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掀起海外就医潮 海淘药有啥可图

2016-12-02 06:44:07

随着网络购物日益便捷,一波海淘热潮正在兴起,海外代购药品也越来越受到中国消费者青睐。日本感冒药、咳嗽药、湿疹膏等都是“海淘”的抢手货,很多人觉得成分纯正、分类详细、老少皆宜。然而,海淘药品都是来自国外,且多为网上交易,这都给消费者维权带来了不可预知的难度。药品不是普通的商品,关系到大众的生命健康,加大监管势在必行。


中国消费者瞄准海外药品(图源:Reuters/VCG)

《人民日报》报道,广东媒体人袁女士的母亲患了肺癌,需要服用抗癌药特罗凯,听说印度版特罗凯的药物很便宜,每盒只要几百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她专门去印度给母亲购药。据了解,特罗凯在今年8月份宣布降价,但仍要4,000多元一盒,对于常年需要服用该药物的患者来说,负担着实不轻。

像袁女士一样去印度购买靶向药物的人不少。2014年7月,身患白血病的陆勇将代购渠道分享给需要印度版格列卫的病友,湖南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2015年3月,陆勇被取保候审,并被称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目前,中国国内正版格列卫的价格仍要2万多元一盒,仿制药物3,000多元,而印度版格列卫一盒只需200多元。

特罗凯、格列卫都是抗癌靶向药,目前尚在专利保护期内,价格较高。为何印度版的靶向药比中国便宜?北大纵横咨询师王宏志告诉调查者,这主要跟印度药品专利制度有关。世贸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简称TRIPs)以及其它相关协议,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采取了区别对待原则:

一是发达国家从1995年开始实施药品专利制度,而对发展中国家给了10年过渡期,可以从2005年开始实施专利制度。印度利用这个过渡期仿制了大量专利药品。

二是允许发展中国家采取强制许可方式,即根据本国公共卫生安全需要,未经专利持有人许可生产专利药品。印度又利用该项协定,允许本国制药企业仿制了一些专利药物,价格低廉,因此被称为“世界药房”。

中国政策也提出在紧急状态或在影响公共健康的情况下,可以启用强制许可程序,仿制生产紧急使用的专利药品。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副院长常峰认为,强制许可政策对本国药品创新不利,不利于健康产业发展。他建议,调整价格政策,增强企业创新能力,同时加快进口药审批,可以解决专利药品价格过高的问题。

王宏志认为,中国进口专利药价格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比较高的,其原因除了放弃以上权利,还在于外资药品的一些超国民待遇。外资药品即使过了专利保护期,也在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过程分组、评分等环节享受最高价格层次待遇,占尽优势。

为了降低这部分药价,今年国家启动药价谈判,首批三个药物降价55%以上,其中和特罗凯同类的易瑞沙、凯美纳两个品种成为谈判药品,降价一半以上,月均花费降至5,000—7,000元。在同类药品降价压力之下,特罗凯不得不降价30%。谈判药品降价的同时,很多地方将其陆续纳入新农合、医保报销目录,患者负担大大减轻。

中国国内进口新药审批过程最快需6年

今年初,云南昆明乙肝患者李女士准备要孩子,主治医师告诉她,需要换一种孕妇也能服用的乙肝治疗药物,即替诺福韦酯。当时,该药在中国国内还没上市。李女士给美国朋友打电话,让朋友帮她买药。“等中国国内上市太慢,只能想办法从国外买药,医生说这个药临床疗效最好。”

所幸5月份国家公布了首批药价谈判药物,替诺福韦酯正是其中一种,降价幅度达到67%,而且云南还是全国第一个落实谈判成果的省份。7月份换药时,李女士及时开到了替诺福韦酯。

(苏念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