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死不苟活 贪官何以纷纷选择此路?

小枝评论2017-04-13 05:56:40

“侯处长,你知道现在可邪了吗?就是跳楼成风啊?我友情提示啊,咱们这个赵大处长,他们家可住四楼。”
“四楼,这跳下去,不死也残吧。都说,得了这个抑郁症,动不动就要跳楼,这赵处长万一也传染这病呢!”

这段时间,揭露官场腐败黑幕的《人民的名义》在大陆大火。第一集中,主角最高检反贪总局侦缉处处长侯亮平“埋伏”在巨贪小官、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赵德汉家楼下时,他的两名属下当时深怕嫌犯“畏罪自杀”,因而有了开头这对话。

这可并非虚构的情节,中国安徽省一名官员失眠半年后于昨天就跳楼自杀,目前尽管不能确认是否“畏罪自杀”,但中共十八大以后官员自杀的人数明显增多,再次引起舆论对官员精神健康的再次关注。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分析官员近年倍感“压力山大”的原因时说:“十八大以后的反腐行动,削减了官员的隐形收入,使部分官员因为入不敷出而感到生活压力加大。严格的八项规定,则让一些改不了参加酒宴、收红包等习惯的官员感到担惊受怕。”

近年来,中国官员自杀案例逐渐增多,有不少犯事官员都以“忧郁症”、“压力大”等作为自杀的原因。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大约已有五六十名官员自杀身亡。

自习近平上台后,执政党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出实招、出狠招,突破“禁区”,清除危害党的肌体健康的毒瘤,众多“苍蝇”、“老虎”纷纷落马。在此过程中,贪官自杀的数量和比例也在上升。

与贪官自杀数量明显上升现象相反的是,贪官被判处死刑的数量却明显下降。贪官判死刑的数量下降的原因,一方面由于国际上“少杀慎杀”的人道主义原则开始在中国的司法系统被逐步接受,另一方面是因很多贪官有坦白、退赃以及立功表现,所以实际上只有极少数贪官被最终判处死刑。

值得注意的是,为何判死刑的数量少了而自杀的官员比例却多了呢?换个角度来说,贪官选择自杀,是否因为自杀带来的收益超过了自杀的成本,两害相权取其“轻”,而选择了自杀呢?

在中国的官场文化里,一旦某人在朝中掌权,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也是近些年来“家族腐败”频繁爆发的原因。可是,自2013年以来,在畏罪自杀的官员中,很少有被继续深追下去的,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死者为大,一旦某个人死了,即便他是贪官,社会舆论也希望“手下留情”。

中国《刑法》规定,一旦当事人死亡,司法机关就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或者撤销案件,或者终止审理。所以很多时候,随着涉案人员的死亡,案件也不了了之。因此,一些官员知道既然“罪不可赦”,将被判以重刑,那么何不“弃车保帅”?这样既能保护同僚,又能保全自己家人的利益,实现“死亡利益最大化”,但后果却是犯罪官员自杀率随之上升。

对此,执政党必须警惕一些官员以“自杀成仁”的特殊方式充当新的腐败保护伞,不要让反腐的利器在这个环节“迟钝”下来。而要遏制这种现象,应当完善法律和制度,贪官即便是自杀身亡了,也要一追到底,不能让他们的违法犯罪随着自杀而“逃之夭夭”,更不能让他们的同盟者以及背后“靠山”逍遥法外。要让贪官们知道“自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此外,纪检监察机关或者司法机关应该向全社会表明决心,不管贪官本人是否自杀,贪腐必查,赃款必究,真正做到对贪污腐败行为“零容忍”,使法律制度真正起到防火墙、防波堤的作用。惟其如此,才有可能断绝中国官场“以自杀求逃生”而故伎重演的侥幸心理,也才能在减少官员自杀的同时最大程度震慑贪官。

(小枝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