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國政府“核末日生存手冊”

+

A

-
2017-04-20 05:04:26

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曾經面臨的最嚴峻對外政策困境中,有一個困境從未被公開宣揚過,它就是关于核戰爭,以及美國政府如何在核戰爭中生存下來。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发布文章指,世界末日可能由許多核武國家——包括朝鮮和巴基斯坦——觸发。而在卡特的總統任期內,此類焦慮曾被明確集中在前苏聯身上。正是在那個時期,前苏聯和美國的軍事規划人員都開始考慮在此之前一直被当作不可思議的異端想法;放棄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主導全球秩序的“相互保證毀滅”原則, 開始為在一場全面核戰爭中幸存下來做准備。

卡特班底感興趣的是一些更具體的問題:如果總統之職在核戰爭发生后還能繼續存在,接下來究竟該怎么辦?如何在幸存者中確定由誰擔任統帥?誰來任命這位統帥?他將如何履行總統作為政府行政長官、國家元首和武裝部隊總司令的三大職能?

卡特以第58號總統決策指令的形式回答了這些問題,這道指令发布在他擔任總統的最后几個月;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 1983年发布的另一道總統決策指令對方案進行了修訂。兩道指令闡述了政府延續下去的計划,時至今日對特朗普政府依然有效。這些計划后來成為耗資數十億美元的各類仿效計划的目標,并且像磁石一樣吸引了全世界的陰謀論者。


在卡特時代,美國開始對核戰爭后如何幸存做出了准備方案(圖源:AFP/VCG)

聯邦應急預案D

卡特就任總統時,前苏聯在防范核戰爭方面已經先行一步。前苏聯啟動了耗資巨大的民防項目,建設了成百上千的地下掩體,還有規模龐大的政府延續計划。

美國則有雷·德比(Ray Derby)。1935年生于艾奧瓦州的德比是美國國防部主要的應急預案和災難響應專家之一。1977年卡特就任總統時,他在總務管理局下屬的聯邦防范屬西弗吉尼亞工作處主管培訓和業務工作。

当時,防范核爭等災難的主要聯邦預案-聯邦應急預案D要求每個聯邦機構自行設計、開发、建設經過加固的地下設施。在緊急情況下,政府將轉入掩體內運轉。大多數部門對這項責任并沒有太当真。

聯邦防范署指派德比對預案D的執行情況進行評估。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各部門極少對本部門相應的預案進行排練。几乎沒有部門制定出关于重要檔案-包括日常工作中使用的法律、條例和指令-保存方法的規定。許多部門的工作人員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屬于在災難发生時應該疏散的對象。

德比認為問題不只是經費不足。美國民眾曾在民調中表示希望有民防計划。然而,生活在和平時期的他們并不关注這一計划的進展。他們或許以為,美國已經制定出一項龐大的計划,隨時可以在苏聯发動攻擊時啟用。截至上世紀70 年代,緊急狀況從未发生過。總統們也不強調任何應急防范。

還有另一個難題:要想在核戰爭中有效地拯救國家,軍方必须跨越紅线介入國內交全事務。核戰爭发生后,實行軍事管制几乎是肯定的。軍方將被授予管理資源分配的額外權力。軍方不願意談論這种假想狀況,政界人士也不願意。于是預案的制定在暗中秘密進行,以減少外界注意和公眾問責。

政府高官藏身山頂

政府自己的人員該如何安置?在发生緊急情況或戰備狀態出現變化時,參謀長聯席會議將命令60名官員前往主要的轉移安置場所。政府在弗吉尼亞州貝里維爾的韋瑟山山頂上有一個特殊設施,一批行政機構高級官員將在那里安然度過核戰爭。其他的備用安置場所分別位于馬里蘭州黑格斯敦和西弗吉尼亞州馬丁斯堡附近、弗吉尼亞州匡蒂科的海軍陸戰隊基地(供聯邦調查局使用)以及弗吉尼亞州弗蘭特羅亞爾。弗蘭特羅亞爾附近有一處設施將作為囯務院的安置場所。還有其他一些轉移安置地點隱藏在華盛頓環城公路以內及附近的大學校園里。

然而,美國陸軍和空軍的直升機只夠運送大約三分之一需要運送的官員。假設地面之上的交通仍然可以使用的話(指令要求他們在直升機無法使用的情況下以另外某种未指定的方式自行前往)。對于任何設法到達韋瑟山的美國高級領導人,他們與聯邦機構、外國政府以及美國民眾的溝通能力也是有疑問的,尤其是因為這些場所通常只配備低限度的工作人員。

許多政治領導人對于備戰演練的提議或是自願遠離公眾和家人藏身于秘密掩體的主意不屑一顧。美國政府官員認為,前苏聯不管怎樣總會知道這一切。他們甚至在韋瑟山山腳下買了地,只足為監視應急人員的進出。如果世界末日即將來臨,那么躲到里面去被認為是一种徒勞。

讓80%的國民幸存

到卡特当上總統時,美國每年用在民防系統上的開支不到1億美元,而用來升級核武器的開支超過300億美元。卡特成為自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之后第一位對這項工作給予重要关注的總統。1978年,他宣布民防系統是國家戰略威懾的一部分,因為在核攻擊面前不堪一擊的國民或政府更容易被攻擊的威脅所脅迫。

卡特最終決定把政府的民防和延續計划合二為一,并確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標。在全面核戰爭中,政府的目的是讓 80%的國民幸存下來,并准備以每年不到2,5億美元的預算做到這一點。1979 年6月19日,聯邦緊急措施署成立。卡特提高了該署署長的地位,把監管民防准備的任務指派給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五角大樓。于是該署與國家安全、以及戰略核政策一有了千絲万縷的聯系。一份中情局秘密備忘錄稱,“跨越攻擊計划”即總統班底如何在核戰爭中行使職能,現在成為國家安全戰略的一部分。

自卡特時代以來,應急生存預案有了諸多演變。我們可以確信的是,用來確定總統繼任者身份的手段將不僅僅是低聲說出的口令。然而,可能導致這些手段被使用的威脅卻仍然比我們所有人預料的更迫在眉睫。

編輯:宛然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