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處境最尷尬10大省會城市[圖集]

+

A

-
2017-06-18 23:07:46


中國最尷尬的省會或許非濟南莫屬。山東是中國的經濟大省,目前中國排名第三位,僅次于廣東和江苏。但是,作為省會城市濟南,無論是影響力和經濟總量等方面,那確實沒有哪個省會城市比濟南還要尷尬。在山東,無論是影響力還是經濟方面和風景名勝等方面,青島似乎都要強于濟南,而且青島在中國那是全國知名大港,知道山東的必然知道青島,而且濟南在經濟方面不但弱于青島,而且在山東要弱于其他許多城市,目前濟南的經濟在山東僅排名第五位,而文化方面大家都知道孔子的故鄉曲阜,特别是山東有一座中國聞名的五岳之首泰山,所以,到山東旅游的人似乎是必到青島、曲阜和泰山,甚至是煙台、威海等,但不一定去濟南。山東好玩的地方很多,但濟南除了泉之外,我們似乎并不知道濟南還有什么名片。所以,山東濟南是中國最尷尬的省會城市確實当之無愧。圖為濟南趵突泉。(圖源:新華社)福州在福建影響力不及廈門,經濟不及泉州。福建在中國東部沿海省份的地位本來就尷尬,雖然是中國改革開放最早的省份之一,但福建的經濟在中國東部似乎是最沒有地位的省份之一,尤其是省會福州,知道的人似乎很少,絕大部分的人知道福建有個廈門,是中國四大經濟特區之一,而且在副省級城市,而省會福州卻是地級城市,而且是中國唯一省會的行政地位低于非省會城市的省會城市。作為省會福州,在未來发展方面也不及泉州,在历史淵源方面同樣不及泉州,知道福建的人,有可能知道廈門,也有可能知道泉州,但不一定知道福州,甚至有人認為廈門才是福建的省會,著名的廈門大學就在廈門,作為省會福州來說。其尷尬程度似乎比山東濟南不相上下。圖為福州新區。(圖源:VCG)南京在江苏日趨不迭姑苏。南京,在中國的历史上確實是很有影響的城市,六朝古都,美麗的秦淮河穿城而過,而且曾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內河港口,十万頓海輪可以常年直達南京,現在,作為江苏的省會,而且江苏是目前中國經濟總量排名第二的省,僅次于廣東,并且有趕超廣東的跡象。然而,近年來,南京似乎也挺尷尬的,不但與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日益拉開距離,在長江三角洲的影響日益沒落。雖然多年就有進入一线城市的夢想,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目前不但沒有進入中國經濟万億俱樂部大家庭,也沒有進入一线城市序列,而作為江苏的地級城市苏州竟然早就悄然步入經濟万億俱樂部大家庭,不但經濟總量排名進入前七,而且平均經濟總量似乎更高,無論哪方面和南京相比,南京似乎都要低個檔次,南京作為江苏省會城市,其影響力和號召力似乎在逐漸下降,其尷尬程度確實令人唏噓。圖為南京秦淮河等會。(圖源:VCG)

海口在海南影響力不及三亞和三沙。作為省會海口,知道的人似乎并不多,而三亞似乎是無人不知,去海南旅游的人似乎是首選三亞,而近年來,由于博鼇論坛的每年召開,其國際影響力也在逐漸增大,而博鼇在海南瓊海,所以,瓊海在海南的知名度似乎還高于省會海口。而隨著對南海的关注,三沙市的成立,三沙市的影響似乎也遠遠高于省會海口,作為中國最大經濟特區的省會,也是中國最年輕的省會城市之一海口,那尷尬程度確實不是滋味,未來的海口是否會改變現狀,隨著三沙旅游資源的開发,海口被遺忘的尷尬似乎并沒有減輕。圖為海口市海水浴場。(圖源:VCG)深圳的影響力正在超越廣州。廣州,是中國的一线城市,而历史淵源在廣東似乎沒有哪個城市可以相比,上千年來一直是中國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而且在中國的影響也是很大,其經濟目前依然是廣東老大,而且廣東也是中國目前經濟總量最大的省,同樣也是人口最多的省。然而,作為現在的一线超大城市之一,現在也遭遇尷尬,那就是在不到40年前還依然是漁村的深圳正在迅速崛起,已經成為中國目前知名的一线城市,科技、文化、經濟等方面在廣東甚至是中國的影響正在日益趕超至少是比肩省會廣州,而且深圳也是比肩廣州的超大城市,廣州受到的壓力一天比一天大,深圳速度在中國已經成為一張名片,隨著深圳的進一步发展,全面超越廣州似乎很有可能,而且超越香港也是很有可能的。未來的廣州在深圳的重壓之下將何去何從,確實令人尷尬。圖為廣州城市夜景。(圖源:VCG)石家莊給人的感覺是屯子集鎮。河北在中國或許就是最尷尬的東部沿海省份,雖然屬于中國經濟最发達的地區,但河北與東部沿海其它省份相比,差距似乎是发達國家與发展中國家的差距,雖然臨近首都北京和一线城市天津,但河北似乎就是一個廣大的農村,雖然沿海,但給人的感覺似乎就沒有港口。而作為省會石家莊,不但知道的人不多,而且給大家的印象是一鄉村集鎮,其經濟比唐山要差几個檔次,知名度要比秦皇島差几個檔次,历史淵源同樣不敢與邯鄲、邢台相比,作為省會石家莊的尷尬,那似乎不是一二兩個方面能夠說清楚的。圖為石家莊市長安公。(圖源:VCG)知道桂林的人絕對比知道南寧的人要多。說起廣西,很多人最先知道的或許就是桂林,或者是北海,或者是柳州,桂林山水甲天下就是桂林的名片,去廣西桂林應該是首選地,北海作為新興的港口和旅游城市,影響力正在蔓延,而柳州一直是廣西的經濟重鎮和重工業城市,可南寧的名片在哪里,無論從經濟、影響力、知名度等方面,似乎都找不到南寧的影子,雖然南寧正在著力打造東南亞的中心,但這個中心似乎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首府南寧的尷尬似乎還要延續很漫長的時間。圖為廣西南寧民歌湖。(圖源:VCG)

曾經的一线城市沈陽已開始落后大連。沈陽,遼寧的省會,曾經是清朝最開始的首都,在近几百年中國的历史中具有很重要的地位,民國時期那是中國的一线城市,是中國內地最早的百万人口城市之一。然而,現在的沈陽,確實令人尷尬,且不說本身的經濟實力在下降,而且正在被本省的大連超越,去遼寧,首選之地應該是大連而非沈陽,隨著東北亞經濟的发展,大連在中國的地位日益顯著,從中國重要大港到東北的經濟中心到足球,更不用說在遼寧了,而且,遼寧的丹東影響也正在崛起,相比之下,作為省會沈陽就日益沉淪,顯得有點尷尬。圖為中國自由貿易區沈陽片區。(圖源:新華社)


包頭才是內蒙古的經濟中心、交通樞紐。知道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的人,或許是看了電視里的天氣日報才知道,在人們的印象中,草原、煤炭或許才是內蒙古最大的兩張名片,而對于內蒙古城市知道得也并不多,但相比之下,包頭、鄂爾多斯這兩個城市的知名度似乎要高于呼和浩特,尤其是包頭,對地理感興趣的人,似乎知道包頭遠比知道呼和浩特的人更多,它是中國的鐵路交通樞紐,是中國的草原鋼城和稀土之都,一直是內蒙古最大的城市。而近來來,經濟一度超越香港的鄂爾多斯曾經是引領內蒙古,現在成為中國著名的鬼城之一。而首府呼和浩特相比之下似乎尷尬也比較多。圖為呼和高特新區。(圖源:VCG)杭州竟然也相對寧波的崛起而尷尬。雖然一直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說法,而且浙江也是中國的經濟大省,是中國人均收入最高的省份之一,但是,作為省會杭州,雖然有西湖和阿里巴巴等名片,但現在似乎也比較尷尬,從經濟方面講,寧波似乎已經超越,成為了浙江的經濟中心,而且寧波一直就是上海的后花園,也是中國的計划單列市和副省級城市,世界大港,東亞文化之都等,在中國甚至世界的影響日益深遠。而浙江溫州在中國近年來的影響似乎已經超越杭州,說起浙江,必提溫州似乎已經成為習慣。(圖源:新華社)

綜編:吳桐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