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農民過世 故宮為他開追思會

+

A

-
2017-06-19 22:28:31

河南農民何剛在一次工程意外中身故,北京時間6月22日,故宮博物院將為其舉辦追思會——將看似無关的兩者关聯到一起的,是32年前何剛的一次義舉:他將自家宅基地中挖出的19件珍貴文物,捐贈給了國家;在何剛身后,故宮博物院擬邀請其親屬,與相关專家一同,對這位“默默無聞為中國文博事業做出重要貢獻的無私捐獻者”,進行追思緬懷。


故宮為何對一個農民工“重點关照”?(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北京時間5月30日,54歲的何剛在一次工程事故中遇難,故宮方面得知后,发文悼念,文中將河南省商水縣固牆鄉固牆村村民何剛,稱為“對中國文物博物館事業做出貢獻的無私捐贈者。”

32年前捐贈19件珍貴文物

何剛的捐贈始于1985年。

当時,在老家建房挖地基時,何剛发現一缸窖藏銀器。曾與何剛一同操辦捐贈事宜的固牆村支書劉紅恩回憶,那年入秋的一天,何剛在修建房子時,在老宅子的石磨下面挖出一只缸,缸里堆著不少東西。后來有文物販子來找他,想買下這些東西。

“当時何剛意識到這批東西可能是文物,覺得應該交給國家,但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就來找我來商量,后來我們商定,捐給故宮博物館。”劉紅恩說,文物販子拎了一麻袋錢來買,何剛拒絕了,販子甚至開出“你要多少我給多少”的條件,但他仍不為所動。

之后,何剛和劉紅恩將几件“寶貝”帶著,坐上火車來到北京故宮博物院。被認定為文物后,几人又將剩余的几件器具再次送去。3個月后,何剛又將存放銀器的缸也一并捐贈。

故宮博物院发布的消息中稱,經鑒定,該批銀器被定為二級甲文物1件、二級乙文物11件、三級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

時任故宮博物院文物管理處處長梁金生用“驚喜”形容他對這次捐贈的感受。他稱,当時,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元代銀器稀少,何剛捐的文物保存好,非常珍貴,填補了故宮博物院此類藏品空白。為表感謝,院里給了何剛9,000元(1元約合0.145美元)作為獎勵。

該次捐贈的數量之多、價值之重,讓种地為生的何剛成了当地的“名人”,名字也被鐫刻在故宮博物院專門為捐獻者設立的“景仁榜”之上。

生活一度窘困 但從不后悔捐文物

時隔32年,村支書劉紅恩回憶起陪何剛一起捐文物的經历,仍覺“自豪”。

“当時大家都很窮,但都覺得文物不能留給自己。”劉紅恩說,商定后,二人將文物一件件小心地裝進紙箱里,還特意墊了很多棉花,就這樣帶著“寶貝”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往返兩趟。

挖到寶貝,在80年代以种地為生的農村,或許能是一件改變命運的事。劉紅恩記得,当時,在他們4000多人的村子里,何剛“捐寶”的事無人不知,但更多的,是質疑和不理解。

“当時很多人都說,我跟何剛是去北京賣文物了,還認為我倆把錢分了。”劉紅恩回憶,直到后來媒體報道后,才有人相信捐贈的事。但又有人開始質疑,這么珍貴的文物,誰會全部捐掉呢?甚至,捐贈后還有文物販子找上門,“以為何剛還藏著几件沒交,后來他把缸都捐了。”

這些聲音曾伴隨了兩人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多年后,人們才開始淡忘。

捐贈文物的名氣并沒有改變何剛的生活,相反,之后的32年,他一次次遭遇變故。劉紅恩說,何剛回到村里后繼續种地,后來開始各地打工掙錢,還在外面“收了几年破爛”。

妻子罹患尿毒症離世,父親腿傷臥床,母親也病情不斷。“他家里的錢都給家人看病了,還欠了不少外債,自己也一度精神不振。”
“后來何剛跟我聊起過捐文物的事,他說自己從不后悔。”劉紅恩說,生活的重壓之下,何剛才將自己的經历告訴了故宮,希望能得到一點幫助。

梁金生回憶,此后的2003年和2006年,何剛聯系自己,描述了他家里的艱難處境。“他不是來要錢,但是我們知道了他的情況后,就主動幫助了他。”梁金生介紹,故宮博物館會為有捐贈貢獻的人提供幫助,此前也有先例。由于院里沒有為此設立專項資金,梁金生便親自寫報告申請,兩次為何剛申請了共10万元的“生活補助”。

元代銀器極為珍貴

故宮博物院在官網上展示了何剛捐贈的其中一件瓶裝銀器,頸細腰圓,流线精美,上刻雙鳳穿花,金光閃閃。

何剛捐贈的均是元代文物。文物專家王德恒告訴探員,由于元代不以銀作為紙幣流通,因此元代的銀大多都用于制作工藝品,如禮品和祭品。“由于數量少,工藝精美,因此元代的銀器非常珍貴,目前发掘出來的也很稀少。”

何剛捐贈的文物,被定為二級甲文物1件、二級乙文物11件、三級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王德恒透露,按照我國文物藏品定級標准,珍貴文物分為一、二、三級,具有重要历史、藝術、科學價值的為二級文物,此類文物在原料、工藝和政治地位上都有很高水平,由此這批銀器的估計得是元代封疆大吏所用器物,珍貴程度可見一斑。

綜編:喬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