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缺席中共盛典現身海南 頻遭質疑的海水稻前景看好

+

A

-

在中共隆重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入選“改革先鋒”百人大名單、有著“雜交水稻之父”美譽的袁隆平未出現在頒獎現場,一度引发多方猜測。

在12月18日当天稍后的新聞報道中,現年88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現身于與改開大會同一天舉行的海南三亞2018第三屆國際海水稻論坛上。

海水稻究竟有何魅力,竟使得袁隆平寧可缺席舉世矚目的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參觀海水稻試驗田,為工作人員傳遞海水稻秧苗(圖源:VCG)

1/1

2018年4月12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國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海南)同袁隆平等農業技術專家一道,察看水稻長勢(圖源:新華社)

2/2

2017年9月28日,在青島海水稻研发中心,工作人員對“海水稻”進行收割取樣(圖源:新華社)

3/3

2017年9月28日,在青島海水稻研发中心,工作人員對取樣的海水稻進行手工脫粒(圖源:新華社)

4/4
上一張下一張

糧食安全與一個國家的政治穩定、經濟持續发展密切相关,早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就曾公開表示:“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2018年中國官方數据顯示,大陸尚有3,000万貧困人口,人均GDP約合8,582美元,居全球第74位。有研究認為,目前中國糧食安全存在几大隱憂,若不采取措施,10年后中國極有可能會发生糧食危機。

作為耐鹽堿水稻的的形象化稱呼,海水稻是在海邊灘涂等鹽堿地生長的特殊水稻。在支持发展“海水稻”的專家看來,“中國也許不缺普通水稻,但海水稻是能滿足高端需求的水稻”。

該稻种被認為至少有4個優點:一是其灌溉用水可以使用半咸水,能夠節約淡水資源;二是鹽堿地中微量元素較高,“海水稻”礦物質含量也因此會比普通稻高;三是因生長在條件惡劣的鹽堿地,“海水稻”在生長過程中受病蟲害侵擾很少,基本不需施農藥,系天然綠色有機食品;四是“海水稻”的推廣种植有望改良鹽堿地,使之逐漸變成良田。

袁隆平在第三屆國際海水稻論坛上暢談了海水稻未來发展之路,提出通過8到10年的努力,在中國发展到1億畝耐鹽堿的品种,平均產量300公斤,一年內可增產300億公斤糧食。300億公斤糧食意味著什么?它相当于中國糧食大省湖南省全年的糧食總產量,可多養活8,000万人口。

2016年10月12日,袁隆平領銜的青島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在李滄區签約落戶,開始了海水稻的种植推廣。在2017年的測產中,海水稻表現優異。

2017年該中心采用千分之六鹽度海水,對300多個耐鹽堿雜交水稻材料進行全生育周期灌溉,其中編號為YC0045的水稻材料最高畝產量達到620.95公斤,超出預期的300公斤,同時測產的另外3個材料畝產也均在400公斤以上。

而在即將到來的2019年,海水稻將進行“區試審定”,審定通過后海水稻即能作為商業品种,面向農民銷售。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2018新年賀詞中,在談及中國科技創新、重大工程建設捷報頻傳時,曾特意點名提到海水稻進行了測產,將其與“慧眼”衛星、大飛機C919、量子計算機、港珠澳大橋等齊名。

但是,海水稻在學界引起的爭議也不少。

青島海水稻研发中心試种海水稻時,采用海水+淡水混合的方法,配置出不同濃度的咸水,以模擬自然界中不同鹽堿地的情況,業界對海水稻是否有必要進行推廣一直存有疑慮。

長期從事鹽堿農業研究的學者邢軍武曾在《中國科技報》刊文對其提出質疑,“海水稻聲稱能夠在15億畝鹽堿地种水稻,從而多養活數以千万人的宏偉藍圖。這說明他們并不清楚鹽堿地的成因是因為干旱缺水。事實上,如果有水,廣大的鹽堿地區早就种上了水稻。”

廣東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所長王丰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則表示,“現在還有很多良田沒有去耕好,又會有多少人會去种條件不太好的鹽堿地?”

對此,辯方觀點認為,“土地拋荒的本質原因是經濟效益不高。不能因為有土地拋荒了,就否認開发利用鹽堿地的價值,這在邏輯上根本不成立。” 至于經濟效益的問題,辯方認為中國有大量成片鹽堿地可以進行規模化、集約化种植,這比分散、傳統的農田耕种成本要低,效益更高。

爭辯各方對研究耐鹽堿水稻,可作為中國糧食安全的戰略技術儲備存在共識,但對“海水稻”宣傳手段和推廣路线爭議較大。“我們覺得最有問題的地方,其實是名字”,“如果跟海水沒关系,為什么要叫海水稻”,“這就是中國科技界浮躁風的具體表現”……

普通農作物在鹽堿地帶產量極低,甚至難以生長。在過往,水稻一直被植物學家列為不耐鹽作物,若能開发大規模种植的抗鹽堿水稻品种,無疑將助推荒蕪土地開发,極大提升糧食產量。当下,全球約有142.5億畝鹽堿地,其中亞洲48億畝,在中國西北、東北、華北及濱海地區的17個省區都分布有鹽堿地,總面積約有15億畝。

世界上多個國家都在做海水稻的研究,最早者可追溯到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默許袁隆平缺席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亮相同一天舉行的第三屆國際海水稻論坛,似乎也代表了爭議后中國官方對发展海水稻的某种態度。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劉言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