗深陷在其中,都纠结在自己构建的思维体系中。


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图源:VCG)

也许有人认为这两类人没有任何可比性。一类太聪明,另一类则傻得天真可爱,但正是因为太聪明,所以机关算尽才误了卿卿性命。

拉条子,在《一个勺子》 中就是“傻”得那么纯真。“勺子”就是傻子的意思,是新疆的方言。《一个勺子》为大陆男演员陈建斌自编自导自演的导演处女作,改编自河北作家胡学文的短篇小说《奔跑的月光》。剧中主要介绍了男主角拉条子被一个傻子纠缠、无法摆脱,随后将傻子暂时养在其中,而后被指责为有意拐卖傻子,并最终被别人当成傻子的故事。

影片中勺子出场时,拉条子出于可怜的心态给勺子一口饭吃,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善心的举动,为他招来此后无尽的麻烦。“勺子”在这部电影中,除了其行为心智之外,如果说还有什么标志性显示的话,无疑是头顶的帽子。

傻子一路追随到拉条子家,无法摆脱傻子的拉条子一次次试图将其遗弃,然而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找到村头小商铺的老板,请他帮忙在网络刊登一则寻人启事,希望傻子能被家人寻回,解决自己的麻烦。正是这则寻人启事,给拉条子带来无穷的后患。

第一拨自称是傻子家人的人,在暗夜中将傻子带走,并留下一笔钱,当夜拉条子与其妻心头涌上淡淡的失落;没几日,第二拨寻找傻子的人找上家门,得知傻子被领走后,指责拉条子是拐卖人口,拉条子百口难辩,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做好事反倒变成了欺骗。

傻子被领走后,人物角色随着剧情的发展也开始发生反转,拉条子在形象上逐渐成为“勺子”。在不断被骚扰后,拉条子走上了影片开头“勺子”的路:他一直追着大头哥,希望能够在其帮助下找到傻子的踪迹,并一直追问一个傻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争相认领,到底哪一拨才是傻子真正的家人。意料之中,大头哥也不会给出他满意的解释,自此,他沉醉在自己的问题世界中百思不得其解,并深受其困。

在这个视角来看,拉条子已经完成了从好人到“勺子”角色的置换。但依此就可以判定他是勺子吗?


陈建斌剧中饰演拉条子(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电影一个勺子)

“谁都不是勺子,任何一个认为别人都是勺子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勺子”,剧中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是勺子,而从自己身上却都可以寻找到别人的影子,大头哥的媳妇三次出场,每次都是同样的姿态与场景,也是在用重复别人话的方式来传达意思。

从剧中“重复”叙事的手法解读电影的语言来看,事实上,影片将每个人都纳入了“勺子”的话语体系进行审视,并实现了不同场景之间的观照,借此表达了现实世界中“执迷不悟”的无奈。

影片最后,拉条子将象征“勺子”身份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迎面走来秧歌队伍,随后又是一群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对他们活动的描述都是透过帽子的透明挡风实现的。换句话说,影片也将观众纳入到傻子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

傻子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不同的观众,因为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知识体系,会给出不同的解读。透过这顶帽子,能读懂傻子吗?能读懂他们对钱财的态度吗? 他们不懂得实用主义的生存之道,更没办法用两种话语体系去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然而,用暧昧的辞藻将猥琐不堪的行为进行语义包装的转化,过度遵循生存主义的法则,则会滑向太聪明这一极端,自尝苦果,正如那些落马的贪官。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