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场的“于连”现象与公众的漠视

梦溪撰写2017-04-11 03:22:14

于连,法国写实主义小说《红与黑》的男主人公,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坚韧不拔的毅力,为了实现自己的巨大野心而孤身一人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辛苦地奋斗着。其间不乏种种不光彩的手段,正当他自以为踏上了飞黄腾达的坦途和得到了超越阶级的爱情之时,社会却无情地把他送上了断头台。

最近风靡中国大陆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也有一个典型的中国式“于连”的角色:祁同伟。

祁同伟,汉东省公安厅厅长。在剧中可谓是隐藏的最深的一个人物,人前翩翩君子,人后却是另外一张脸。出身社会底层,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偏僻的小山村,不甘于向现实低头。为了摆脱所处的阶层与环境,当年向现任妻子展开猛烈攻势,最终凭借婚姻成功实现上位。

不过,婚姻并不是他上位的唯一手段。祁同伟同于连一样,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年轻人,这对他以后的命运有很大的影响;又有些小聪明,善于察言观色和投机取巧。追求政治生涯的成功本无可厚非,绞尽脑汁不择手段不讲原则,却凸显了人物内心的龌龊。

坦白讲,祁同伟也有过他崇高圣洁的政治理想,但要打破阶层的限制实现向上流动,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他的初心。一个很努力,费尽心思往上爬的人,往往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去。

在《人民的名义》中,山水集团董事长高小琴在与祁同伟的对话中为这一心理做了很好的注脚。高小琴对祁同伟说:像我这样的人,没有背景,没有资本,我哪敢任性啊。祁同伟赞同地说: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想由着性子活着,但我们不行,我们没有那种有权有势的老子,我们得靠自己,对吧,所以个性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奢侈品,真的玩不起。


祁同伟在剧中饰演汉东省公安厅厅长(图源:VCG)

穿越近两百年时间与空间的阻隔,于连和祁同伟却在世界观上人生观价值观上惊人地重合了。

于连出生于小城维埃尔的一个木匠家庭,瘦小清秀的于连崇拜拿破仑,但是他看到拿破仑的时代已经终结,为了尽快飞黄腾达他只得从事神职工作。凭着超常的记忆力,他被市长雷纳尔选作家庭教师,但他却与雷纳尔夫人产生了感情。后来为免事情败露,他不得不到贝尚松神学院学习。受人推荐,他来到德拉穆尔府任秘书,得到了拉穆尔小姐的爱情。正当他以为自己将要获得成功时,雷纳尔太太的来信告发了他。愤怒的于连疯狂地在教堂打伤了雷纳尔太太,也因此被判死刑,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故事何其相似!然而,在了解祁同伟的人物角色以后,我们很轻易地发现了于连的影子。人物的手段与命运并没有因为时间与空间的差异区别分毫。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以及社会文化背景下,出现相同的案例,并且在不停地上演。所以,我们并不能将这样一种堕落与不择手段归为文化制度的差异。

深究其中的原因,还是人性的弱点与优点在作祟。追求进步,坚守初衷,无疑是人性中的闪光因子,然而,在没有办法突破原有的壁垒、更没有办法“放弃”追求时,内心遭遇现实的无情碾压,意志不够坚定的人,心理上就会出现扭曲。这股扭曲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们的前程是一种“助力”,然而,也是这种扭曲,使其行为手段脱离正常的轨道,并逐渐不能自扼。

更可悲在于,当我们看到祁同伟这样一个典型的于连式人物时,我们并没有进行深度的思考,而是淡淡地又或者是毫无感情地说一句“又一个于连式的人物”,这种漠然才是最可怕的。

对习惯的漠然,对社会的冷漠以及自身的无力,在滚滚的浪潮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好像已成为“传奇”般地存在。于连与祁同伟的悲剧,并不能全部推给社会推给阶层固化。无法遏制的个人贪欲与社会的种种弊端纠葛在一起,悲剧的命运实属必然。

然而,我们都是参与社会活动的个体,辨认“于连”并不困难。在向上流动的过程中如何避免成为“于连”,并警惕“于连”现象,是《红与黑》和《人民的名义》共同折射的社会问题,对这一问题深度解析对打破阶层固化也具现实意义。

(梦溪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