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文节目如何实现产业增值?

2017-03-14 22:20:58

泛娱乐化时代,中国综艺节目也呈现盲目跟风,委身娱乐的状态,依靠所谓偶像卖弄槽点来吸引观众的做法可以在短期取得暴利,但长期被这些节目浸泡的观众,也会产生审美疲劳,进来《朗读者》等文化类节目的崛起让人们“耳目一新”,很多人认为文艺类节目的春天已经来临。

文化节目爆红始料未及?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朗读者》类节目的出现,在受众群中激起阵阵涟漪,并不为奇。《朗读者》更像是用朗读串连着的人物访谈,在每期的节目之中,有大量的访谈时间、记录VCR与串场配乐,真正用于朗读文学作品的时间并不多。也正是访谈之中,讲述了普通人的不平凡的坚守与公众人物的最朴素的情感——真挚的亲情、爱情、爱自然之情、爱众生之情。

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达与倾诉,通过光影音的作用打动受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而情感类节目,在中国的电视市场上,一直是广受欢迎的宠儿。在2012年广电总局“限娱令1.0”颁布之时,就对上星综合频道的婚恋交友、才艺竞秀、情感故事、游戏竞技、综艺娱乐、访谈脱口秀、真人秀等七类节目实行播出总量控制。不难看出,这些被广电总局视为“泛娱乐”节目的类型之中,不少都是以情感作为底色。而地方电视台节目中,情感类节目更是收视吸睛之重器,可以说婚姻交友、家庭调解类节目撑起了地方台的半壁江山。

《朗读者》被外界的解读成“出乎意料”,因为其毫不讳言自己的人文特质,“将值得关注的生命,和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就是我们的《朗读者》”。但在此前与泛娱乐节目的同台竞争中,人文类节目很少能够冲出重围、浮出水面。在人文类节目被边缘化的大环境之下,《朗读者》的存在,成为沧海遗珠般的稀缺资源。

人文类节目的式微,并非简单地没有流量“鲜肉”和“小花”加持,无论是《艺术人生》还是《读书》,都在调用着名人资源。在《朗读者》中,朗读者也多为有名气、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只间杂些许普通人。也并非是因为对情感调动得不够充分,以《舌尖上的中国》为例,一帧帧美食、一个个吃货背后,都是沉甸甸的感情,也成就了风靡一时的“舌尖热”。而是因为在面对碾压式的娱乐情感综艺时,人文情感节目并不追求娱乐,更不持“道德中立”的态度——反之,它时时在追求一种理想人格的阐发和尊严价值的关切。

不追求娱乐意味着不回避严肃的问题,甚至是不会盲目依从娱乐工业的行为逻辑,放在当下就是不追求“鲜肉”与“小花”的加盟。“鲜肉小花”们是娱乐工业的成熟产品,他们的符号形象借助于现代科技手段,在所有的媒体渠道中复制、传播,娱乐工业一边寻找他们的粉丝(消费者),一边造就他们的消费者,将“鲜肉小花”们打造成为拥有最广泛消费者的成功商品。

有“道德偏向”的姿态,需有明确的价值观为铮铮铁骨,也需有超乎金钱利益之上的顾虑,因而也会限制节目的内容、形态与表达。作为价值提供者的节目制作者,就难以用“信息提供者”的身份去隐匿自己的价值偏向,甚至回避逃避价值的冲突,任由自己觉得错误的价值广泛传播。例如,许多情感类节目自称为生活服务类节目,在“服务”这种中立的名词之下,赤裸裸的拜金、带有偏见的表达甚至歧视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被当作多元言论而包容,以迎合不同受众的心理需求,甚至为了话题热议而刻意制造“奇葩”与冲突效果,用戏剧性吸引众人关注。

(冉汀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