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2017:但愿中国再无刘晓波

小枝评论2017-07-13 11:43:01

刘晓波的名字可能不被所有中国人所熟悉,相信若干年后,对于他的故事,知晓的中国人会更少。然而,即便如此,人们依然应该在今天感谢,中国依然拥有这样愿意为自己的理想信念,为中国之未来前途命运而甘愿把牢底坐穿的知识分子。

北京时间7月13日,在持续多日的抢救无效后,罹患肝癌晚期的刘晓波最终未能躲过死神。最后时光里的刘晓波形容枯槁,时刻处在人们的注视之下。而今,他离去的消息让人们拥有了重新检视了中国的社会。


他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也渴望这样的人越来越少。(图源:Reuters)

在他缺席的那些年里,狱中一日狱外十年,整个中国所经历的剧变可能是刘晓波所难以想象。人们在现实中挣扎,似乎已经从那个热衷民主价值和中国未来的政治热情中脱离开了,而这不是刘晓波所熟悉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人们争论刘晓波究竟只是沽名钓誉者,还是非暴力的理想主义悲情英雄。以至于,有的人以暗语缅怀,在虚拟空间遍插蜡烛,而有人则从未意识到他的真实存在。后者不知前者缘何而悲,前者不解后者缘何而乐,一个国家,两个世界。

亦有人说,他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渴望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但为此而做出这种不可弥补的牺牲,值得吗?

但不管答案为何,对于刘晓波们,每一个并不热衷1980年代所谓的民主化浪潮的人也应该意识到,一直有人为所谓的公民权利及自由价值而摇旗呐喊,即使不合时宜,即使为政权为威吓,也即使有儿女情长的牵绊,即使利益消长的权衡……亦不改初衷。

而对于一个政权来说,也应该在它执政的时期对于拥有这样的知识分子而感到庆幸。就像多维社论《必须重建对知识分子的认识》所说,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在这样的目标引领下,中共必须督促所有官员重建对知识分子的认识,将“专政”转换为“执政”,学会与知识分子沟通交流,不是也不应该再迷信已经严重过时的斗争思维或专政方式。

最起码,即便可以不予支持,至少不要扼杀他们的存在。我们不希望看到7月12日一名工程师知识分子所说的,即便英雄盛名如秋瑾者,也像鲁迅说的:轩亭口离绍兴中学并不远,就是秋瑾先生就义之处,他们常走,然而忘却了。

(小枝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