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科技:特朗普宣布建立太空司令部 中國有何准備(上)

+

A

-
2019-08-30 07:57:43


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布建立太空司令部,這也被視為是美國朝著組建第六大軍种太空軍邁出的重要一步。從里根到特朗普,美國組建太空軍并非是個新概念,這次有了什么新變化?聞名于世的“星球大戰”計划揭開過太空軍事化的“潘多拉魔盒”,当下,全球太空之爭風起云湧,多個國家已在行動,中國真的已經做好准備了嗎?

dwnews.com

8月29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宮玫瑰園舉行儀式,宣布正式成立美國太空司令部,這也被視為是美國朝著組建繼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海軍警衛隊和空軍后的第六大軍种——太空軍邁出的重要一步。

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職能包括為美軍地面部隊的衛星導航和即時通訊提供技術及安全保障,保護美國在太空軌道上的資產,防止他國對美國衛星進行破壞以及對他國導彈发射等活動進行監測預警等。

四星空軍上將雷蒙德(John W. Raymond)被委任為美太空司令部首任司令,他將領導87個單位,處理包括導彈警告、衛星監視、太空控制及支援等任務。

在宣布儀式上特朗普強調,此舉對國家安全至关重要,建立太空司令部的目的是捍衛美國在太空領域的國家利益和抵御外敵侵略,保證美國在太空領域的主導地位“永遠不被威脅”。

美國組建太空軍并非是個新概念

早在上世紀冷戰時期,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特种計划室主任和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退役陸軍中將格雷厄姆(Daniel Graham)于1982年出版了《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一書,書中提出“高邊疆”戰略,暗示美國應該對地球的外層空間進行新的開拓,從而使得太空領域成為美國新的邊疆。

“高邊疆”戰略公之于世后,立即受到美國政府、軍方和公眾的关注,以此為理論基礎,美國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在1983年提出“戰略防御倡議”,即聞名于世的“星球大戰”計划,也由此拉開了太空軍事化的“潘多拉魔盒”。

“星球大戰”計划出爐后,隨之而來的遠景規划過万億美元的“超級軍費蛋糕”吸引了美國各軍种積極行動,競相成立太空司令部。

2019年8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建立美國太空司令部,四星空軍上將雷蒙德擔任首任領導。(VCG)

1/5

2019年2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签署“第4號航天政策指令”,旨在創建美軍第六個軍种——太空軍。(VCG)

2/5

2018年6月18日,美國白宮舉辦空間政策會議,美國總統特朗普指示五角大樓建立太空部隊。(VCG)

3/5

2017年12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签署太空政策指令,宣布美國宇航員將重返月球,并最終前往火星。(VCG)

4/5

1987年11月1日,美國總統里根在馬丁瑪麗埃塔公司做“星球大戰”計划演講。(Getty)

5/5
上一張 下一張

1982年,美國空軍率先將空天防御司令部的導彈預警職能和空軍系統司令部的太空及太空发射職能合并,組建新的“空軍航天司令部”。

《華盛頓郵報》当時发表評論稱,這是美軍历史上首個承擔太空任務的指揮和行動機構,主要任務包括太空力量支援(发射衛星等高價值航天器并負責后期操控)、太空控制(運用對抗手段保證太空使用權)及對地支援(向地面部隊提供基于衛星的氣象、通信、情報、導航和導彈預警等支援)。

次年,美國海軍也成立了自己的航天司令部,“向太空前進”成為美國各軍种相互競爭的目標。

1985年,美國國防部組建了美國历史上第一個跨軍种聯合作戰太空司令部——美國航天司令部,空軍、海軍的航天司令部都被其收入麾下,后來美國陸軍組建的“航天與導彈防御司令部”也受其節制,美國航天司令部對外宣稱的主要職責是“幫助美國武裝力量合理、有序地利用外太空資源,并將這种利用制度化”。

作為一級司令部,它曾向波斯灣、巴爾干半島和東南亞等地派出大量專業人員,提供太空通信、衛星偵察與監視、導航、氣象預報和導彈預警等多种保障。

2001年“9•11”恐怖襲擊后美國開始側重本土防衛,重點應對反恐。次年6月,時任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借“改革美國軍事力量”之機將其并入戰略司令部,更名為“太空與全球打擊聯合功能司令部”。

存在了17年,曾名震一時的頂級聯合作戰司令部自此淪為二級作戰司令部。

特朗普的太空雄心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后推出了《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報告,認為美國必须加強在太空領域的投入,應該建立更具威力的太空部隊,才能在全球競爭下立于不敗之地。在威脅評估方面,特朗普政府認為,其他國家和非國家行為體,可以利用美國在太空領域的脆弱性威脅美國經濟和民眾安全;美國在陸海空、太空、網絡等領域的軍事優勢,將面臨激烈的競爭。

為確保美國在太空領域的領先地位,應對中俄兩國在外層空間的挑戰,2017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重啟國家太空委員會的行政令。2018年3月起,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了組建獨立太空軍的意願。
 
2018年6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宮會見國家太空委員會時向五角大樓提出要求,要求其立即開始組建一支“與空軍分開但平等”的“太空軍”,他提出美國在太空中僅有“存在感”是不夠的,還必须要具有“統治力”。

8月9日,美國國防部提交了《國家安全太空部門組織管理結構的最終報告》,提出兩個階段太空軍組建方案:第一階段組建航天发展局、美國太空司令部、太空作戰部隊以及服務支持部門等力量;第二階段,在此基礎上組建獨立太空軍。

2018年12月1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到訪佛羅里達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時表示,建立太空軍司令部是為了以更有效的方法保衛美國太空資產,包括美軍用于航海、通信以及監視的大量衛星群。


2019年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签署“第4號航天政策指令”(SPD-4),旨在創建美軍第六個軍种——太空軍。

此次宣布成立的太空司令部成為美國國防部第11個聯合作戰司令部,屬功能性作戰司令部,與網絡司令部、戰略司令部、特种作戰司令部、運輸司令部并列,其他6個地區性作戰司令部按戰區划分為北方司令部(負責北美地區)、南方司令部(負責南美地區)、中央司令部(負責中東和中亞)、歐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以及印太司令部。

特朗普29日当天未明確表態何時成立早前曾多次承諾的太空軍,只是說會“很快”建立。根据美國法律規定,建立太空軍需要得到國會批准。正式批准成立后,太空軍將成為美國的第六大軍种。

對于特朗普一心想要組建太空軍,在各界看來這遠非易事,它除了會觸動現有美國各軍种的現實利益,還需要大筆資金的投入支持。

美國著名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于2018年11月 19 日发布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美國將太空部隊獨立出來的成本耗費。在報告中,列出了組建美國太空部隊的三种可能,分别是空軍內部的太空軍团、精簡版太空軍和一個加強版太空軍,三個選項的建設成本分别是113 億美元、134 億美元和215 億美元。

對比美國宇航局( NASA )的年度預算也僅有 199 億美元左右,就可知這并非一筆小費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劉言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