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上映 印度仿制藥背后中國多重問題被揭露

+

A

-
 
中國大陸演員徐崢主演并與寧浩共同監制的電影《我不是藥神》上周末在中國舉行大規模點映,并殺入周票房前五。這是一部兼顧娛樂效果和社會意義的電影,影片以天價抗癌藥格列衛為切入點,講述了一群底層中國人自救與自贖的故事。

該片真實的人物原型是一名叫陸勇的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34歲那年,陸勇確診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吃了兩年抗癌藥格列衛,花費56.4万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由此,陸勇34歲之后的人生便和藥聯系在一起。他靠藥物維持生命,不堪經濟重負,找到了去印度買仿制藥的途徑,并將這种藥效可靠、價格便宜的仿制品介紹給病友。仿制藥給陸勇帶來了种种奇遇。他也因此被捕,在看守所里关了135天,但隨后檢方宣布不予起訴。他登上過中國主流媒體,被稱為“藥俠”。在癌症患者眼中,他是如普羅米修斯一樣盜火的英雄。直到今年,他的影響力抵達了新的邊界——成為《我不是藥神》這一部電影的原型。

中國不少癌症患者在進口藥價格高企的情況下,開始“代購”印度仿制藥品(圖源:VCG)

讀了劇本后,陸勇對其中的人物形象并不太滿意。劇本中,他成了一個想要賺錢的藥販子,后來良心发現去幫助患者。后來制片人和他解釋,除了審查原因,就是如果實寫,人物比較平順,不太容易升華。在上周的點映之后,票房相当不錯,“藥案”和背后的問題也再次納入公眾的視野中,迎來針對進口藥價和社會保障等方面的再次討論。陸勇此前表示,在電影上映后,他一定會解釋自己的清白,“我確實不太能接受,因為這樣的話跟我形象還是有差異的。”他覺得自己的故事比《達拉斯買家俱樂部》還要复雜,《達拉斯買家俱樂部》的主人公后來只是受到供藥限制,而他自己還經历了司法流程,“要判我,抓我過去,要起訴我,然后峰回路轉,最后什么事也沒有。”

陸勇之所以被奉為普羅米修斯一樣的盜火英雄,在于在中國國內居高不下的藥價下,一批癌症患者,只能用低于進口藥很多倍的印度仿制藥來維持生命,減輕經濟負擔。在患癌的前兩年,陸勇一共花費接近60万人民幣。后來他改用印度仿制藥,價格只要1/20。他把這些藥推薦給其他病友,還幫忙代購,結果因“涉嫌妨礙信用卡管理罪和銷售假藥罪”被捕。

仿制藥與原研藥在劑量、效力等各方面一致,唯一的區别在于沒有專利。印度1970年的《專利法》放棄了對藥品化合物的知識產權保護,本國企業開始大量生產仿制藥,并迅速发展成為支柱產業。一种藥在美國上市后几個月,就能在印度找到價格低廉的仿制藥。

中國從5月1日起部分進口藥零关稅,但藥品的實際銷售價格尚未降低(圖源:VCG)

陸勇案正好发生在醫改加速的變革時期。2015年之后,國外新藥的審批流程縮短。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发文,要求中國仿制藥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生物一致性評價,從政策上來講,這意味著中國國產仿制藥的質量將得到保證。在一系列政策出台,陸勇的名字也不斷被提及。令陸勇得救、違法又因之成名的格列衛,已經被多個省市納入醫保。
 

今年5月1日起,中國對部分藥品進口关稅進行調整。調整后,除安宮牛黃丸等中國特產藥品、部分生物堿類藥品等少數品种外,絕大多數進口藥品,特别是有實際進口的抗癌藥均將實現零关稅。如今,這項政策已經實施兩個月,在實際操作層面,中國的百姓在使用進口藥上暫時還沒有享受到零关稅帶來的藥品實際價格的降低。事實上,5月份中國國家衛健委宣布這些措施時,能否實質幫助降低中國腫瘤藥物價格就已引发爭議。

而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中國政府相关部門或許有必要對藥品價格的管理,做出適当的調整。通過一系列配套措施降低藥價,尤其是抗癌藥藥價,其中包括縮短進口藥審批流程、加速進口抗癌藥進入中國步伐、將更多抗癌藥納入醫保目錄等。如何調控流通環節賺取的利潤過大這一問題,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此几方面結合,才能令民眾真正享受進口藥的便利。

《我不是藥神》的上映,意味著作為電影人物原型的陸勇不再只是一個事件的主角、一個邊緣人群的代表,他的故事即將進入大眾文化。這是陸勇影響力所抵達的最新邊界。他背后的這些問題勢必會再次引起一番激烈的討論。

撰寫:夢溪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