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說窮人想靠高考翻身基本不可能

+

A

-
2017-06-20 03:20:17

每一個參加過高考的學生,可能都聽過這樣語重心長的教導:高考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但是是中國当下最公平的制度。在每年的高考季,只要看到質疑高考的聲音,許多人都會挺身而出為高考辯護,理由也都大同小異,“高考有缺陷,但至少是底層子女往上走最公平的途徑”、“如果沒有高考,寒門子弟只能待在社會最底層”。


許多中國人仍然相信“高考改變命運”(圖源:新華社)

据網易新聞報道,許多善良的人以為公平選拔的高考可以促進階級流動,農村學生可以通過高考改變命運,許多人也會由衷地為社會新聞里窮苦人家孩子的成功感到高興。但遺憾的是,這些人還是樂觀過頭了。人們并不知道,如果高考是寒門子弟的唯一出路,那么絕大多數寒門子弟根本就沒有出路。

從高中入學率看寒門的出路

中國教育部每年都會統計初中升高中的升學率,這些統計數据呈現了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2005-2010年,15-17歲學生的高中入學率從52.7%上升到了82.5%。但是亞洲開发銀行經濟學家許霓妮(Niny Khor)與多位中外學者指出,中國教育部夸大了高中入學率。他們研究了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2010)數据发現,2005-2010年,15-17歲學生的高中入學率只從48.6%上升到了52.9%。

教育部虛高的高中入學率,可能來自于虛高的職業高中入學率。許霓妮等學者稱,2005年起,教育部就被要求將職業高中入學率從20%提高到2020年的50%。教育部為了完成中央的目標,不惜花大錢給職業高中學生補貼學費,這筆錢經手者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為了拿到更多的經費,故意上報了虛高的職業高中入學率。

高考被認為是貧寒學子的“鯉魚躍龍門”,但大部分貧寒學子連門的影子都沒見著。陝西師范大學、中國科學院與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历時7年、覆蓋4個省份近2.5万名學生的8次大規模調查結果,也許會讓許多久居城市的人感到震驚。

研究者們发現,2007-2013年,每100個進入初中的貧困農村學生,有69人能夠從初中畢業。僅有46人能進入高中,高三畢業時,只剩下37人,其中普通高中23人,職業高中14人。相比之下,約有90%的大城市學生能進入高中就讀(普通+職業高中)。

考慮到2010年15-17歲的年輕人中有72%來自農村(包括鎮區),28%來自城市,上述調查結果計算出的總入學率和第六次人口普查相吻合,這也證明中國教育部的數据有多不可靠。

農村學生輟學率高 是因為教育成本高

究竟是什么讓大部分貧困、農村地區學生沒有接受完整的高中教育?一种流行的看法是:教育改變命運,很多農村學生家長砸鍋賣鐵也會讓孩子讀完高中,那些輟學的農村學生都是自己不願努力學習的“學渣”。但美國斯坦福大學與中國科學院領銜的“農村教育行動計划”(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 REAP)告訴我們,上述論斷是根深蒂固的誤解。整個中學階段輟學率居高不下其實牽扯到多個因素。

相当一部分貧困農村學生出于成本-收益的理性分析而輟學。中國的勞動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流動,勞動者很容易來到經濟发達地區尋找工作。國家統計局數据顯示,2015年中國外出農民工的平均月工資為2,864元(1元約合0.145美元),其中東部地區為3,213元。雖然這份收入依然差了城市居民一大截,但這也使得農村學生上學的機會成本大大提高了。男孩、年齡稍長者輟學率更高,因為他們容易找到工資更高的工作。

由于高中不屬于義務教育階段,高昂的學費也是貧困學生上高中的一大障礙,2014年《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就指出,包括書本費用在內,三年的學費動輒數千美元——往往超過了貧困農村家庭一年的收入。“農村教育行動計划”給出了一個更詳細的成本數字:1659美元,這大約是貧困、農村地區人均年純收入的10-15倍。

上文還提到,中國政府提供補貼鼓勵農村學生上職業高中,但職業高中的教學水平令人堪憂,職業高中對學生的吸引力并沒有那么大。

不過,成本并不是學生考慮的唯一問題,學習能力也影響著學生對于上學的期望收益。“農村教育行動計划”在為農村初中學生提供助學金后,輟學率降低了60%(從13%下降到5%),但仍然有40%的拿了助學金的七年級學生,選擇了輟學。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考慮到自己的學業水平不能在競爭性的中考乃至高考中勝出,同樣的道理適用于高中學生。

貧困、農村地區學生飽受學習能力低下的困擾,不是因為他們“貪玩”、“不努力”、“智力先天不足”,而主要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環境和城市學生有著天壤之别。師資力量、學校基礎設施、父母受教育程度這些因素已經被世界銀行、中國教育部等機構翻來覆去講過好几遍,容易被忽視的是學生的健康營養水平。

中國農村地區缺鐵性貧血、寄生蟲病泛濫成災,農村學生認知水平和智力水平正受到巨大損害。不及時矯正近視也影響到了農村學生的學業水平。

頂尖高校大門向農村子弟緊閉?

農村學生中,只有幸運兒才能費尽千辛万苦站到高考的門口,那么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們和城市學生一樣,機會均等了呢?中國大學從1999年開始擴招,普通本專科招生數從1999年的155万人,暴增至2014年的721万人(其中本科383万人)。普通本專科錄取率節節攀升,從1999年的56%,上升至2014年的74%。可惜,這對農村學生來講也是繁榮的假象。

2014年,瑞典隆德大學的薄家珉(BenjaminLillebrohus)統計了中國不同層次大學的本科教學質量報告,2012年复旦大學新招收的農村學生占比為10.36%,同濟大學占比18.98%,天津大學28.14%,吉林大學32.27%,西北師范大學59.85%,南昌大學43.68%,喀什大學(原喀什師范學院)56.98%。《南方周末》在2011年的報道提到,“出身越底層,上的學校越差”,這一趨勢難以被逆轉。

大學新生的農村比例可能會讓人困惑,畢竟一些大學新招收的農村學生數量超過了城市學生,我們需要把目光投向所有參加高考的學生。清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五位學者2013年的研究发現,中國貧困、農村地區參加高考的學生上四年制普通本科大學、211工程大學、頂尖大學(清華、北大)的几率,要比城市學生分别低8倍、11倍和43倍。

尽管這項研究利用的2003年全國高考學生數据(620万人)以及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數据稍顯過時,但研究者相信2003年至今,貧困、農村地區學生上大學的財政負擔依舊沉重,上大學的機會成本不斷提升,因此農村-城市學生之間的不平等錄取現象沒有任何改觀。

2016年“江苏家長抗議高考減招”一事想必許多讀者還記憶猶新,教育部為了促進高等教育區域和城鄉入學機會公平,搞了一個“支援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划”。但承擔這項計划的省份并不傻,他們分給西部的錄取名額,大多為二本甚至是專科名額。

因為中國教育部從來沒有打算把一本率端平,他們只是想把本專科錄取率端平。另外,各個重點大學如今都有一些針對農村學生的單獨優惠招生計划,但這也只能起到杯水車薪的作用。

在現行高壓戶籍制度下,任何試圖通過分配高考錄取配額來扭轉不平等的嘗試,都不能改變廣大貧困、農村子弟的高考命運。如果這种微乎其微的上大學几率也稱得上是“出路”的話,真不知道該為農村學生高興還是難過。

編輯:喬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