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国研修生窘况:干脏活被性骚扰

2017-02-16 17:48:49

一档披露日本雇主欺压中国研修生(即技能实习生)的电视节目在日本引发关注。这档由日本东京电视台制作的节目披露了中国研修生在日本遭受的处境:高压、受虐待、性骚扰。


在新宿的歌舞伎町经常会有“募集”活动,吸引各国“研修生”前来应聘(图源:VCG)

综合媒体报道,该电视台采访了一位在日本学习处理紫苏叶技巧的中国林姓女子。这名研修生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生活、工作环境:在一个9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包括她在内的7名研修生在此工作,他们负责捆绑紫苏叶。林女士称,10片紫苏叶绑在一起有2日元收入,时薪只有300日元(日本全国平均时薪823日元,1日元约合0.008,833美元)而且还没有加班费。此外,这份工作经常要加班到12点。

除了极低的工资,林女士表示这些研修生还会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伤害。下班后,他们6个人挤在位于农场的一间简陋的小屋子里。更糟糕的是,住在不远处的70多岁的农场主晚上更会对他们进行性骚扰,“他说他很寂寞总是找我们……说跟他一起睡觉”。

然而,当农场主被记者问及是否让研修生超时工作,农场存在违法用工时,他拿出自己“很早就睡了”,“不知道是否存在这一情况”的理由搪塞过去。当被问及是否存在对研修生的性骚扰时,他更是强烈否认了这一指控。

高危的“研修生”工作

其实日本“研修生”问题早已屡见不鲜。中国侨网曾报道,20世纪60年代,日本企业为适应海外扩展之需,将海外分支机构的当地雇员派到日本进行技术、管理经验培训,然后再派回原单位工作。效果不错,此举受到日本政府积极评价。

进入70年代以后,日本企业面对日本本土用人成本的上升,一部分企业开始以“研修生”名义,吸收大量外国廉价劳动力,后来,日本本土的各行业联合会也开始为其会下的中小企业招聘“研修生”。

1993年日本再创设“外国人技能研修生制度”,向来日本学习技能或研修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发放2至3年的技能研修生签证,期满回国后仍可再申请。

但事实远没有说的那般美好,在日本的外来研修生实际与廉价劳动力无异。据中国网报道,在日期间,研修生大多学不到什么特殊技能。他们通常在建筑业、金属成型业和食品加工业,从事低端的、劳动密集型的工作,这些都是被日本人排斥的“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2015年,共有19.2万外国人以研修生的名义来到日本。

此外,研修生在工作中还面临着不公正对待、工伤事故高发、超负荷加班导致“过劳死”等状况。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6年8月的数据,被调查的5,173家雇用外国研修生的日本雇主中,有七成违反了劳动基准法或劳动安全卫生法等法律。

不公的待遇和高强度的工作环境让外国研修生被迫另谋出路,从而“失踪”。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2011年至2016年的五年间,“失踪”研修生人数不断增加,“失踪”的中国研修生已累计超过一万人。

《日本时报》2016年的一篇报道称,2015年,共有5,803名在日研修生失踪,其中来自中国的为3116人,占到一大半。过去5年,这个数字一直在不断增加。而那些失踪的人口,则很有可能成为黑市劳动力,比如从事地下导游等工作。

(乔克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