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 被“擠壓”的中國老年人

+

A

-
2019-03-20 09:22:01

老齡化問題在中國日趨嚴重,各种关于老年人的話題在不同場合不斷被討論。

中國大陸2019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白岩松提議尽快啟動老年就業市場。他指出,日韓等國都有老年人再就業的經驗,年輕老人在職場上有經驗、能力和繼續工作的活力,繼續就業可以在未來補貼生活所用,減輕子女的負擔,長遠看利大于弊。同時亦有分析指出,老年人就業可能非但不會減輕年輕人的負擔,甚至可能適得其反,一個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會顯著降低中國的生育率尤其是二胎出生率;并冲擊年輕人的就業崗位。

上述描述都結合在一起,或許可以呈現出中國当下的現實。

老齡化:不得不面對的危機

根据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据,截至2017年底,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2.41億人,比2016年增加了1,000多万人,占總人口比重17.3%。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在2030年將達到25%,2050年或達到35%。

也就是說,一個無可避免的、逐步深化的老齡化社會正在快速到來。而對老齡化社會的應對,中國目前的准備并不充分。

2018年10月,大陸清華大學老齡社會研究中心與經濟管理學院中國保險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聯合騰訊金融科技智庫发布《國人養老准備報告》。報告分析了中國老齡化的進程與特點、養老現狀等,并提出一些建議。該報告也對城市已退休者的養老生活進行了調查。在已退休者對養老生活的評價上,整體對養老生活保持樂觀預期,但對養老生活的評價結果并不樂觀 。

在城市養老問題上,中國民政部門籌辦的公立養老院數量很少,雖然收費低,但是與龐大的養老需求相比,仍然難以滿足;市場化的養老院,則普遍收費較高,在經營方面也存在著一定的問題。而在農村,情況更為复雜。低額的養老金并不能滿足養老的需求。

老年人再就業在中國逐漸成為一种趨勢(圖源:VCG)

再者,中國如今的家庭結構模式大多數為傳統的“4-2-1”家庭,即四個老人,夫妻雙方,一個孩子,這就意味著兩個子女要承擔贍養四個老人的義務,這無形中加重了家庭成員的養老負擔;另一方面,受西方文化的冲擊,中國傳統的家庭觀念正在逐漸淡化,家庭養老功能也在弱化,老年人的物質和情感需求得不到相應的滿足,而這种現象在農村尤為嚴重。

隨著年齡的增長,農村老人在家庭中逐漸退出參與生產,很難繼續產生經濟效應,并不像城市退休老人一樣有退休收入;養老的另一部分,不可避免地落在子女身上。

而農村大量中青年勞動力去往經濟更发達的一、二线城市发展,高齡老人養老問題更加嚴峻。城市中,20世紀70年代開始,受“少生優生,晚婚晚育”的計划生育政策的影響,城鎮生育率較農村生育率低。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城鄉发展不均衡,養老問題遭遇不同的瓶頸。

總而言之,不管城市還是農村,養老同時伴隨著家庭之間其他矛盾的產生。在這個意義上講,老年人問題,尤其是農村的老年問題,并不只是養老,其背后隱藏著更复雜的多面向的問題。 

有學者分析認為,這是在中國面臨大的變革,農村現代化進程中不可避免的現象,是必然要面臨的痛楚。

“老有所為”與“老有所依”

生活在中國的老年人,雖然退休金每年在漲,但是這些退休老人們一個明顯的感觸就是“錢越來越不夠花。” 數据顯示,2015年,中國退休人員養老金的總替代率為44.08%,處于國際警戒线之下。從2016年開始,人均養老金每年的增速開始逐年下降,由此前延續數年的10%,下降為2016年的6.5%,2017年的5.5%。2018年的5%。這种情況下,很多老年人在就業是出于生活保障的考慮。

2018年,一篇名為《媽,你才70歲,去打份工吧》的文章刷爆自媒體,該文指出了老年人就業的另一重原因。這篇文章出自一位自主創業者之手,老年人之所以應該就業,理由是他們也需要存在感和目標感,需要用工作體現價值。對于這一觀點,有網友表示認同。但現實情況是,不管是因為生活保障還是進一步實現自身價值,老年人的就業都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尽管存在著重重困難,但老年人再就業長遠來看,都是一個龐大的市場,也是一种趨勢。

老年人比例的增多,對養老金和社會保障金造成不小的壓力;中國因從未面臨如此嚴峻的老齡化問題,相應的老年人的精神和文化需求并沒有相應的跟進,這進一步導致精神上的空虛;中國的養老政策等,也存在准備不足的問題。

在這個意義上而言,老年人再就業有著一定的積極意義。可以緩解養老金的壓力,從而維持社會某种程度的穩定;老年人就業在日本韓國和歐美等发達國家也都有先例,并且有些經驗可以借鑒。

2014年2月18日,日本總務省发布了《2013年勞動力調查》。該調查顯示,日本全體就業者中65歲以上人口所占的比例已經達到10.1%,高齡就業人數位居世界第一。與此同時,韓國、巴西、英國等國的老年人就業人數也在不斷增加。

但不管是從西方文化中的senior citizen還是中國對待老年人的態度等,其實都昭示這樣一個事實:不管有沒有退休金作為保障,他們的話語權削弱,成為弱勢群體都是不爭的事實。

碰撞與老年人的焦灼

在文章上述部分,對老年人再就業的意義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肯定,但亦有反對的聲音,并給出相关理由。從經濟角度來看,老年人就業的收入如果低于子女為照顧第三代而雇佣保姆的支出,就是加重了年輕人的負擔,還不如老年人幫著年青一代帶孩子。如果支持老年人就業,會進一步壓縮年青一代的生育意願。

另一方面,老人在家庭中從事的大量無償勞動(包括幫子女養育第三代),由于沒有經濟交換行為,他們的這些勞動和服務經常被認為沒有經濟價值,沒有得到完全意義上的認可。這進一步虛弱了老年人的話語權。

此外,老年人如果重返就業市場,難以和年輕人就業形成結構上的差異,勢必會冲擊年輕人的就業崗位,加劇就業市場的緊張程度。尽管這對老人并不公平,但這就是当下中國社會的現實。

由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人口老齡化在改變著家庭結構和規模,撫養比上升,不僅削弱了家庭的養老功能,還導致家庭養老的風險增加,家庭的代際矛盾顯性化。社會撫養結構的變化將深刻改變社會公共資源的分配格局,容易誘发代際之間利益分配的矛盾。

老年人再就業在中國目前尚缺乏政策上的保障(圖源:VCG)

而隨著現代生活節奏加快、生活壓力逐漸增大,物質至上的價值觀開始普遍形成,并導致養老從以往的“用心”逐漸 轉變為“用錢”模式,傳統家庭觀念中贍養父母的思想逐漸轉變為用物質、金錢供養老人的思想。這种情況的普遍存在使中國傳統文化中“孝”的精髓與經濟資源掛鉤。

而這與傳統的觀念是相悖的。

自古以來,中國深受儒家傳統思想的影響,強調孝道與天倫之樂等,“老了”不僅就意味著思想和身體的過時,也意味著父輩可以坐享天倫之樂。一個吊詭的現象是,在物質普遍匱乏的時期老年人在物質上雖難以達到丰盈的狀態,但其在心理上是坦然的;然而,近些年隨著物質生活的不斷改善,子輩在整個社會通往現代化的進程中的腳步遠遠快于父輩的速度,代際之間的隔閡,與父輩對子輩產生的拖累之感以及本身跟不上時代的腳步等,卻在不同程度上加劇了老年人的焦慮。

老齡化對社會的侵蝕,開始向各個角落滲透,也帶來各种各樣的社會問題。這些進退兩難的老年人,似乎顯得有些兩頭焦灼,隨著社會參與度的降低,自身的價值也在不斷消減;年齡的增長,又不得不依賴子女,即便是有足夠的退休金,照管中的人力仍然是被需要的;如果缺乏足夠的晚年費用,外出再就業,公允地講,尚缺乏政策上的一些保障。

于是,“學會做老人”,則反映了這一狀態持續下,老年群體,不管在精神還是物質方面都面臨著頗為尷尬的局面,而現代性進村的過程也是老年人持續、主動但又頗有些無奈地塑造自身的過程。

在中國,如何建立成熟的老年就業市場,給予老年人更多選擇,從工种、工時、福利等方面建立完善的保障制度。這些問題都有待中國政府解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夢溪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