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廣播是如何瓦解鐵血納粹的

+

A

-
2017-06-19 05:10:05

在戰爭中,情報戰是非常关鍵的一環,能夠及時准確的获取敵方情報就有很大的把握左右戰場局勢。而二戰中的英國人正是利用這一點,反其道而行之,用一個假冒的德國電台,跟納粹們玩起了心理戰。


希特勒也許沒想到,他的敵人如此“狡猾”(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那是1941年5月23日,下午快到五點的時候,“長官”的廣播生涯開始了。“長官”在接下來大約六分钟時間內所說的東西,是監聽短波廣播的納粹軍隊之前從來沒有聽過的。通過粗俗的話語,過激的言辭和繪聲繪色的色情描述,這個新聲音向納粹官兵們講述了一個又一個敗壞納粹事業的無能和腐敗事件。

一個假電台的破壞力

那時德軍官兵中几乎沒有對納粹官員的批評,即使有,也不會是公開的。自然,被嚴格控制的德國電台只會播放官方認可的新聞,德國民間音樂以及古典樂。但是現在,在一個由德國政府授權的廣播頻段上,一個自稱忠誠的納粹黨員、舊普魯士護衛軍老兵的人正情緒激烈地表達著他對納粹領導者的憤恨。

每天下午4點48分開始,每小時重复一次,“長官”在一晚又一晚的電波聲中向納粹官兵們傳遞著他那惡意昭彰的譴責。他把德軍接連的失敗歸咎于執行希特勒征服世界的空想。

他用脏話連篇的激烈演說痛批納粹官員的愚蠢可笑,性欲變態和玩忽職守,譴責他們贊揚“在俄國被凍死的士兵是對義務忠誠的體現”而漠視德國人物資貧乏的行為。他對腐敗和不道德事跡的報告夾雜在有关戰爭和后方生活情況的新聞中。

但是這都不是真的。這些假新聞是二戰期間英國政略作戰執委會(Political Warfare Executive, PWE)炮制并散播的,用來對抗納粹的諸多詭計之一。
“長官”那設定好的過往不是真的,他的名字也不是,他那生動的獨白,加密的信息這些全都不是真的。当被激怒的納粹黨員发誓要封鎖他的廣播,追蹤出他的位置時,他們實際上是在找一個幽靈。而最終“長官”的廣播進行了700期。

實際情況是,“長官”的聲音來自一個被德國政府驅逐出境的,名為彼得·塞克尓曼的39歲德國人。戰前他是一名記者和偵探小說作家,1938年這位土生土長的柏林人逃離納粹德國,來到了英格蘭。

他在廣播中的聲音活靈活現地表現了一位憤怒的普魯士軍官的那种刺耳嘲諷的語調。由于對兵營中的脏話和希特勒治下的德國都足夠了解,這讓他在抱怨納粹領導者的缺點時能夠說得頭頭是道。“長官”只是英國政府實施的宏大的反情報計划中的一部分。

被色情撬動的人心

作為一個記者和電台人,德爾默知道最大的挑戰就是吸引聽眾。他認為以低俗做為切入點是获得在今天被稱之為“市場份額”的最有把握的方式。他把這种方法叫做“由色情推動的宣傳”。

他從宣傳大師那學到很多:那時他已經注意到希特勒在宣傳方面的成功——希特勒利用納粹的宣傳和关于猶太人的假新聞吸引了大量聽眾和極高的支持率。

戰后他寫到,“我決定使用色情廣播去吸引聽眾的注意力。我的‘長官’(希特勒在他的小圈子中總被稱為長官,所以我決定也稱我的英雄老兵為長官)成為了電台版的施特萊切(譯者注:施特萊切是一個納粹政客。他是反猶太人的《先鋒報》的創始人、所有者和編輯),區别是色情的激烈演說的受害者是納粹而不是猶太人。”

他回憶到,“長官的色情作品費了我很大的勁,我花了很長時間耐心研究,尋找新的形式,并把這些東西廣播給我們的受害者——希特勒機器中的齒輪們。”他堅稱,“我們立馬就取得了成功。”

每一個電台都執行一套經過研究的混合方法,德爾默后來稱之為“報道、報道、色情、報道、色情”——將色情、反納粹的咒罵以及关于戰爭和后方生活的真實情況混合在一起,這簡直令它的聽眾們無法抗拒。德爾默一想起“穿皮衣的蓋世太保惡棍“徒勞地滿歐洲追捕”長官“和他密謀造反的同伙就感到高興。

1944年,隨著諾曼底登陸的日期臨近,PWE加足馬力實行他們的騙術。兩個新的“灰色”電台——Soldatensender Calais和Kurzwellensender Atlantik(加來士兵電台和大西洋短波電台)——開始對德國的海岸守衛者們進行廣播。

電台用德國士兵們難以获得的新聞、德國體育報道、德國流行舞曲還有被禁止了很長時間的美國爵士樂和搖擺樂來誘惑它的聽眾們,從黃昏播到黎明。而從頭到尾地夾雜其中的是:貌似真實的入侵准備報告有意令德國情報官員相信進攻的的范圍要遠比實際大得多。

德爾默繼續利用他標志性的事實和謊言的混合體,通過無线電波和印刷品進行狂熱的黑色宣傳,一直到戰爭結束。隨著盟軍的推進,他還更改了发射機所在地,調整他的廣播目標以適應新的聽眾。

用真實的謊言來迎接勝利

戰爭結束后,他重回新聞行業,甚至再次報道起德國。他還寫了几本書,包括兩本回憶錄。其中一本叫做《黑色的飛去來》(Black Boomerang),聚焦于他主管PWE黑色宣傳行動的那段時光。他還就心理戰進行授課,甚至成為美國情報機構在這方面的顧問。

至于“長官”,他的電台生涯結束得很突然。大概是因為擔心德國聽眾會逐漸對色情誘惑不感興趣,德爾默決定,在現實的結局中,他應該讓“長官”為反納粹事業犧牲“生命”。而為了結束“長官”的電台生涯,PWE在1943年11月11日,G.S.1的第七百期節目中安排了蓋世太保的突然搜查。

“我總算抓到你了,你個蠢豬!”一個人大聲喊道,然后是一串機关槍的聲音,“長官”就這樣被“殺死”了。電台此時似乎應該沉寂,但是一個PWE的職員,顯然沒有意識到“長官”的死,把槍戰又重播了一遍,這可能暴露了他們的計謀。不過不要緊。在戰爭結束前,德爾默和他的PWE職員們還會用適当的一點事實混合著謊言,炮制出許多其它新聞——為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

綜編:喬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