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女生跳樓:誰在爭当壓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

A

-
2018-06-26 08:49:29

日前,一則少女墜樓的視頻,在輿論中伴隨著悲傷的情緒不斷发酵。北京時間6月20日傍晚,中國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某百貨大樓8層,尽管消防員已竭尽全力去挽救輕生的花季少女李奕奕。遺憾的是,這條鮮活的生命最終還是在無聲的絕望與人群的歡呼聲中告别了這個冷漠的世界。

學校及老師方面每一個試圖息事寧人的環節,都為最后的悲劇埋下伏筆(圖源:VCG)

事態发展至今,導致李奕奕對這個世界万念俱灰的原因不斷被媒體曝光。時間回溯至2016年9月,彼時就讀高中的李奕奕慘遭班主任吳永厚強奸未遂,出現心理應激障礙,并在此后的兩年中飽受抑郁症折磨。在患上抑郁症后的3個月中,李奕奕曾多次試圖輕生,其中兩次服用安眠藥,一次跳樓,但都被及時制止。可是,這個天真無邪的花季少女卻始終被性侵的夢魘纏繞,寢食難安,甚至影響學業,致使成績一落千丈。

除此之外,一份李奕奕寫給当地法院的控訴書更見證了她在經历班主任一系列的不軌行為后,由恐懼、羞辱到憤怒和絕望的心路历程。然而,包括法院對上訴的不予支持、校方的消極處理、心理輔導的二次傷害在內的每一次公權出面掩蓋打擊,似乎都在爭当壓死李奕奕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便有了文章開始時那令人扼腕嘆息的一幕。

然而,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在新聞发布會上表示李奕奕的墜亡或與“癌症”有关,并聲稱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但事實上,李奕奕在遭遇班主任強奸未遂后曾上告当地法院,卻被檢方以“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為由,兩度拒絕她的上訴請求;另一方面,校方更在賠償協議中要求李奕奕放棄其他訴訟的權利,而這一切對于李奕奕而言,是斷然無法接受的。

种种跡象不禁令人聯想起此前在輿論引发熱議的陶崇園、楊寶德自殺案及沈陽性侵事件。與李奕奕相似,他們同樣經历了來自老師的壓迫、虐待甚至性侵,在飽受巨大精神壓力的同時,心中的憤怒和痛苦卻又無處釋放,周遭的環境令他們投訴無門,有苦難言。万般無奈之下,只能選擇輕生的方式抑郁而終。而他們的離去卻依舊遭遇官方輿論的壓制或拒絕表態的不公對待。

一直以來,官方對此類事件多以“維穩”為由,采取回避態度,殊不知,這樣的做法實際上不僅剝奪了公眾的知情權,更加劇輿論的不安與恐慌,令本就疑點重重的案件陷入更深的質疑聲中。

目前,尽管当地教育管理部門已公布給予涉事教師吳永厚調離教育系統、取消教師資格的處罰決定,但卻永遠無法挽回李奕奕年僅19歲的生命。

相信李奕奕走的時候心中一定還有不甘,而消防救生員在她墜落后錐心的嘶喊或許也是她內心最真實的寫照。只是,她卻再沒機會讓世界聽到那发自內心的呐喊與控訴。但願她的離去能使那些自私而冷漠的看客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究竟意味著什么。

撰寫:文昭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