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作家眼中饭局的风流与猥琐

2017-05-12 04:14:12

“饭局”和“女性”的关系向来是隐蔽的、私下的,隐晦不见光;即便被描述、被讨论,也往往只限于酒桌、诗词歌赋、小说或影视剧作品。但现在,它变成了一个被公开讨论的公共话题。


在饭局里把“女性”身份单独提出来表强调,未必妥当(图源:VCG)

综合媒体报道,“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有了姑娘,具体说是有了饭局之花之后,这个饭局才显得完整。”事情的缘起是一篇推文,《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它刚一出来便引来争议,打破了宁静。有说描述真实,有骂“中年猥琐男”,也有批女性被物化。

但与此同时,酒桌上也有坦然,更有所谓“风流”。既存在于古往今来所讲述的故事文化中,甚至可以说,在时下更不缺乏。但是,酒桌或饭局跟女性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近代以来,很少有人会公开否认,平等和尊重是聚餐的基本规则。不管男也好、女也罢,更重要的角色不是男女,而是相互人格独立的亲人、朋友、同事或生意场上的伙伴。

台湾作家陈念萱看到连日来围绕“饭局”和“女性”的热议,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回答了这一问题。在她看来,吃饭喝酒,本是家常最美好的一件事,“若能顺带风流,自然是更妙,但若心存猥亵,损人不利己,又何必呢?”然而,风流和猥琐看似只差一毫厘,背后却是平等与尊重等观念的巨大鸿沟。

“哪里找来的漂亮小姑娘?”

2015年10月中,北京故宫展出镇馆之宝《兰亭序》,虽非王羲之原始真迹,但这场1700年前的盛宴纪实,辗转传抄不绝,把酒赋诗的曲水流觞“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一文……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吃喝狭游,竟成千古一叹,似乎王羲之也早就看到了未来。我与闺蜜三人,兴冲冲地赶到故宫排队,踏上雄伟的台阶,沿墙序文,便已叫人感叹回荡,不过是吃喝笑闹嬉游,却也能如此风流,让人欣羡千百年,这应该是史上第一饭局吧。

读李方《年轻的时候贼在心里,人到中年贼在嘴里:那些猥琐的帝都饭局》心头一惊,他引用了愤怒的源头《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找出朋友刻意转发的原文,稍微扫描一下,不忍细看。深深庆幸父母把我生得平胸,更高兴自己已经老了,不需要再自我检视是否携带原罪。做为女人,这种心惊胆颤的岁月早过去,即便是旁观,也失去了警觉。

我想起多年前首度拜访北京最著名的黄珂家宴流水席,好客的特质,必然来者不拒,餐宴上认识不认识,虽集中文艺圈,行业别仍众多,男女老少齐聚一堂,眉来眼去不会少,把我带去的朋友,早已跟陌生人勾肩搭背,毫不避嫌,我却因此在这顿饭后跟老友疏离了许多年,很难忘记那样的画面。

黄珂做为主人,最大的优点,便是视而不见,只管张罗吃喝,其余,一概事不关己,大老爷一样地坐在一旁慢慢品茗,是主角却不在画面里,这家宴才能持续数十年不变质。表面上,闹哄哄地吃喝,主人扶持艺术家的心意昭然若揭,有吃有喝有演奏更有书画欣赏,之后的机遇,各凭本事或运气,主人广结良缘的善意显而易见。

回想19岁那年,也曾被“老先生”夹带,到处参加文坛大腕的酒宴饭局。当时年少,从未想过自己年轻貌美,也未被“老先生”轻薄过,但老先生很难避嫌地,被各位大佬们调笑:“哪里找来的漂亮小姑娘?”被瞄来瞄去的眼神刺伤几回,再怎么对“名人”好奇,也不便厚着脸皮继续跟下去了。

(乔克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