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也可能沦为下游老人的恐惧

梦溪撰写2017-03-16 04:11:28

日本社会学家藤田孝典在他的新作《下游老人》中,将无法维持一般生活水平,被迫过着社会底层生活的老年人,称为“下游老人”。他指出,“下游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一个大问题。其实,这种危险并非日本特有。

藤田孝典常年工作在扶助贫困老人福利团体,他在书中提出,“我还有存款啊,我肯定没问题”,抱着这样想法的大多数人都有沦为“下游”的危险。有着平均、稳定收入的工薪阶层和所谓的“白领”劳动者们,也不能例外。

在书中,他梳理了老年人从“普通”沉沦到“下游”的几种因素:突发重大疾病、子女啃老、中老年离婚、罹患老年痴呆症、养老机构价格高昂等。

养老:共同的难题

走在香港的街头,护老中心随处可见。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满足需求。内地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在此前的报道中曾指出,到2050年时,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将占香港人口的1/3以上。为应对与日俱增的人口老化成本和缺乏土地问题,香港政府就此想出“新招”:将部分老年人“出口”至内地。

再者,也有人说香港养老服务问题多,多个团体也促特区政府加强监管。但养老院本身也有一定的难处。20年前香港养老院护工就开始紧张,现在是严重短缺。哪怕加人工费也请不到人。随着人口老化,老人越来越多,护工却日渐老去……


香港街头的老年人(图源:多维新闻网)

香港养老院有苦水,北上养老的港人也举棋难定。比如,借助广东计划托内地养老,香港长者依然难接受香港的公立医疗、住房保障和社会服务;因没有内地户籍,他们也无法享有内地医保、社保和老年福利。

在内地,养老同样是需要面临的难题。内地官媒新华社有一则报道:在内地,大多数公办养老院都是“一床难求”。如果要入住北京最火的养老院,排队时长竟然要100年。

其实,“一个床位要等100年”的新闻最早在2013年首先见报。根据《北京晚报》当年3月的报道,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的1,100个床位,已有1万余名申请人排队等候。福利院员工说,每年只有10余张能空出来,申请人恐怕需要等上一辈子才有可能排上床位。

综上来看,老无可依,老无可居,并非单一国家或地区面临的难题。

沦为下游老人的恐惧

老年人为等一个床位,可能需要等上一辈子的时间;年轻人呢,几十年后,他们也终将老去。按照《下游老人》一书中的分析,因患病或遭受医疗事故而支付高额医疗费用,这种不可抗力的发生,也会出现沦为下游老人的风险。的确,谁都不能够保证一辈子健康而没有任何意外的发生。重大疾病,经常会将一些小康家庭拖进赤贫的行列。


形单影只的老人(图源:VCG)

另一方面,依据收入方面的分析,现在过着尚可生活的年轻人,步入老年后,很大一部分也将进入下游行列。即便是有着稳定收入的曾经的“白领”劳动者也有沦为“下游老人”的危险。

年轻人的梦想有时也会在无形中被对未来的担忧所裹挟。根据藤田孝典的观点:“下游老人”的问题,已经不只是老年人面临的问题,而是关乎全体国民切身利益的问题。如果继续对此不闻不问,会抑制社会主流人群的消费,给经济前景造成恶劣影响,也难免会成为加速少子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中国也是同样,只不过日本老龄化的到来比中国内地早了几十年。

(梦溪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